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雨柱咬牙,眼睛爆睁,一脸凶横的恶意指向方承宣。

“报案,我要报案!”

方承宣薄唇上勾,似笑非笑,“报啊,有人拦着你?”

旁边的许大茂看着何雨柱倒霉,那叫一个眉飞色舞幸灾乐祸,当下兴冲冲道:“傻柱,你也有今天,报案,把事情闹大,到时候让轧钢厂也知道,你傻柱被人给打了。”

何雨柱眉头一拧,捂着头,不爽看向许大茂。

“对,也好叫轧钢厂,乃至外人都知道,你何雨柱到底是为了谁,才被打的。”

方承宣好整以暇的靠在门框上,“非亲非故,一个单身男人,一个美貌寡妇,这般不要命的出头,啧啧,谁信你两人没有一腿?”

“何雨柱,你是打算好娶秦淮茹了?”

方承宣似笑非笑,从始至终,都是一片从容之色。

四合院里,能搞事情的就是这么些个人,个个禽兽,且所做的事情不能外传。

不然,三个大爷为何联手把控大院里的言论,以至于四合院里发生的事情,外人一概不知?

何雨柱眉头拧的更深:“你胡说什么,我只是看不过去,打抱不平。”

方承宣嗤笑出声,朝着四合院的大家扬扬下巴,“你问问大家,会不会这么想?”

“傻柱对秦淮茹有心思,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谁不知道?不然傻柱怎么可能道现在都找不到老婆,还不是因为跟秦淮茹勾勾缠缠。”

方承宣的邻居张阳德忽然高声说道,走到了方承宣的身边。

何雨柱瞪目,“张阳德,你少胡说,我和秦淮茹清清白白。”

“我呸,真要清清白白,给你介绍的对象,一听你见你跟秦淮茹,事情就吹了,你当大家都眼瞎?”

张阳德反口相讥,都是一个四合院的,他怎么可能跟何雨柱没有一点矛盾?

这时,许大茂也走到方承宣的另外一边,笑的讽刺而欢乐,看着何雨柱:“傻柱,报案,到时候我可会给方承宣作证,是你先来找茬,吓到方怜云,方承宣才动手的,你活该被打。”

“你……”何雨柱扬起拳头威胁。

许大茂冷笑:“你打,到时候看你怎么跟执法者解释。”

何雨柱气的胸口起伏,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目光落在被张阳德与许大茂一左一右仿佛保镖一样护着的方承宣,心猛地一虚。

“哼,方承宣,我警告你,你在敢欺负贾家,我何雨柱对你不客气。”

何雨柱咬牙放狠话,显然偃旗息鼓不打算报案了。

方承宣眼里满是讽刺的盯着何雨柱,“何雨柱,贾张氏嘴还犯贱我就还打,还有你,再咋咋呼呼吓到我家怜云,下一次,我直接打断你的腿,不信试试!”

何雨柱用力咬牙,“方承宣,你别太过分了?”

“谁过分了?贾张氏不张嘴乱骂我能打她?你不犯贱跑过来砸门吓人,我能揍你?”

方承宣眼神冰冷一片,里面满是动真格的凶残。

“这次要不是看在聋老太太把你当孙子的份上,我当时就打断你的腿。”

方承宣淡淡到了一眼被推开后,就一直沉默不语的聋老太太,眼神凉凉扫过何雨柱的右腿。

何雨柱想到当时被压着打,这人一脚踢开他时,看向他右腿时的凶残眼神。

“你敢?你这样是犯法的。”何雨柱心咯噔一下微怂。

方承宣唇角不屑扬起,“你先吓到我家怜云的,你多大,怜云多大,你说执法者怎么觉得?”

“而且我严重怀疑你这个人有暴力倾向,刚好报案,跟执法者说说,也好备个案,以后我跟怜云但凡有点什么,你何雨柱就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

何雨柱不由倒吸气,咬着后槽牙,愤怒地看着方承宣,“明明是你打的我,怎么现在还成了我的问题?”

“你不踢我家的板凳,砸我家的门,我能打你?”方承宣反问。

何雨柱磨牙。

“行了,还报案不报案,不报案我要接我家怜云回家了,你吓到她了,我还要好好安抚一下。”方承宣讽刺的瞥了一眼何雨柱。

何雨柱已经怂了。

这伙禽兽再不讲理也只是在大院,出了四合院,他们也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占不得理,见不得人。

报案。

何雨柱现在怕是不想,也没有那个胆子了。

“方承宣,案我可以不报,但不是因为我怕你,你给我等着,今天的事情没完。”

何雨柱指着方承宣,恶狠狠咬牙,眼中闪烁着暗中算账的光芒。

方承宣不屑勾唇,“我等着。”

何雨柱捂着头,迎着众人的目光,不甘心的走开。

方承宣扫过四合院众人唏嘘的眼神,知道以后四合院里,除了几个关键的剧情人物,怕不会有人不长眼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