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厂长的手不老实的动着,轻笑道:“这就是方承宣的高明之处,你以为他真的要你去干事的?不,他是在告诉我,要想你当采买,东风一起,我需要搭把手!”

刘岚眼睛瞪大,惊的吸气,“怎么感觉你们做事看都叫人看不懂,弯弯道道的,怪吓人的。”

李厂长笑笑:“你啊,脑子笨,老老实实的就行,这个方承宣是个有能耐的,也聪明的,你告诉他,这个采买你当定了。”

刘岚眼睛晶亮,热情扑上去一亲,“你真好,我知道了。”

两人再度温存一番,天色麻麻黑后,穿戴整齐,一个一个悄悄分开。

翌日一早。

方承宣起床洗漱,就看到陈云英已经起来,饭菜也已经做好。

“陈大娘早。”方承宣打了一声招呼。

陈云英拘谨一笑,“早,我做好了早饭,这就给你端上来?”

方承宣点点头。

吃过饭,方承宣叮嘱道:“四合院里的人,别理会,照顾好自己,万事有我。”

陈云英点点头:“我知道的,我会照顾保护好怜云。”

方承宣点点头:“也保护好自己,实在不行就去聋老太太的屋子。”

陈云英再度点头。

方承宣不在多说,起身走出家门,前往轧钢厂。

轧钢厂。

方承宣一进后厨,就看到了早早站在案台的何雨柱。

何雨柱看到方承宣,放下刀走上前,“经理,我以后都听你的,后厨的事情我一力都干了,你能不能放过贾张氏与棒梗?”

方承宣半眯了下眼睛,“何雨柱,你这是在拿后厨的工作威胁我?”

“你知不知道,轧钢厂咱们这个后厨,管着至少两千人的饭菜,饭菜若出了问题,你至少得坐牢两年,并被吊销厨师证,再不能做厨师。”

方承宣眼睛里一片寒凉,仰起头往何雨柱,唇角似笑非笑,“为了一个还不是你老婆的寡妇,值得吗?”

何雨柱暗暗咬牙,怒道:“方承宣,你这个人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方承宣冷笑出声,“你有同情心,所以你到现在,乃至十年后都是光棍。”

何雨柱气的抡起胳膊,“方承宣,你说这话就过分了吧?”

方承宣撸了撸袖子,何雨柱下意识往后一退。

结果方承宣只是接过刘杨递过来的围裙,何雨柱脸上变化青一阵白一阵。

“过分,我还能更过分,比如一会儿去执法所,说贾家威胁骚扰我写谅解书,严重影响我与家人的生活,你说贾张氏与棒梗会不会被加重惩罚,你会不会被再关进去教育教育?”

方承宣凉凉瞥了一眼何雨柱,越过他走到案台忙碌起来。

后厨的人眼观鼻,鼻观心,一个个低头麻利干着手头的事情。

刘岚望着这一幕,自认如今跟方承宣一边,指着何雨柱道:“傻柱,你不要欺负经理人好,好不好?你在这样,我告厂长了啊!”

何雨柱脸颊抽了抽,不爽的怒瞪刘岚,“你知道个屁,方承宣好人个屁!”

啪!

何雨柱摘下围裙,往旁边的桌子上一砸,来了又走。

方承宣余光瞥到,心里暗暗摇头,何雨柱也就仗着如今工人是铁饭碗,工厂不会轻易辞退他,不然这样的,他一来就要被厂长给辞退了。

准备好今天的饭菜,方承宣清洗案台,洗洗手,摘下围裙,准备出门一趟。

刘岚见大家都在堂口忙,连忙走到方承宣身边,示好的笑笑:“经理,我找人问过了,他说我能干。”

方承宣轻轻一笑,点点头:“嗯,我知道了,你嘴巴紧一点,另外不要听风就是雨,瞎去掺和。”

刘岚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知道,我大嘴巴,不聪明,不过你放心,我会听话的。”

方承宣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转头道:“对了,你有自行车吗?能不能借我用下?”

“有,我让刘杨推了在厂门口给你。”刘岚立刻点头,笑着示好。

方承宣点点头:“行,多谢。”

刘岚这边拉了弟弟就走,去取自行车。

方承宣跟着走出后厨,他前脚走,后脚王兴发就过来,一问他走了,眉头一皱,嘴里嘀咕道:“这个方承宣到底几个意思?那些供应商只找了一次就不找了?”

王兴发驻足沉思,复眯了下眼睛,“不行,我得去看看方承宣要去做什么?”

王兴发推着自行车出门,看到方承宣站在厂门外,他脚步一顿,推着自行车往旁边人群后躲了起来。

不多时,刘杨推着自行车过来,将自行车交给方承宣。

方承宣骑着自行车回了四合院,取了钓鱼杆和水桶,骑着自行车朝着什刹海而去。

一路上,王兴发骑着自行车偷偷跟踪,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