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体?

林悠刚准备跟南宫紫穹分道扬镳,结果就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抬眼看去,前方光线泛黄,灯光偶尔还失灵闪烁的轨道上,似乎还真躺着一个人!

而且那人的衣服穿扮看起来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林悠快步走了过去。

南宫紫穹瘸着右腿,暗暗吐槽林悠不懂得怜香惜玉,到了这一站就真的把她给抛弃了。

走近后,林悠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是9号!”

他深呼吸,然后不安地说出了死者的身份。

南宫紫穹忍着右腿膝盖的疼痛走了过来,惊愕道:“他怎么死在了这里?那第一个成功抵达终点站的人是谁?”

林悠看着地上触目惊心的大量鲜血,初步断定9号是被尖锐的物品给刺穿喉咙致死的。

他不再浪费时间在尸体上,一边走上附近站台,一边说着:“不管凶手是谁,反正现在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凶手的杀人动机肯定是想阻止别人抵达终点,然后独吞奖励,顺便夺走竞争对手的道具跟法则!”

南宫紫穹补充一个信息:“9号的左手有沾染鲜血的痕迹,也就是说我们在上一站看到的血手印应该就是他留下来的,鞋印纹路也跟他穿的鞋底一致!”

林悠大脑迅速分析推理起来:“9号是留下血手印的人,理论上应该也是唯一爬上列车,甚至是第一个抵达终点站的人才对。

可他却死在了这里,说明他抵达终点站后,可能猜想其他人不会那么快抵达终点,于是利益驱使他过来这边设下埋伏,坑杀别人,结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小心被躲在暗处里的家伙给袭杀了!”

南宫紫穹猜测道:“我觉得2号的嫌疑最大,他这人阴阴柔柔的,看起来就很阴险。”

林悠却不这么认为:“我觉得除了我们9人,这里恐怕还有第10人存在,就好比你前面说的,没能找对触发地点,从而传送到危险区域的情况!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第10人的任务大概率跟我们不同,我们的任务是抵达终点,赢取奖励,那么他的任务或许就是阻止我们前往终点!”

南宫紫穹这次没有戏精附体了,而是真的紧张了:“如果真有第10人的话,按照你的猜测,那他接下来肯定会躲在终点站前设下埋伏,然后逐一击破,将所有想要抵达终点的人都给杀掉!”

9号或许就是这么遇害的!

林悠挑挑拣拣,再次捡起两颗较大的石头进行防身,然后跳上站台,看能否找到一把趁手的武器。

南宫紫穹悄悄提醒一句:“小心点,杀害9号的凶手很可能就躲在这个站台里!”

林悠嗯了一声,助跑跳上了站台,南宫紫穹膝盖疼,便没有爬上去,而是原地检查起了9号的尸体。

“一击封喉,没有激烈打斗的痕迹,附近没有掉落道具,也没有发现掉落的法则碎片,说明凶手是个经验丰富,并且杀人如麻的老油条。”

南宫紫穹喃喃自语,主要是新人第一次经历禁忌之旅的话,肯定会跟林悠一样,不知道杀死老油条是会爆装备的,然后错过附近掉落的道具跟法则碎片。

她检查了一下周围,然后略显遗憾地从背包里取出水杯,将里面剩余不多的水给喝了,紧接着慢慢蹲下来,用杯盖一点一点舀着9号喉咙涌出来的一大滩血,将其收集到水杯中。

关键时刻,这杯鲜血能让林悠好好发挥【禁忌法则:嗜血】的力量!

收集好一杯鲜血后,南宫紫穹蹙着眉,忍着右腿膝盖的疼痛,慢慢朝着站台走去,然后双手撑着站台,自己爬了上去。

衣服一下子就脏了……

她低头看了一下,然后干脆一脏到底,双手在地上抹着灰尘,往短裤跟衬衫上抹去。

紧接着,她还把高高绑着的单马尾头给弄得蓬乱了一些,刘海的头发也故意弄乱。

在站台寻找线索跟武器的林悠回头看了她一眼后,顿时被她这造型给整不会了!

“你在搞什么鬼?”

南宫紫穹特意将上衣弄皱了一些,问道:“我现在看起来像不像被你侵犯过的样子?”

林悠:“???”

你不说我还以为你想扮演乞丐博取别人的同情呢!

吐槽归吐槽,林悠还是给出了一针见血的建议:“两边膝盖再抹一下灰尘的话就挺像模像样了!”

秒懂后的南宫紫穹突然俏脸一红,因为她下意识的竟脑补出了自己跪在地上嗷嗷求饶,而林悠则在身后嗷嗷冲锋的画面……

“变态!”

她瞪了林悠一脸。

林悠:“???”

变态的是你吧!

小小年纪好的不学,非要学这种下流阴招来欺骗别人!

林悠懒得吐槽,然后一边警惕着四周,一边学着南宫紫穹用手在墙壁上抹着灰尘,然后涂在脸上稍微掩盖一下帅脸,免得真有人记住了他这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