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皮发麻!

这一刻的林悠,真真切切体会到了这个成语的感受。

他眼神错愕,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不再紧张害怕,不再楚楚可怜的女孩。

本能的想到了一个可能……

“你……鬼上身了?”

除了鬼上身,他实在无法想象好好的一个女孩,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反常吓人!

如果说前面都是装的,那这特么也装得太逼真了,不去当演员白糟蹋这神一般的演技了!

女孩被林悠这话给噎住了,没好气地反驳了一句:“你才鬼上身了!”

呼……

林悠深呼吸调整一下被打击得有点怀疑人生的心情,然后心里对眼前不再伪装的女孩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悸。

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怀疑过女孩,因为他的任务身份就是杀人犯,所以他看着一开始被吓到尖叫,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泪眼汪汪的女孩,打心底觉得女孩肯定跟他一样,也是第一次经历禁忌之旅,所以才会这么紧张害怕。

紧接着,女孩这一路上的表现也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她始终表现得特别紧张害怕,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正如6号女子说的,很容易让人对她萌发起强烈的保护欲。

然而现在女孩不装了,楚楚可怜的样子,突然变得鬼灵精怪起来了!

这巨大的反差转变,在那一瞬间是真的吓到了林悠!

如果这不是鬼上身的话,那他真的想象不到一个人的演技为什么能好到如此地步?

想想前面女孩一直跟着自己,想想自己是杀人犯的身份,以为别人都是旅客,从而没有防备女孩,林悠不由感到后背发寒,冷汗直溢!

当时要是女孩持有凶器,想背刺他的话,那他根本防不胜防好吧!

这一刻,林悠心里已然没有了欺骗女孩,利用女孩的愧疚之情,因为他也被女孩给欺骗利用了,所以他们算是扯平了!

他审视着演技逆天,骗过了所有人的女孩,凝眉道:“你刚才说你也是杀人犯?”

女孩笑容甜美,声音也很悦耳甜美地说着:“好像是所有人的身份都是杀人犯哦!”

林悠震惊地看着女孩,随后脑海中闪过一抹灵光!

所有人的身份都是杀人犯?

瞬间,一切似乎都解释的清了!

难怪他们被投出去后并没有气急败坏,难怪刚才的6号女子被自己给说得哑口无言,没有反驳!

原来他们的任务身份都是杀人犯?所以他们都下意识地认为除了他们自己,别人都是旅客?所以他们才会逮住机会,甭管有没有证据线索,就怂恿大家把某个人给投出去!

真相大白了……

一切似乎都解释得清了!

可林悠还有一点不解!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所有人的任务身份都是杀人犯?还是说这只是你的猜测?”

女孩像是并不害怕林悠,那不再流露出紧张害怕的眼睛,此刻显得异常灵动开心,像是恶作剧成功后,忍不住眉开眼笑道:“是我偷听到的哦!我还知道你是现场唯一一个第一次经历禁忌之旅的新人呢!”

女孩充满了佩服的语气,赞赏道:“你是真的很厉害耶!第一次经历禁忌之旅,竟然一点也不感到害怕,而且还能这么冷静理智,不像我,第一次经历禁忌之旅时是真的被吓哭了呢!”

林悠再度头皮发麻……

偷听到的?什么鬼啊!

不,她到底是人是鬼啊!

想想现在经历的如此诡异不科学的事件,再加上前面出现两次的巨大黑手,林悠不得不怀疑眼前这个女孩到底是不是人?

说实话,他第一次经历这种诡异事件并没有太过紧张害怕,但此刻面对这个演技精湛,还如此神秘怪异的女孩,心里莫名感到了紧张。

但他还能保持冷静,从对方的话语中找出了一个重要的信息:“你能听到我的心声?”

女孩点点头,她知道林悠好奇疑惑什么,因此解释道:“我掌控了【禁忌法则:窃听】的能力,能窃听到附近所有人的心声想法,所以我知道你们的任务身份都是杀人犯哦!

不过那个胖子当时离的远,他的任务身份是不是杀人犯就不确定了,但其他人都是,我想他没道理不是才对。”

林悠恍然,同时还能冷静到从女孩的话中再次分析出重要的信息:“这就是禁忌法则的能力吗?你掌控的这个窃听能力是不是有使用限制?所以没有继续窃听胖子的心声?”

“你猜对了!”

女孩讲述道:“【禁忌法则】的能力一般都是通关获取到的,每一场禁忌之旅,或者说每一个禁区都会有禁忌法则,所以通关的话就能获取到禁忌法则的能力,这个能力是有限的,因此通关的人越多,平摊的法则能力就越弱。

比如我这个【禁忌法则:窃听】使用后只能窃听十米范围内20秒的心声想法,冷却时间则是24小时。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