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地铁里有个男的突然发羊癫疯死了!”

林悠点开女同事一分钟前发出来的朋友圈视频。

可惜,女同事前面挤满了围观的乘客,因此视频里根本看不到死者的样貌。

平日里不喜欢发朋友圈,也很少刷朋友圈的林悠,此刻破天荒地进行了评论。

“哪个地铁站?”

女同事很快回复:“西渡。”

正是前面小丑男派传单的地铁站!

看来死者并非羊癫疯发作死掉的,而是在禁忌之旅中灵魂被杀死了,然后现实身体产生了同步反应,从而出现死亡反噬的迹象!

这时,林悠看到另一个同事在底下评论:“握草!西渡站撞邪了吗?刚刚地铁口也有人死了,是个清洁阿姨,脖子上有被掐死的手印,可现场不少目击者却说她是突然倒地猝死的!”

林悠眉头微皱,眼下可以确定地网黑帮伪造的通行证已经在这场试验中出现了几个成功的案例。

他是成功的例子,同一个地铁站里离奇死去的这两位受害者也是成功的例子!

这一刻,林悠总算明白小丑男派发传单时的眼神为什么狂热得这么不正常了!

地网黑帮……

这真是一个丧心病狂,唯恐天下不乱的邪恶组织啊!

如果他们在全世界大量伪造通行证并肆意发放下去的话,到时候肯定会破坏禁忌之旅的平衡,导致大量新人被迫跟一群老阴比一起触发禁忌之旅,然后死的不明不白!

这就好比一款内测游戏。

最早获得内测资格的玩家已经在游戏中玩了很久,获得了大量技能道具,这时有玩家破解了内测权限,伪造了大量内测码出来,然后获得伪造内测码的新玩家进入游戏后发现伪造的内测码是有问题的。

他们进入游戏,发现并没有新手村教程教导他们怎么游玩,而且那些装备精良,经验丰富的老玩家们不仅仅没有关照他们,反而为了欲望,为了奖励,从而残忍地杀害了他们!

所以这种情况下,使用伪造通行证跳过新手村副本的玩家,注定九死一生。

因此地网黑帮伪造通行证势必会引起全民恐慌,从而导致禁忌之旅的秘密彻底暴露在公众面前。

而这,或许就是他们的野心和目的!

玩家越多,韭菜越肥!

林悠气冷抖!

要不是他运气好,遇到了南宫紫穹,那他也得跟其他受害者一样死在这场禁忌之旅中,然后现实中也会出现离奇猝死的情况。

此刻。

在西渡地铁口派发传单的小丑从围观清洁阿姨尸体的人群中挤了出来,眼神充斥着狂热与激动。

他走到路边,一辆黑色轿车似乎早已等候多时。

小丑拉开车门钻进了后座,然后将头上的蓬松假发摘掉,咧着猩红的小丑大嘴,嘿嘿笑道:“地铁口死了个清洁工,脖子出现了被别人活活掐死的斑痕!”

司机男子汇报道:“刚刚从这个地铁站出发的列车里也有一名乘客暴毙了。”

“那也就说100张伪造通行证发出去,目前成功率至少达到了2%,而且说不准还有运气好的家伙活了下来!”

小丑男欣喜的同时,问道:“其他两个测试点有消息吗?”

司机男子回答:“反馈最好的一条地铁线上已经确定出现了4个成功的案例。

其中还有一个女人活着通关了,只是她的精神出了问题,估计很快就会被天罗社的人带走询问,到时候得知真相的话,该头疼的人就轮到天罗社了!”

小丑男笑得愈加癫狂了:“风浪越大,鱼越贵!乱起来吧,越乱越好!”

……

晚上七点半。

林悠在街边吃完晚饭后,强忍着疲惫酸痛的身体回到了租住的青年公寓。

他连衣服都没力气脱了,回来关上门后,直接走进房间,然后坐在床上双脚蹭掉皮鞋,就着袜子瘫睡在了床上。

这一夜,林悠睡得像是一头被开水烫过的死猪。

而当地的天罗社团此刻却忙得焦头烂额……

封锁了A出口的西渡地铁站内,当地警方跟天罗社团的负责人正在展开调查。

“团长,找到嫌疑人了!”

一个短发利落的女子将平板递了过来,说道:“这个小丑装扮的家伙18点07分出现在西渡地铁站A出口,然后开始给进入地铁站的乘客派发传单。

除此之外,4号线跟7号线也各有一个地铁站出现了小丑派发传单的情况。”

说着,短发女子将从垃圾桶里收集起来的一沓诡异传单一并递给眼前戴着墨镜的男人。

“探险禁区、解密法则、斗智斗勇……加入我们,即可开启禁忌之旅……”

看着诡异传单上的文字内容,墨镜男似乎并不觉得意外,平静道:“传闻地网黑帮里有个家伙掌握了伪造通行证的方法,现在看来传闻不假,这些传单肯定是他们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