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爷刘海中,三大爷阎书斋一个幸灾乐祸的挑眉,一个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秦淮茹的工资,居然跟我一样。”三大爷阎书斋看看一大爷易中海,又看看埋在何雨柱怀中的秦淮茹,跟着啧啧道:“一大爷,秦淮茹家都要接济,你看看要不要大院也接济我下?”

一大爷易中海脸色铁青,沉沉瞪了一眼三大爷阎书斋,“都什么时候了,还闹?”

“什么闹?”二大爷刘海中捏着官腔抖了起来。

他上下瞥了一眼一大爷易中海,“易中海,方承宣与三大爷的话可都没说错?”

“你到是说说,你到底接济过秦淮茹家没有?如果接济过,是什么时候?如果没有接济,那一大爷这个位子,你是不是得让一让了?”

二大爷刘海中一心想到当领导,可奈何志大才疏,混来混去也就混了个四合院二大爷的身份,上面还有易中海这个一大爷压一头。

现在看准机会能搞一波一大爷易中海,刘海中可是超级激动。

再度被人提起这个。

一大爷青着脸,恼怒的看了一眼二大爷刘海中。

“你们没有看到过我接济秦淮茹,那是因为我都是让你一大妈去接济的。”一大爷易中海叹了一口气。

旁边的一大妈瞥了一眼说话的一大爷易中海,咬了咬后槽牙,起身点头道:“没错,每天都是我忙完后,抽空将接济秦淮茹家的粮食给过去。”

二大爷刘海中扁扁嘴,眼中全是鄙夷,开口道:“有人见一大妈接济秦淮茹吗?”

秦淮茹猛地掀翻一侧的板凳,吸引注意后,哭的委屈:“二大爷,你咄咄逼人什么意思?寡妇门前是非多,不是一大妈来送,难道你希望一大爷来送,你安的什么心?”

“方承宣欺负我一个寡妇,你也欺负我一个寡妇!”

秦淮茹一脸愤怒,梨花带雨,惹人怜爱。

何雨柱最是受不了秦淮茹落泪,见秦淮茹委屈抬眸看向自己,顿时英雄主意发作,挺了挺胸,“二大爷,一大爷家接济秦淮茹家是好事,怎么到你这里就像是坏事了?”

“我们今天开全院大会,难道不是说许大茂非得要把棒梗送到少管所不和解的问题吗?”何雨柱除了在秦淮茹身上犯傻,遇到其他事情还是很精明。

二大爷刘海中看看一大爷易中海,暗暗叹了口气,看来这次拉不下易中海了。

许大茂原本还是挺忌惮院子里三个大爷的。

说起一大爷易中海,那是红星轧钢厂的八级钳工,在厂子里,就是厂长都不能随便开罪他,工资还搞,一个月九十九块,是大院里最富的一个。

至于行事,从前看着端正,四平八稳,谁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所以坐在一大爷的位置上,老好人的和稀泥,大家也是十分信服的。

可现在经过方承宣这么一闹,许大茂挺直了腰板。

“说我,说我什么?棒梗不偷我家鸡,能被执法者以偷盗罪带去少管所?”许大茂仰头,一副我没错的模样。

何雨柱骂道:“棒梗还是一个孩子,都是一个大院的,又不是不要陪你钱,你为什么不私了,非得把棒梗送到少管所?”

许大茂嗤笑了声,仰头瞥过四合院的众人,哼了声:“为什么?我为了棒梗好啊?”

“你们大家说说,我们四合院大家住在一起后,何曾发生过偷盗的事情?”

“棒梗她妈不能好好教他,爸又去的早,同为四合院的邻居,我怎么能见东旭的孩子成一个偷盗犯?”

许大茂越说越起劲,一脸道貌岸然的为人着想。

“许大茂,棒梗到底还是个孩子,才七岁,送少管所是不是过了?”一大爷易中海老好人的帮腔。

许大茂朝着一大爷易中海看过去,“一大爷,棒梗当时在执法者面前,罪证确凿都不承认偷鸡,这孩子如今不管一管,还了得?”

“俗话说,惯子如杀子,一大爷,我这可都是为了棒梗着想。”许大茂抖擞着,看着哑口无言的一大爷易中海,望着他一脸惊讶的众人得意一笑。

一大爷易中海看着脱离掌控,学着方承宣反驳自己的许大茂,脸色几不可查的一沉。

“许大茂,都是一个大院的人,秦淮茹也不容易,没有了棒梗,你让贾家怎么活?照我说,秦淮茹家已经还你偷鸡的钱了,你就和解让执法者放了棒梗!”一大爷易中海沉着脸孔,一副长辈劝说的模样。

许大茂瞥了一眼皮肤白皙,身材丰满的秦淮茹,“一大爷,这不是和解不和解的事情,我跟东旭是兄弟,我不能看东旭的儿子被毁了,棒梗也就在少管所待十五天,放心,十五天很快的。”

说完。

许大茂学着方承宣的样子道:“行了,偷盗这件事情,可是执法者断的官司,执法者都没有说我,一大爷你们就别越俎代庖了,天色不早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先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