七月的风懒懒的,空气也变得闷闷的。

傍晚,身穿职场西装的林悠穿行在人流如织的晚高峰街头,既有着鹤立鸡群的优雅和帅气,又有着常人不及的烦躁与闷热。

不过看在满大街穿着短裙短裤的曼妙女子能够让腿控男大饱眼福,清凉一夏的份上,林悠姑且原谅了这个夏天。

只见前方地铁口,一个小丑装扮的男子堆着卑微鲜红的假笑,向每个路过的行人递发传单。

可绝大多人都选择了漠视,不愿接受小丑派来的传单,即便是顺手接了传单的人,在进入地铁口后,也都顺手扔进了滚梯旁边的垃圾桶里。

恍惚间,林悠从小丑身上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上学时,他一直都是其他家长用来教育子女的“别人家的孩子”典范,如今他也还是个别家长喜欢拿来比较的“别人家的孩子”,只不过昔日荣光的正面教材,如今沦为了小丑般的负面教材。

“多读几年书有啥用?现在还不是一样出来打工?而且工资好像还没我儿子高呢!”

“我大孙子都要上小学了,他连对象还没有,估计是觉得自己学历高长相好,所以眼光也高吧!”

“我昨天刷到一个孔啥鸡的视频,他就是视频里说的这种脱不下高学历长衫的人,说白了就是眼高手低,啥也不是。”

这是春节期间,林悠途经农村邻居家偶然偷听到的扎心对话。

“啧,多么亲切的神情!”

蓦然,小丑的声音让擦肩而过的林悠回过神来。

亲切?

说我吗?

林悠驻足看向一旁的小丑,只见对方原本的容貌被浓妆艳抹给完全遮盖了,鼻子上还套着一颗红球,下方搭配着同样艳红的大嘴妆,突出强烈的诡异与邪魅。

小丑原本的样貌长什么样子很难看得出来,但林悠却记住了小丑这双狂热得很不正常的丹凤眼,要是哪天小丑以原貌出现在他面前,他应该能通过这双眼睛来认出对方。

只是有一点林悠十分不解,为何小丑的眼神如此狂热?

正常人派传单不都是挺烦闷,挺茫然,甚至挺自卑的吗?尤其是绝大多数人都拒绝接受传单广告的情况下。

而且小丑狂热的眼神里,明显拥有着林悠特别熟悉的贪婪感,就像是开局连赢了几把的赌徒,充满着对赢取更多金钱的渴望。

没多想,林悠伸手接过了小丑递来的传单,边走边看。

传单上,背景图印的是一扇闭合着的诡异青铜门,门上堆满了活灵活现的骷髅头,每一颗都燃烧着幽绿色的火焰。

然后吸引眼球的是下方印着的血红渗人的广告词。

“探险禁区、解密法则、斗智斗勇……”

“加入我们,即可开启禁忌之旅……”

“颤栗、危机、痛苦、绝望……将会成为你的代名词。”

“财富、名声、力量、欲望……也将成为你的通行证。”

“你只需记住一点,死亡是懦弱的表现,活着才会应有尽有。”

……

“奇奇怪怪。”

林悠嘀咕着翻阅传单,只见背面同样印着一幅阴森诡异的画。

萧条败落的死寂森林,天空中红月沁血,枯树上乌鸦守夜。

在血色月光笼罩下,依稀能够看出死寂森林中零零散散穿梭着的数道人影。

而森林深处的高山上,坐落着一栋枯藤缠绕,散发着青绿幽光的废弃教堂,在上方红月的鲜明衬托下,更添了几分神秘与诡异。

“印错了吧?”林悠暗道。

在他看来,这应该是密室逃脱或者剧本杀门店的传单广告才对。

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印刷错误,按理说不可能将错就错,在没有注明门店地址,也没有印上二维码的情况下就拿来宣传。

“探索禁区,解密法则,斗智斗勇……”

重复看了一遍传单上的广告词,林悠恍然大悟。

原来地址是需要解密的啊!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遇到这么奇葩的传单广告,难怪那些接过传单的人看了两眼后就无聊地扔进了垃圾桶。

他们要么懒得浪费脑细胞去解密传单,要么就是觉得晦气,像是邪教传单,然后转手扔了。

不一会儿,林悠刷卡进入了地铁站,成功挤进了下班高峰期的地铁车厢,然后整理一下被挤乱的西装,这才背靠着车门角落,优雅地解密起了传单。

他那如炬的目光,无比认真地扫描着传单上所有疑似藏有谜底的细节……

就在他琢磨着死寂森林中的乌鸦数量跟人影数量是否对应附近几街几巷时,传单背面满是骷髅头的青铜门突然开启!

刹那间,林悠两眼一黑,仿佛遁入了黑洞!

“怎么回事?停电了吗?”

他第一时间想到了停电,但下一秒便自己否定了。

因为如果是地铁故障,突然停电的话,肯定会有乘客表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