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院的事情,方承宣一概不管,陪着方怜云吃过饭,起身收拾碗筷。

不多时,帮忙报案的邻居前来,敲了敲门:“方承宣,三个大爷说要开全院大会,让你过去一趟。”

方承宣端着一碗专门分出来的鱼肉与鸡肉走出来,“这是答应给你的,你拿回家与家人一起吃。”

说完,他朝着前院看了一眼,问道:“为什么开全院大会?鸡还没有找到?”

邻居看着方承宣给了满满一碗鱼肉与鸡肉,一点都不掺假,脸上笑成一朵花,忙道:“找到了,执法者一来,问了小当与槐花,俩孩子一下子就说了,鸡就是棒梗偷的。”

“那怎么还开全院大会?”方承宣眉头拧起,一脸不解。

邻居叹了一声:“还不是许大茂,不接受私了,非得执法者给偷鸡贼一个教训,所以执法者把棒梗带走送少管所,说是管教十五天。大概开会就是为了这个。”

方承宣点点头,笑道:“谢谢你,我知道了,你先回去,碗明天给我也行。”

“那我先回去,你去的时候记得带张凳子。”邻居点头,善意提醒道。

方承宣收拾好了以后,不放心方怜云,一手提着个木凳子,一手牵着方怜云走向前院。

他去前院的时候,大家已经都到的差不多。

他隔壁的邻居见他过来,招了招手:“方承宣这边。”

方承宣走过去,放下板凳,抱着方怜云坐下,转头看向邻居,感谢道:“谢谢。”

“不客气,都是邻里邻居。”邻居笑的一脸开心,毕竟方承宣大方,交好些以后说不得还能占点便宜。

方承宣坐定后,从口袋掏出一把瓜子递给邻居,“来这么久,还不知道大哥怎么称呼?”

“我叫张阳德,就住你隔壁,都是一个大院,以后什么需要帮忙,你就来找我。”张阳德笑盈盈接过瓜子。

方承宣点点头,拿出一个旧不兜放地上,一边剥瓜子皮,一边喂方怜云,时不时自己再吃一个。

他对面,秦淮茹眼神怨恨的盯着他,他理也不理。

“吭吭!”这时,坐在中间位置的易中海吭了一声。

众人不约而同都看了过去。

“今天大院里发生了一件十分破坏大院团结,影响邻里感情的事情。”一大爷易中海缓缓开口,自由一股威严。

方承宣剥着瓜子,淡淡瞥了一眼一大爷易中海。

“方承宣。”

一大爷易中海忽然冲着方承宣喊道。

方承宣喂给方怜云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一大爷易中海,冷冷一笑:“一大爷该不是要欺负我一个继承祖爷爷院子,刚来三个月的外来户吧?”

“方承宣你胡说什么,谁欺负你?”一大爷易中海沉下脸呵斥道。

“那一大爷叫我做什么?我自认为我没有做任何破坏大院团结,影响邻里感情的事情。”方承宣将瓜子放回口袋,漫不经心的眼神变得认真犀利。

“你说报案,说棒梗偷鸡,害的棒梗被抓,难道不是破坏大院团结,影响邻居感情?”一大爷易中海被盯的眉头拧起来。

“我报案怎么了?大院里偷鸡都怀疑到我头上,我还不报案,难道给人背锅?”方承宣捂住方怜云的耳朵,语气不善。

他眼神冷而轻蔑:“棒梗偷鸡被抓,难道不是他自己偷鸡害了自己?不偷鸡,谁能抓他?”

“说我害了棒梗,我还说一大爷你总是纵着秦淮茹一家,才纵出了一个贼出来,害了棒梗呢!”

一大爷易中海被气的倒仰:“方承宣,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难道不是一大爷你先开始胡说的?什么时候当贼的不是自己害了自己,成了别人害了他,一大爷你确定你有能调解邻居矛盾的是非观?”方承宣冷笑。

一大爷易中海眼中跳着怒火,狠狠咬牙,恨不能撕了方承宣,可偏偏方承宣句句在理。

“一大爷,二大爷,三大爷,居委会给你们调解邻里矛盾的权利,可不是让你们越俎代庖连犯罪犯法的事情都调解。”

“其次,三位大爷好像还没有给人定罪定错的能力,一张口就是我破坏大院团结,影响邻里矛盾,我不认。不然咱们找居委会评评理?”

方承宣蔑然的盯着一大爷易中海,心中冷笑。

想捏软柿子,抱歉,我不惹事,不代表怕事。

敢招惹我,拍死你们!

随着方承宣的话,整个大院寂静无声。

一大爷被气浑身发抖,“方承宣,你眼里还有没有我?”

方承宣嗤笑:“我眼里为什么有你,你一不是我父母,二不是我亲人,三不是我媳妇,怎么那么不要脸,要我眼里有你?”

从来没有人跟一大爷这么杠,大家错愕的看着这一幕,眼睛瞪得大大的。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