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斜,染红整个天际。

方承宣跑了一整天,踏着夕阳红霞走回轧钢厂。

“方经理。”

一到后厨,后厨的人就立刻打招呼。

方承宣点点头,洗了手,带好围裙,开始忙碌。

忙完,他坐下休息。

刘岚朝着他不时张望,趁着人去饭堂口打饭,悄悄走过来。

“方经理,关于供应粮食的事,要不要我找人帮帮忙?”刘岚笑着,言语暗示。

方承宣端着搪瓷缸,喝了一口灵泉水,闻言看向刘岚。

剧情里,刘岚是个大嘴巴,有事没事都搅出些来,是个不讨喜的人。

但如今,他把刘岚的弟弟弄进后厨,刘岚对他的态度似乎变了。

方承宣知道,这样的改变,源自于利益。

但也无妨。

他笑了笑,温和道:“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暂时不用,但你可以找人问问,愿不愿意让你做个采买。”

“采买?”刘岚眼睛微微睁大,面上满是不解。

方承宣继续笑着,笑容浅浅却好像藏着深意,“嗯,正式采买一个月三十五块钱,比你待在后厨工资还要高。”

刘岚深吸一口气,胸口浅浅起伏,“我可以吗?”

“有我,你担心什么?”方承宣淡笑。

刘岚抿了抿唇,“这个,我找人问一问。”

方承宣唇角上扬,“嗯,去问一问,但你这人大嘴巴,有些话,需知道,得藏在心里。”

刘岚干干一笑,“我知道,你放心,我肯定不大嘴巴与你相关的。”

傍晚,后厨忙完,一群人下班,方承宣刚走出后厨就看到王兴发。

王兴发眼睛里带着试探,几步上前:“经理,关于轧钢厂的供应,你解决的怎么样了?要不要跟厂长说说?”

方承宣似笑非笑看着王兴发,淡淡道:“厂长说了,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事情我会解决,你不必太上心,不是多大点事。”

王兴发脸上的笑容僵了僵,“那是,经理得厂长看重,必然不会让厂长失望,那我就放心了,先回去了。”

方承宣点点头,越过王兴发走开。

他身后,王兴发脸色阴沉下来,眼睛冷冷盯着方承宣的背影冷哼,“乳臭未干的小子,我干了多年采买都没有成经理,你一个原本要成采买的,居然越过我成了经理,这次看你怎么跟厂里交代?”

说着,王兴发勾唇不怀好意一笑,心里哼道,还得再找几个关系好的,到时候把事情闹大。

方承宣走了一段,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王兴发。

王兴发立刻收敛脸上的表情,露出一抹憨憨的笑容。

方承宣跟着勾唇一笑,眼睛里是凉凉的寒气。

走到轧钢厂大门,方承宣就看到推着自行车的许大茂,与秦淮茹站在一起说话。

秦淮茹看到他,紧咬牙关,眼睛里满是怨怼仇恨。

许大茂看到方承宣,别过头无视。

方承宣懒得理会这两个都不是什么东西的家伙,越过他们就走。

“秦淮茹,想让我写谅解书放傻柱出来,你知道的我要什么?”许大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暗示淫意。

秦淮茹咬咬牙,“只要你愿意写谅解书。”

走在前面的方承宣,暗暗摇了摇头。

两次了。

秦淮茹,可不就恨死他了,但这跟他又真的有什么关系?

很快,方承宣回了四合院,一回来,就发现窗户被人砸烂,屋门院子被人泼满了粪水。

他眉头立刻一拧。

“对不起,都是我没有用,没有守好家里。”

陈云英一脸自责走到方承宣面前,噗通一声就跪下。

“你不要赶我走,我以后一定守在门口。”

方承宣阴沉的脸,顿时一阵无语,连忙将陈云英扶起来,

“陈大娘,现在已经是新国家了,不兴跪拜那一套,你若改不了这动不动跪的毛病,我可不敢在用你。”

方承宣语气沉了沉,脸孔严肃。

陈云英连忙摆手摆正,“我以后不跪了,你别赶我。”

方承宣暗暗咬住后槽牙,危险的眯了一下眼睛。

“陈大娘,你跟怜云没有事情吧?”方承宣询问。

陈云英摇摇头,“我们在老太太的屋子里,听到动静走出来,就这样了。”

“老太太说,叫我别动,回来让你处理。”

陈云英局促拘谨,手指不断蜷缩,自责的低头,喃喃道:“都是我的错,我没有守好家。”

“与你无关,是有人想报复我。既然你跟怜云无事,那你们就先待在老太太出,我出去一趟。”方承宣望着满地的狼藉,破旧的窗户冷冷一笑。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