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紫穹双手捧着收缴回来的战利品……

【道具:护身符】

【类型:永久性技能道具】

【功能:随身携带可震慑低阶邪灵,降低被邪灵攻击的风险。】

……

【道具:静心咒】

【类型:一次性技能道具】

【功能:让精神和心灵得以宁静,不被任何事物扰乱心神。】

……

【道具:画皮面具】

【类型:永久性装备道具】

【功能:伪装易容。】

……

这是黑衣男子死后掉落的三样技能道具,其中类似于玻璃珠的【静心咒】共有3枚。

除此之外,剩余的如同黑色钻石薄片,大小跟拇指甲差不多的东西就是所谓的法则碎片。

林悠还以为对方掌握的禁忌法则都会完整掉落出来,没想到只是掉落了部分碎片而已。

【禁忌法则:麻痹】碎片x3

【禁忌法则:窃听】碎片x2

【禁忌法则:占卜】碎片x2

……

收纳!

林悠没有客气,将道具跟法则碎片都给收了,然后发现【画皮面具】详情页面呈现出来的容貌就是他刚刚杀死的黑衣男子的脸,而已经死去被夺走画皮面具的黑衣男子,如今从痞帅男变成了一个龅牙男。

“这个【画皮面具】怎么不能重新设计样貌,那我用他这张脸会不会有风险?”林悠问着。

南宫紫穹认为:“问题应该不大,他明显不是什么大人物,不过你最好别在现实中用这个画皮面具,免得他这张脸是通缉犯,然后被天罗社的人盯上。”

林悠点点头,继续问道:“这些法则碎片又是什么情况?”

南宫紫穹解释道:“法则碎片就是用来融合升级禁忌法则的,你没有掌握这些禁忌法则,所以这些碎片要么留着以后用,要么在禁忌之旅中跟别人交换,要么拿到黑市里交易。”

好吧……

林悠干脆将法则碎片提取出来,然后递给南宫紫穹:“既然我现在用不着,那就给你用吧,毕竟他也不是我一个人杀的,总不能让你白干。”

南宫紫穹也没有客气,直接将碎片收下,正好这三个禁忌法则她都掌控了。

“走吧,先去终点报道。”

林悠稍微蹲下身子。

南宫紫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熟络地趴到了他的背上,双手挽在他的脖子前,问着:“你不怕我过河拆桥,从后面背刺你了吗?”

林悠站起来,右手提着斧头,背着南宫紫穹一边朝着近在咫尺的终点站台走去,一边说起了他这些年来一直埋藏心底,从来没有跟别人讲述过的往事。

“我8岁那年,有个比我小三岁的表妹就跟前面的你一样,喜欢捏着我的衣角,整天屁颠颠地跟在我的身后。

那年暑假,我因为嫌弃她总是跟着我,害我还得照顾她,不能跟小伙伴们去玩,于是我就不爽地呵斥了她,不许她再跟着,否则就送她回家。

当时她站在原地委屈伤心了一小会儿,然后一个人默默走了回去。

后来没多久,有小伙伴跑过来告诉我,说我表妹被车撞了,当我惊慌失措地赶到车祸现场时,能分辨出来的就只有那条沾满血肉的格子裙。

所以你前面说的没错,我也算是一个杀人犯,间接杀害了表妹的杀人犯。”

南宫紫穹沉默了……

原来他前面就是因为想到了这段过去,才会流露出忏悔自责与哀伤的表情……

南宫紫穹不懂得安慰人,想了挺久才憋出一句:“其实这也不能怪你……”

林悠平静道:“错了就是错了,你不用好心安慰。我这辈子活得像块木头,活得像是你口中说的独狼,可能就是因为我做错事的报应吧!”

南宫紫穹开导着:“过去的都过去了,逝者已逝,活着的人总得往前看才行。”

林悠并不是看不开的人:“其实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想起这段往事,一般情况下,我也只有逢年过节看到舅父舅妈时,才会想起当年的过错,然后尽我所能地弥补一下他们。”

南宫紫穹歉然道:“我是不是应该跟你说声对不起?”

林悠笑了笑,释然道:“不,我反而应该感谢你才对,因为在这之前,我不知道活着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感觉每天都活得像个行尸走肉,总是周而复始地重复着麻木的工作,麻木的生活。

但现在,我找到活着的意义了,至少这场禁忌之旅让行尸走肉的我,重新点燃了对生活的热情,对新世界的向往。”

南宫紫穹突然想到了什么,提醒道:“你能这么想是好事,但你回去后千万不要辞职!

你的通行证是地网黑帮用来试验的伪造品,到时候当地的天罗社团肯定会过去调查,而你所在的地铁站里肯定还有别人也被卷入了一模一样的禁忌地铁副本中。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