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地铁车厢里,只能听到外面呼啸而过的风,以及车轮碾压轨道的嘈杂声。

除了途经停靠地铁站台,其余时候列车都穿行于灯光昏暗的隧道里。

车头的灯看起来并不明亮,就像是汽车的远光灯坏了,只能开近光灯一样,但相比于车厢里时不时失灵闪烁的灯光,车头一直照亮着前方的灯,倒是能让人看起来安心一些。

就像是被困在小黑屋里的苍蝇,终于找到了一扇通往光明的窗口,即便隔着玻璃逃不出去,但只要看到了光明,那颗恐惧不安的心,便能得到一丝慰藉。

走进驾驶室,透过还算干净的挡风玻璃,林悠发现隧道墙壁上的灰尘和蜘蛛网愈加明显,仿佛荒废了整个世纪。

隧道两侧的墙壁上依稀能够看到一些被灰尘与蛛网给遮挡得难以辨清的涂鸦或者壁画,也不知它们是否预示着什么。

其余人似乎都进过驾驶室一探究竟了,因此只有林悠像个好奇宝宝似的,在驾驶室里东张西望。

哦,身后还小心翼翼地跟进了一个右膝盖摔伤,走路忍着疼痛,年龄约莫十六七岁的清纯甜美女孩。

“禁忌地铁8号线,终点站,乱葬岗……”

林悠将目光从外面的隧道上收了回来,定睛看着仪表盘上的单条地铁线路信息。

算上前面途经的两个站,这一趟地铁之旅在抵达终点站乱葬岗前,还得途经5个站。

林悠在想,要是按照正常的任务投票节奏,每一站各投出一人,那么七个站投出七人,最终就只有两人能够搭上前往终点站台的地铁。

而仅剩两人的情况下,很明显已经不需要再投票。

假设两人都是旅客的话,那么按照任务详情,旅客在终点站前投出杀人犯便算完成了任务。

反之,要是杀人犯隐藏到最后一站都没被投出去的话,那么完成任务通关的就是杀人犯。

林悠看着仪表盘上的线路信息陷入了沉思……

眼下距离终点站还有5个站,而参与到这场“地铁狼人杀”游戏中的玩家已经由9人减员到了6人。

上一轮投票结果已经表明,票数最高者出局,同为票数最高者一起出局……

按照途经一站投一次票来算,接下来不用前往终点,便能知道最后的赢家究竟是谁。

林悠抬头,看向一旁正望着前方隧道怔怔失神,若有所思的女孩,问道:“你相信我吗?”

女孩回过神来,她像是比较社恐,又或是比较害羞,眼睛不敢跟林悠对视,低头看向仪表盘上的地铁线路信息,轻轻嗯了一声,像是回应了相信。

林悠说着:“你要是相信我,那下一轮我们就投9号。”

“好……”

女孩声细如蚊地应了一声。

林悠问:“你不问我为什么要投9号出去吗?”

女孩摇摇头,没有说话。

于是林悠迟疑了两秒,也没有解释,脱下西装外套垫在布满灰尘的座椅上,说道:“驾驶室里没什么线索信息,你膝盖还疼的话就在这里坐下来休息会儿,我出去外面看下第一节车厢里有没有其他线索,你如果有什么发现可以喊我,我就在外面,不会走远。”

说完,林悠走了出去。

女孩抿着樱桃小嘴,充满胶原蛋白的青春脸蛋上流露着紧张与不安,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像是有泪水在打转,仿佛随时就要喷涌出来。

她应该是害怕一个人被丢弃在这种鬼地方,然后又很懂事的认为别人没有义务照顾保护一个互不相识的陌生人。

于是她坐了下来,看着前方深邃诡异的隧道,娇小的背影瑟瑟发抖,不知是太过害怕,还是在无声抽泣。

走出了驾驶室的林悠,看着那充满孤独与不安的背影,最终还是将到了嘴边没说出来的话给咬碎了吞咽下去。

成长,是要付出代价的。

孤独与不安,只是千万代价中的一份子。

他已仁至义尽,问心无愧。

换成那个猥琐下流的4号黄毛,恐怕这个含苞待放,不知社会险恶的女孩就得被玷污迫害了。

离开驾驶室,林悠在第一节车厢里无比认真的观察起来。

他始终觉得这并不是一场“狼人杀”游戏那么简单,那一张导致他被卷入这场诡异事件中的传单已经明示得很清楚了。

林悠回忆着传单上印着的文字内容,其中提到了“加入我们,即可开启禁忌之旅”,而黄毛想怂恿众人投他出去时也说到了禁忌之旅。

所以其中的“我们”是泛指所有获得通行证被卷入禁忌之旅的人?还是指某个不为人知,主导这种事件的组织势力?

林悠从头开始捋清这起不科学的诡异事件,争取不错漏任何一个重要的细节。

探索禁区,解密法则,斗智斗勇……

结合传单上的介绍,跟黄毛说出来的信息,可以确定任务场景中的“禁忌地铁”就是所谓的禁区,那么解密法则又是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