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在投票上将计就计,略胜了6号女子一筹,但林悠并没有夜郎自大,从而小瞧对方,认为对方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

主要是他还不知道属性面板上显示的技能道具究竟会有何种程度的作用?

还有掌控法则是否相当于掌控某些不科学的超凡力量?

总之在没摸透这些东西之前,他在这种鬼地方里都不敢小瞧任何一个人。

当然,7号女孩跟叫王泽的小子除外。

傻子都能看出他们是第一次经历禁忌之旅,所以才会显得这么紧张害怕,尤其是被吓尿的王泽。

此刻,只见穿着OL制服的6号女子微微低头,轻咬着下唇,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由于心里泛起强烈的紧张和不安,以至于她的呼吸起伏变得比较明显,使得胸前的丰满仿佛随时要撑开白衬衫纽扣,从而迸发出来。

不得不说,她的身材确实很好,难怪那个黄毛一直色眯眯地盯着她看。

还有她套裙下白皙笔直的双腿,也容易引人犯罪。

诚然,林悠的性取向是正常的,所以他也喜欢在夏日街头欣赏着姑娘们的美腿。

但他的欣赏跟大多数人的猥琐下流不同,因为他不会想入非非,只是单纯地站在欣赏艺术的角度来予以评价,就好比他喜欢看一些稀奇古怪,造型诡异的艺术品,然后在心里评价打分。

此刻,他就在欣赏着眼前这两条艺术品。

然后评了个82分。

扣掉的18分就是因为这么一双笔直白皙的美腿,不穿黑丝的话实在是太糟蹋了。

如果她穿上黑丝,林悠会给她补一个“666”,以此来填满扣掉的18分。

见白领女子迟迟沉默不语。

林悠看了一眼7号女孩,缓缓说道:“看来你已经不打算解释了,或者说你已经不打算狡辩了,因为现在你的身份已经很明显了。

从你一开始特别紧张不安,到一个人前去探索寻找线索,再到如今暗中布局,想要一石二鸟投出对你而言存在威胁的两个男人……

这短短半小时里,你的综合表现怎么看都不像是第一次经历这种诡异事件的新人。

所以你肯定也是有通关经验的,而你之所以一开始那么紧张害怕,是因为你发现了自己的任务身份正是杀人犯,对吗?”

白领女子的身体不由地惊颤了一下,她此刻的感觉像是整个人被扒光了放在展览馆中任人围观一样。

所以她现在是真的紧张到了不知所措的地步,感觉脑子突然宕机了似的。

林悠微微皱眉……

她怎么没有反驳解释?

难不成她觉得是与不是都已经不重要了吗?

这时,不知所措的白领女子终于振作了起来,鼓起勇气道:“你……你含血喷人!”

她深呼吸,惊慌失色地看着7号女孩,语气像是恳求般,紧张可怜地说着:“妹妹,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杀人犯,他是骗你的!

你想想现在就剩我们三个人了,如果我被投出去的话,接下来这地铁里就只剩你们二人,到时候他要是想对你怎样的话,你能反抗得了吗?”

“说得好像我现在对你们出手,你们就能反抗的了似的?”

林悠鄙夷道:“别再欺骗7号妹妹了,她虽然看起来单纯,但她并不是白痴!如果我真是杀人犯的话,我为什么现在不对你们出手,而是等到下一轮投票,平白增加淘汰出局的风险?”

白领女子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反驳,她见7号女孩没有说话,而且明显也不相信她的样子,咬牙道:“那你为什么不能怀疑她?就因为她看起来单纯可爱,让你们男人容易产生保护欲,所以觉得她不可能会是杀人犯吗?”

林悠并没有这么认为。

他说道:“我这不是先排除掉嫌疑最大的人吗?反正现在距离终点站还远着。”

白领女子再一次无言以对。

林悠若有所思地看着像是放弃了挣扎反驳的白领女子,总感觉对方的反应不合常理,出乎了他的意料。

“难不成我没有误会她?她其实也是杀人犯?”林悠心想。

只有这样,他才能理解白领女子此刻被说到哑口无言的反应。

“看来你无话可说,也无计可施了!那就好好享受禁忌地铁中的最后一站旅程吧!

反正前面淘汰出局的几人都挺从容淡定的,说明任务失败,淘汰出局应该不会有什么惩罚,所以你没有背水一战,负隅顽抗确实是个明智的选择。”

说完,林悠将手伸向7号女孩,女孩先是疑惑了一下,然后才将怀里抱着的林悠那件西装外套给还了回去。

林悠穿上外套,目光重新落在7号女孩身上,问着:“对了,你是相信我,还是相信她?”

白领女子听闻,涣散的目光立马焦距在女孩身上,可怜巴巴地祈求着对方的信任和救赎。

结果女孩看着她的眼神却充满着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