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应声看去,只见前方失灵闪烁的灯光下,一个身穿橘色T恤,搭配着宽松短裤,脚踩着人字拖鞋的青年胖子,一边跑来,一边喊着:“不……不好了!”

很显然,迎面跑来的胖子就是缺席的8号。

他停下脚步,语气惊慌,却表达明晰地说着:“我刚刚进去驾驶室看了一下,里面刹车啥的完全不受控制,而且最特么恐怖的是仪表上显示的终点站竟然叫乱葬岗!”

这个信息,让众人本就惶恐不安的心情变得更加雪上加霜。

同时,众人看着脸色惊慌的胖子,心底不由泛起强烈的质疑和警惕。

2号眼镜男从胖子身上收回质疑的目光,说道:“现在人齐了,直接开门见山吧!

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我们正在经历一场科学无法解释的诡异事件,如果你们喜欢玩战略游戏或是喜欢看小说的话,那么有一个词语很符合我们现在的处境。”

林悠想到了:“第四天灾!”

眼镜男颔首道:“没错,我们现在的处境就好比第四天灾降临!简单来说就是高维入侵,导致现实变成游戏化,我们沦为了玩家,然后需要通过征服、对抗、厮杀等方式来赢得游戏的胜利!”

林悠环顾着仿佛废弃已久,多处生锈,缠有蛛网的地铁,感受着地铁正朝着前方不紧不慢行驶着,提醒道:“刚才的广播内容想必大家都听清楚了,在抵达下一站前,需要完成第一轮投票,所以我们是不是应该抓紧时间寻找一下,看有没有杀人犯的线索?”

2号推了推滑落鼻梁的眼镜,说道:“时间上来不及了,就算地铁里藏有杀人犯的线索,我们也很难在短短几分钟内找出来,而且分散行动的话,容易给杀人犯创造杀人的机会,所以第一轮干脆按狼人杀游戏来依次发言投票算了!”

1号:“话说我们第一轮是不是可以选择弃票不投?”

2号:“你可以选择弃票不投,但是倒计时内没有完成投票的话,系统便会自动把票投给自己!”

林悠想了想,说道:“按照这个投票规则,我们第一轮都弃票不投的话,那么系统就会自动投票给自己,然后我们就会以平票的方式,全体晋级第二轮。”

2号反驳:“你觉得杀人犯会配合我们吗?照你这个建议,到时候杀人犯只需要随便投一个人,就能将对方淘汰出局!”

林悠却道:“可如此一来,没有票数的家伙就是杀人犯,下一轮只需要把没有票数的家伙投出去就行。”

闻言,黄毛猥琐男突然开口:“得了,能出这种主意的人多半是个杀人犯,第一轮集体投他就完事了!”

林悠看向黄毛,问道:“我怎么就是杀人犯了?”

黄毛呵呵道:“众所周知,在地铁抵达终点站前如果不把杀人犯投出去,或是杀掉的话,那么获胜的就是杀人犯,所以杀人犯自然想以弃票平局的方式拖下去,然后寻找机会将其他人逐一干掉!”

林悠也是服了:“我建议弃票平局到下一轮不就是因为还没掌握杀人犯的线索,为了避免乱投票从而误投友军吗?

再说了,如果我是杀人犯的话,那我就不会出这个主意,而是静静地看着旅客们自相残杀,互相质疑就完事了!

反倒是你,不出主意就算了,还自作聪明,乱带节奏!而且从聚集到现在都一直色眯眯地盯着两位女生,照我看你就算不是杀人犯,也得是个强奸犯!”

黄毛怒指道:“你特么有种再说一遍!”

林悠不屑道:“怎么,被戳穿后恼羞成怒了吗?”

1号站出来劝架:“你们都降一下火,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我觉得5号兄弟出的主意不错,在没有杀人犯线索的前提下,确实不该盲目投票,免得把友军给投出去。”

2号凝眉道:“但这个主意还有一个不确定性!那就是投票结果不公布的话,我们怎么知道谁没有弃票?”

林悠点点头:“如果投票结果不公布的话,那么这个方法就不管用了。”

1号头都大了:“那怎么搞?”

2号再次建议:“还是照我说的,当狼人杀游戏来玩吧!大家依次发言证明自己,然后各凭感觉投票算了!

反正就算5号这个主意是可行的,到时候没有弃投的人也不一定就是杀人犯!

毕竟任务奖励交代得特别清楚,投出或干掉杀人犯的话,将会平分五百万现金奖励。

平分意味着队友越多,分到手的奖励就越少,所以不排除个别自私自利的人在背后捅自己人一刀!”

此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

林悠若有所思地看着2号,不知道这家伙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

总之原本只是两个阵营之间的博弈,如今已然分裂成了九个阵营,彼此都成为了竞争对手。

而这个局面,很显然就是杀人犯最希望看到的!

所以2号的身份……

就在林悠疑惑之时,2号再次习惯性地推了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