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血,极易让人产生恐惧。

尤其是在这种神秘诡异,不知什么时候会有危险降临的场合中。

林悠顺着南宫紫穹手指的方向看去,脸色也显得担忧起来。

他目光警惕着前方站台,然后蹲下来,慢慢放下了背上的南宫紫穹,顺便从脚边捡起了两颗较大的石头……

“小心点!”

林悠低声提醒。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们二人是最后离开地铁的,而任务详情里明确表示了只有9人,所以他们确定地铁列车上是没有人的。

可眼下这个站台却出现了两个鲜血手印,并且地上还流淌着一滩血迹,说明在不久前,这里有人遇害了!

林悠将石头放在站台边上,然后将南宫紫穹抱了上去,自己再抬脚爬上轨道旁边的站台,顺手捡起两颗石头,小心翼翼地朝着前方那两个血手印走去。

“按照你前面的说法,这会不会是没能前往正确触发地点,从而传送到危险地方,然后在这里遇害的旅客?”

林悠声音不大的问着。

南宫紫穹也不清楚,只能含糊地说着:“不排除这个可能。”

林悠谨慎地朝着血迹走去,然后观察着墙壁上的两个血手印,以及地面上的一小滩血迹,面露狐疑之色。

南宫紫穹也看出了端倪:“这血手印跟地上的鲜血怎么感觉有点刻意的意思?”

“嗯!”

靠近后,林悠第一眼就看出了端倪:“墙上灰尘较厚,不容易留下血迹。所以对方应该是第一次伸手按上来时,并没能留下明显的血手印,然后重复沾血按了几遍,这才留下了两个清晰的血手印!

地面上的鲜血,应该就是往手掌上倒鲜血时流下的,而且这两个血手印都是左手,说明对方是右手往左手倒涂鲜血,然后在墙上留下这两个血手印来引起别人的注意。”

脑海中,林悠脑补出了相关的画面。

他问着:“既然化妆品能复制进来,那么血包是否也能复制进来?”

南宫紫穹摇摇头:“这个我不清楚,理论上应该可以吧?因为我书包上的水杯跟水都是能复制进来的。”

林悠伸出右手食指沾了一些鲜血,然后放到鼻子前嗅了一下,紧接着揉搓两下,断定道:“这是拍戏用的道具血,不是人血,对方故意制作出这么粗暴刻意的凶杀现场,就是单纯的为了吓唬人吗?”

观察完鲜血后,林悠这才开始留意起地上的脚印,然后有了新的发现。

“对方的脚印跟我们过来的方向是一致的!”

刚才他们的目光被鲜血吸引了,然后视线警惕着四周,从而没有留意地上的脚印。

如今得知血手印是人为糊弄上去的,他们心里就没那么担忧害怕了,于是便发现了同一个方向走来的明显属于第三者的脚步。

“左手掌印较大,鞋印43码左右,大概率是个男性。”

林悠对比着自己的鞋印,初步断定了血手印是某个神秘男性制作出来吸引人的。

之所以不笃定,是因为这个世上也存在着不少大手大脚的女人。

南宫紫穹忍着右腿膝盖的疼痛,沿着鞋印走去,然后说道:“他的第一个脚印好像也是从铁轨下面爬上来的。”

林悠看着整齐并列的两个鞋印,像是猜到了什么:“如果他是跟我们一样从铁轨下方爬上来的话,那么两只脚的鞋印肯定不会这么整齐并列。

如果从地铁车厢里出来的话,鞋印大概率也是一前一后才对。而且这一对鞋印跟前面的比起来明显更深一些,感觉更像是从车顶上跳下来的。”

南宫紫穹顿时明白了:“可能是前面被投出去的人在列车前往下一站时追了上来,然后爬到了列车顶上躲起来,紧接着得知列车没人后,便在这里跳下了车,然后利用随身携带的血浆道具制作出凶杀现场,以此来恐吓别人,误导别人!”

林悠微微颔首:“列车的速度并不快,就跟老绿皮火车似的,所以被投出去的人要是想追列车,从后面爬上来的话,确实不是什么难事。”

南宫紫穹问:“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觉得会是谁?”

林悠使用了排除法:“首先不可能是4号跟6号,然后1号跟2号是一起出去的,他们恐怕会打起来,因此大概率也不会是他们中的一个。

3号那小子都吓尿了,跟他一起被投出去的胖子怎么看都不具备追赶列车,爬上列车的能力。

除此之外就只剩那个9号方脸男了,所以如果这里没有第10人的话,那么这个鞋印跟血手印应该就是他弄出来的!”

南宫紫穹觉得林悠分析得挺有理有据的,但她还保留了另一种可能。

“虽然9号的嫌疑最大,但也不排除1号跟2号之间并没有厮杀,然后其中某个人追上了列车,爬到了列车顶上。

也不排除3号杀了那个胖子,然后用胖子的鞋印来误导我们。”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