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岚惊的瞪大眼睛,倒吸一口气,连忙左看右看,确定无人,松了一口气。

然而下一刻,看向方承宣,心又是一紧,“你,你在说什么?有些话不能乱说。”

方承宣淡淡笑着,脸色一片温和,“别紧张,我没有管这件事情,更没有说出去的意思。”

刘岚紧张地盯着方承宣,唇角紧抿,“你想做什么?”

方承宣淡笑着开口:“杨厂长恼怒何雨柱,才让我捡了个便宜做食堂经理,我刚来,想知道食堂里的一些事情,另外也希望李厂长高抬手,不要与我这个小经理有什么矛盾。”

刘岚看着方承宣不疾不徐的模样,吸了口气,嘴唇蠕动:“只要你不乱说话就行。”

方承宣满意的勾起唇角,“那给我说说,食堂一般是怎么管几千人的饭菜,每天每顿都怎么安排?”

“咱们轧钢厂一共六千人,分了四个食堂,各食堂都有经理负责,一般互不干涉,咱们这个食堂一般也就两千人过来吃饭……”

刘岚眼神复杂望着方承宣,开始细细说食堂的事情。

方承宣认真的听着,时不时点点头,心里也有谱了。

“多谢你,我知道了,回后厨吧。”

刘岚望着方承宣,终究心虚,不敢藏虚,也不敢让李厂长开除方承宣。

入了后厨,大家都兢兢业业,不一会儿,胖子走过来,“经理,配菜什么都准备好了。”

方承宣瞥了一眼胖子,扫过胖子准备的配菜,冷冷一笑:“胖子,你要是不相干了,就直接腾位置,有的是人接替你。”

胖子一下急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是好好在做事。”

“是吗?我说了按照往日的来,你那按照往日来的吗?”方承宣眼神冷冷的盯着胖子的眼睛,脸孔严肃锐利。

胖子心虚,脖子下意识一缩,随后梗着脖子道:“我就是按照往日的。”

方承宣冷笑一声:“看来你是真的不想待在后厨,那就滚出后厨找你师父的去。”

说着,方承宣起身。

后厨的整个运行,他早从刘岚口中一清二楚。

胖子想给他找麻烦,那就滚,真以为后厨如今还是何雨柱的天下?

何雨柱现在怕自身都难保了!

方承宣拿起菜刀开始切菜,厨房的人都悄悄观望,看到那精妙的刀工,大家全都惊讶的瞪圆眼睛。

“天哪,这个新来的食堂经理,看起来是个有本事的。”

大家暗中交流。

马华正站在方承宣旁边,看着方承宣的刀工,心里一咯噔,他师父要真不回来,位置怕就真的被取代了。

中午,炒菜需要何雨柱上的部分,方承宣承接。

后厨的众人一个个侧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把饭菜都端上去,我再单独炒四个菜送个厂长。”

方承宣大锅炒好后,吩咐了一声大家。

此时,厨房走了何雨柱与胖子,却依旧有条不紊,大家再有些心思的,这会儿也歇了。

方承宣开始给厂长单独做小炒,他打算做做四个菜,一道开水白菜,一道文思豆腐,一道狮子头,一道东坡肉。

国宴十菜之四,既能彰显他的厨艺,又能品出味道。

“经理,我要不要避开?”马华准备好配菜,捏着手拘谨的问道。

方承宣摇摇头:“不必,你看着学,能学多少学多少,你师父怕是不想待在后厨,你能学出来,便顶替你师父的位置。”

马华一惊,眼睛瞪圆,“这……”

方承宣却不管马华怎么想,开始动起来。

他的动作行云流水,仿佛每一个步骤都牢记心里,单看他做饭,就是一种享受。

不一会儿,四道菜做好,方承宣看向马华:“我去给杨厂商送饭,你将厨房收拾一下。”

马华回不过神的点点头,他还沉沁在方承宣展露的一手震撼中。

方承宣端着饭菜来到杨厂长办公室,门正好没有关。

他站在门口,笑着开口:“厂长,我做了几道菜,你尝尝我的厨艺。”

“好香。”杨厂长本来聚精会神,忽然闻到一股香味,抬起头看过来。

方承宣笑着走上前,将饭菜放到办公桌,“杨厂长,尝尝。”

杨厂长朝着菜品一看,惊讶仰头:“这是国宴上的菜?这豆腐,莫不是文思豆腐?”

“是。”方承宣点点头。

杨厂长顿时一阵激动,何雨柱的厨艺虽好,但也不能做这道文思豆腐,这是一道极为考验功夫的菜品。

当下,杨厂长拿起勺子品尝味道,眼睛里精光闪烁,再仰起头看向方承宣,喃喃道:“我这是捡了个国宴师父。”

方承宣淡淡一笑:“杨厂长,夸奖了,我不过是会做一点菜,混口吃的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