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意的?

林悠没听南宫紫穹说过这种情况啊!

按照南宫紫穹说的,在开启下一轮禁忌之旅前,如果没能前往正确的触发地点的话,那么就会无限提高生存难度跟任务难度。

除非脑子抽了,不想活了,否则谁会主动给自己增加任务难度啊!

因此林悠首先表示质疑,认为对方就是没能找到正确的触发地点,然后故意这么说,以此来震慑别人,好让别人更加忌惮他。

当然,也不排除这世上就是存在这种喜欢难度高,喜欢追求死亡刺激的变态。

如果对方真是这种变态的话,那南宫紫穹想演戏博取对方的同情,然后背刺对方的想法就没用了。

林悠心里不再多想,按南宫紫穹说的守住心神,免得对方也掌控了【禁忌法则:窃听】的能力,从而窃听到他的这些心声想法。

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应该是安全的,参考南宫紫穹掌控的【禁忌法则:窃听】的能力范围,窃听的范围不会超过10米,而窃听时长只有20秒,并且还有24小时的冷却期,一天只能用一次。

眼下,就算对方掌控了【禁忌法则:窃听】的能力,就算今天的使用次数还在,隔着几十米的距离,应该也听不到他们的心声才对。

但该谨慎还是得谨慎。

林悠不再乱想,淡定道:“如果你是故意的,那我除了佩服你勇气可嘉以外,还能说啥?

当然了,现在我好奇的是你的任务到底是什么?总不可能是阻止所有人抵达终点站吧?”

“告诉你也无妨,免得你跟前面那家伙一样死得不明不白。”

对方扛着消防斧头一边走来,一边说道:“抵达终点的人,会获得一张返程的车票,并且能够获得一定的通关奖励。

而我在这场禁忌之旅开启前没有前往正确的触发地点,因此无法获得返程车票,只能通过杀人夺票才能回去,所以杀一个是杀,杀一群也是杀,那我干脆把你们都给当成隐藏副本算了!”

草!

这家伙直接明牌了!

林悠握着铁条的右手本能地颤抖了两下。

他毕竟是第一次经历禁忌之旅的新人,前面表现的冷静和淡定,都是建立在没有遇到生命威胁的情况下。

可如今,对方摆明了是个杀人夺宝的惯犯,要把他们当成隐藏副本来开刷,这怎能让他不感到畏惧?

“凡事好商量啊!”

林悠用力握着杀死9号的铁条凶器,沉声道:“兄弟,你杀了上一站的家伙,说明你已经有了返程回去的车票,何必还要冒险对付别人呢?

难道你就不怕我掌握的技能道具跟禁忌法则都比你多,然后以卵击石,白白送死吗?”

只见对方眼睛一亮:“我就怕你不是狗大户啊!就像上一个家伙,技能道具没有,掉落的法则碎片就那么两块,实在让人提不起兴趣!”

林悠:“……”

实锤了,这家伙就是个变态杀人狂!

这时,南宫紫穹脸色苍白,眼神惊恐地看着迎面走来的男子,颤抖着嘴唇道:“我……我屏幕上显示的都是0……”

对方逐渐逼近,南宫紫穹颤抖着疼痛的右腿,恐惧不安地退到了墙边,背靠着隧道墙壁瑟瑟发抖。

距离近了,她这才看清对方的容貌。

这是一个痞帅痞帅的家伙,就是不知道这张脸是真脸,还是伪装易容的。

一般来说,地网黑帮里那群被天罗社通缉,喜欢杀人夺宝的家伙都不会以真面目见人,所以他们如同身份扑朔迷离的死神,在禁忌之旅中神出鬼没,杀人夺宝。

现实中,也有胆大妄为的家伙专门猎杀天罗社团的人以及暴露身份的散游人。

但他们在现实中动手,往往都会留下线索,暴露身份,遭到通缉,而在禁忌之旅中杀人则不怕留下什么痕迹,毕竟这里不是现实世界。

只见痞帅男子看着瑟瑟发抖的南宫紫穹,盯着她膝盖上的伤口,一脸坏笑道:“他是不是逼你跟小母狗一样跪着,然后把你干了?要不要我帮你报仇,先把他给阉了,再把他给杀了?”

南宫紫穹先是摇了摇头,然后点了点头。

男子咧嘴一笑,露出一口老烟鬼标配的大黄牙,走到南宫紫穹面前,伸出斧头顶在南宫紫穹的下巴处,让南宫紫穹抬起头来看他。

“这张脸确实长得不错,可惜你已经不是处了……”

说着,他转动手腕,那顶在南宫紫穹下巴的斧头突然转动,然后斧刃贴着南宫紫穹的咽喉,猛然收割!

林悠知道南宫紫穹还有【宿命草人】,因此并不担心南宫紫穹这么容易就被杀掉。

不过他还是感到了意外,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残忍到毫无怜悯之心,竟然因为对方不是个处,就觉得无趣,然后反手就要把对方给杀了!

“嗯?”

那男子愣了一下,想象中女孩捂着咽喉,痛苦死去的画面并没有发生。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