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立刻应道:“是,经理。”

方承宣朝着杨厂长招待人的办公室走去,还未走到,就听到里面,许大茂劝酒的声音。

“能和咱们厂领导同桌饮酒,那是我许大茂三生有幸!”

“我许大茂敬酒,老规矩,一大三小,二五一十……”

方承宣站在外面,听着里面许大茂说着剧情里的话,眉梢讶异挑起,忽然一拍脑袋。

想起来了。

这一场晚宴,正是何雨柱伺机报复许大茂,趁着许大茂断片把许大茂给绑了的节点。

他这么一搅合,做菜的换成他,倒是不知道许大茂还会不会喝断片被绑。

此时的方承宣并不知道,厂子外面发生的事情。

他在许大茂说完后,敲了敲门:“杨厂长,各位领导好。”

杨厂长一看方承宣,立刻抬手:“来来来,几位,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食堂新来的经理,做饭一绝,今天这晚宴就是他做的。”

“来,方承宣,敬各位领导一杯,各位领导很喜欢你做的菜。”

方承宣缓步走到杨厂长身边,迎着众位领导的眼睛,淡淡一笑,举杯:“各位领导能喜欢我做菜的菜,就是对一个厨子最好的夸奖,多谢领导赏识。”

几位领导经常来厂子里,也见过何雨柱,何雨柱多么桀骜不驯,如今对比一个温和清隽的小伙子,顿时心里一阵舒坦。

“你做饭不错,不知道以后能不能请你去我们厂里做饭?”有领导笑着问道。

方承宣勾唇淡笑:“那我得听我们杨厂长的,我可是他的兵。”

“哈哈哈哈!”

方承宣一句话,让几个领导会心的笑出来,冲着杨厂长夸奖道:“还是你厉害。”

杨厂长也是一阵开心,直接拉着方承宣坐下,“来来来,一起吃,认识一下各位领导,这位是电影厂的领导姓杨,这位是……”

方承宣微笑有礼,认真聆听,眼睛里诚挚敬佩,杨厂长介绍到谁,他就喊人。

一圈下来,三个其他厂的领导都算认识了。

“各位领导,我就一厨子,不会说话,各位见笑了,你们吃好喝好,就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了。”方承宣笑着说完,便安静坐在一旁,静静聆听,看着许大茂夸夸其谈。

等宴会结束,杨厂长送各位领导离开,许大茂已经喝瘫在桌子上。

不一会儿,杨厂长回来,看到带着徒弟收拾的方承宣,走过去拍拍桌子:“菜做的不错,分量也足,好好干,等三个月后,工资再给你涨一涨。”

方承宣立刻笑着感谢:“多谢厂长。”

“嗯,许大茂跟你一个院子,你受个累,送他回家,辛苦了。”杨厂长笑的一脸欣慰满意,从前的菜品一整只鸡,少一半他不是不知道,但架不住何雨柱这样的厨艺不好找,如今这小子倒是实诚。

等人一走,方承宣看着桌子上,剩下的饭菜:“马华,刘杨,桌上的剩菜,若你们不嫌弃,分了带回去吧。”

马华与刘杨皆是震惊的瞪大眼睛,“经理不带吗?”

“不了,你们分了,辛苦一下,把这些收拾一下,我送许大茂回去。”方承宣摇摇头,半搀半拎着许大茂离开。

望着他的背影,刘杨眨眨眼睛,满眼都是感激:“经理人真好,这么多肉菜就这么叫我们分了。”

马华不自觉点点头,下一刻,想到师父何雨柱顿住。

这边,方承宣拎着许大茂往回走,一出去就看到了张阳德。

“张大哥,还没走?”方承宣讶异挑眉。

张阳德朝着方承宣看了看,眼睛里划过一抹狐疑,“你这是?”

方承宣笑道:“杨厂长知道我与许大茂一个大院,让我送喝断片的他回家,张大哥呢?”

张阳德笑容没有那样热情灿烂,开始透着点敷衍,“我啊,厂里还有点事情,得等一会儿才回家。”

方承宣俊眸轻眨,眼里划过一抹暗芒,笑道:“那真不巧,我还想着回家做顿丰盛的好招待张大哥。”

张阳德眼睛蓦然一亮,“招待我?”

这么说着,他的手搀扶住许大茂,笑道:“其实厂子里的事情,也没有那么要紧,我帮你扶着许大茂。”

方承宣轻轻笑着,松开手:“那就太谢谢张大哥了,你都不知道许大茂死沉,我扶着特别费劲。”

他晃了晃左手,笑看着张阳德扶着许大茂,一番心思流转,算明白张阳德等在这里的原因了。

何雨柱每次都往家里带饭盒,如今他是食堂经理,今个晚上厂长又宴请其他领导,必然有好菜,这不等饭盒呢。

结果没有看到饭盒,占不到便宜便态度敷衍,听到要请他吃饭,这不话锋态度就又是一改,还真是无利不起早。

方承宣揉着左手腕,暗暗摇头,四合院里的人,还真是叫人一言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