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三进四合院的正房中,方承宣躺在地上,后脑勺肿起好大一个包,脸色变来变去,复杂难言。

“穿越?”

方承宣苦笑着坐起来,边揉后脑勺,边龇牙咧嘴。

“还是穿到吐槽禽满四合院的情满四合院中的四合院!”

方承宣手一个用力,疼的直吸气。

一觉醒来,他穿越到了1965年,成了刚继承祖爷爷的四合院的小透明。

而祖爷爷有一个孙女,今年五岁,名叫方怜云。

在方承宣的记忆里,他搬进来已经三个月,但方承宣没有什么能力找到工作,整日里游手吃老本,甚至还逼迫方怜云退学,抢走祖爷爷留给方怜云的学费。

还真是禽满四合院,人均禽兽。

“如今还不允许做买卖,这以后可怎么办?”方承宣嘀咕着。

穿越前,方承宣有一个金手指,是一个类似qq农场一样的我的小院。

小院里,有田地,有池塘,有牧场,有仓库,有加工坊。

种植速度如同游戏中一般,一分钟就是一茬。

凭借这个,他承包了一片土地,一片池塘,既搞种植,也搞养殖,自己开饭馆,也给各家提供食材,赚的盆满钵满。

如今六十年代,物资贫乏,一切都要票据,什么粮票,肉票,还不允许投机倒把,有他的小院空间作为金手指,倒不至于缺衣少食。

只是频繁拿出来,就太惹人扎眼了,尤其是禽满四合院里,贾家一家人都企图从别人手中占便宜。

“嘎吱!”

正房的门被推开时传来一声老旧的摩擦声。

方承宣抬头看过去,就对上一张锅盖。

锅盖后的身影,瘦削稚嫩,一张小脸煞白恐惧。

见他看过去,对方惊恐的瞪圆眼睛,身体都开始瑟瑟发抖。

这小身影不是别人,正是祖爷爷的孙女方怜云,可怜小姑娘,小小一团,却被个禽兽,欺负成鹌鹑一样。

看到对方的一瞬,他脑海浮现出在祖爷爷去世前,答应继承祖爷爷留下来的两间房子,好好照顾方怜云,并供给方怜云读书的承诺。

“造孽啊!”他低头叹息,在心中暗道。

然而,他这个动作,却吓到了方怜云。

只见对方抖得如同帕金森,柔弱无助,傻愣在原地,逃都不敢逃。

“对不起,大哥不应该打你,像你道歉。”

方承宣认真看向方怜云,开口道歉。

方怜云眼中仍旧止不住的惊恐,小身子抖啊抖。

方承宣脸颊的肌肉抽了抽,扶着一侧的椅子站起来。

“噗通!”

方怜云立刻跪到在地,声音都在发颤,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大哥,你不要打我,我不是故意害你摔倒的!”

“我以后不上学了,我把钱都给你,你不要把我卖了好不好?”

方怜云恐惧到几乎惊厥,小手颤抖着从口袋掏出一张存折。

方承宣其实有些微社恐,不擅长与人交流,所以他卖东西时,也简单粗暴,成就成,不成就不成,开的私家小厨房,也是明码标价,不需要多交流。

后面供货成了主要收入来源,他也就退出了私家小厨做厨师,除了给自己做饭外,并不在插手一切。

如今面对这一幕,还真有些手足无措。

“起来吧,我不会打你,更不会卖了你,以后我胡好好照顾你,做到答应祖爷爷死前的承诺。”他走上前,把方怜云扶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五六颗红枣递过去。

被扶起来,动也不敢动的方怜云呆住了。

“大哥,这是爷爷留给我的存折。”方怜云不敢动,声音气若游丝一般轻。

方承宣暗骂原身禽兽。

得了人家的祖产,承诺过人家,如今却又欺负人,还要人家的存折,真不要脸。

“存折你自己收好,从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从今以后,我会是你的倚靠,再也不会打你。”

方承宣脸色严肃,语气认真。

方怜云灵动的小眼睛里写满了问号,捏着存折不安的站在原地。

“咕咕。”

一声肚子打雷的声音传来。

方承宣低头朝着声音看过去,看到方怜云的肚子,怔住。

方怜云则小脸刷的一红,越发局促了。

“先吃点红枣垫垫,我去看看厨房有什么吃的?”方承宣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红枣,两把红枣放方怜云的锅盖上,转身往厨房走去。

厨房里,干干净净,无米无面,就是油也没有。

旁边的方怜云偷偷朝着这边看来,见他沉默,小脸划过一抹心虚。

“家里什么都没有了,我出去买点东西!”

方承宣走出厨房,对着一看到她就下意识害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