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

如果不是黄毛无故针对的话,那么林悠第一轮多半也会投1号出局。

如今在2号的引导下,再加上他有意无意间推波助澜,几乎也能锁定了1号将会成为下一轮被投出去的人选。

除非地铁车厢里真有什么线索指定了某个杀人犯,亦或者是1号觉得自己多半要被投出去了,然后在被投出去之前将所有人都给杀掉,以此来破局取胜。

很显然,1号并不认为自己能够一打七,因此他瞪着2号,说道:“你们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这是杀人犯挑拨离间的计谋,如果你们真中计了,到时候我被投了出去,杀人犯没有了畏惧的目标,那么绝对会杀鸡般把你们给逐一干掉!”

他这番话直接暗示了2号就是挑拨离间的杀人犯,让大家别信了2号的离间计。

对此,2号推了推滑落鼻尖的眼镜,说道:“我只是说实话而已,可没有挑拨离间,让大家投你出去的意思,毕竟奖励是500万元,谁能保证没有人会产生独吞奖励的想法?”

林悠抓住机会,将了2号一军:“不是,你怎么就确定任务完成后,真的会有500万现金奖励?怎么好像你曾经领取过奖励一样,所以对奖励深信不疑?”

2号眉头跳了一下,解释道:“废话!既然幕后黑手能将我们带到这里,还让我们经历了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诡异现象,那就说明幕后黑手拥有着我们难以想象的超凡力量,所以没道理会用任务奖励来忽悠我们!”

1号见状,趁机转移嫌疑:“5号说得没错!我打从一开始就觉得你这四眼仔很不对劲,其他人面对这种诡异事件都表现得比较慌张,而你从一开始就表现得特别冷静淡定,然后如军师般引导众人,统筹全局!

很显然,你应该跟那个黄毛一样,并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诡异事件,所以才会习以为常,才会相信任务奖励的真实性,才会为了独吞奖励,从而挑拨离间,坐收渔翁之利!”

2号耸了耸肩,无奈道:“我表现得比较冷静淡定,是因为我知道这种情况下紧张害怕根本无济于事,就好比5号,他从头到尾不也表现得挺冷静挺淡定的吗?”

拜托,你们两个开撕就好了,别带上我啊!

林悠只好套娃:“我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冷静淡定,一开始我都吓出一身冷汗了,脸色也吓得惨白!不过要说真正冷静淡定的人,我觉得应该是独自一人去驾驶室探查的8号。”

8号胖子无语死了。

你们自相残杀就好了,别特么带上我啊!

好不容易被忽略了,结果现在又被点名关注了!

胖子不由地翻了个白眼,解释道:“哥们,我不是冷静淡定啊!我只是胆子有点肥,事实上我也挺慌的,没看我一开始跑过来聚集的时候说话都慌张到结巴了吗?”

9号方脸男看不下去了,只好说道:“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很快又要开始投票了,接下来我们是探索地铁看有没有指向杀人犯的线索?还是说继续当狼人杀游戏来发言投票?”

1号说道:“总之我的身份是旅客,我支持探索地铁,寻找杀人犯的线索,否则杀人犯再撑两三轮,到时候危险的就是旅客了!”

说罢,他转身离去,认真探索着车厢里的每处细节。

众人相继散去……

林悠看着迟迟不动,缩在车厢角落里异常紧张不安的7号女孩,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你要是一个人害怕的话,可以跟着我。”

女孩轻咬着下唇,像是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然后怯怯地跟着林悠一起探索诡异破旧的地铁。

头顶上,车厢灯光时不时失灵闪烁一下,女孩也时不时惊颤一下。

兴许是觉得林悠看起来挺帅的,面相也挺友善随和,于是跟着林悠穿过一节车厢后,女孩开始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伸出右手捏住了林悠左侧的西装衣角,像是捏住了一份值得托付的信任和安全。

林悠看着对方小心翼翼还瑟瑟发抖的小手,突然想起小时候也喜欢这样捏着衣角黏着他的表妹。

如果没有经历车祸,当年那个爱哭鼻子的小表妹,现在也有二十几岁了,正常情况下应该都已结婚生子,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了……

脑海中,关于小表妹的记忆也就只有爱哭鼻子,爱捏着衣角跟着自己而已,具体的样貌,早已被时间给冲刷得记不清了。

林悠没有刻意回想,也没有刻意防备身旁这个让他联想到小表妹的女孩。

因为他清楚任务详情里的身份并不能证明什么。

在他看来,这应该算是第四天灾降临的虚拟现实游戏,所以在游戏里获得杀人犯的身份,并不能证明现实里的身份就是一个杀人犯。

而获得旅客身份的人,也不见得就是好人。

视线中,众人都已走远。

除了林悠跟身旁的7号女孩,其余六人都挺默契地保持着距离,快步探索着地铁里的每一节车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