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点多,轧钢厂下班,方承宣收拾好后厨,便踩着夕阳霞光往大门口走去。

大门口处,不知道在轧钢厂哪里浪了一天的何雨柱也走了过来,两人对上。

何雨柱恶狠狠的磨牙,满脸都是痞横,“方承宣,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你好看!”

说完,大踏步离开。

方承宣望着何雨柱的背影,轻轻摇头。

蠢货。

在轧钢厂里几乎都已经要站不住脚了,居然还敢挑衅他?

方承宣缓步朝着四合院走去,半路上,许大茂骑着自行车从身边经过。

方承宣的目光落在自行车上,从口袋里掏出一百五十块,叹气:“看来有机会得从杨厂长那边弄一张自行车票!”

方承宣回到四合院,穿过前院中院,走到后院,看到自家屋前坐着的两个陌生女子,眉心轻蹙。

“哥!”

正在与人玩耍的方怜云余光看到方承宣,眼睛一亮,立刻激动高兴的喊了一声,小跑过去。

方承宣弯腰将方怜云抱起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陈大娘陈云英站起身,“你回来了,这位姑娘是专门来找你的,这一位是邻居家的妻妹。”

陈云英简单介绍了一下,对着方怜云招手道:“怜云,哥哥有事情要谈,你跟大娘去厨房玩一会儿。”

方怜云朝着方承宣看过去,小眼睛剔透无辜。

“想去就去,不想去就留下。”方承宣摸了摸方怜云的头,面上带笑,语气温和。

方怜云用力抱紧他,“我要跟哥哥。”

方承宣轻轻颔首,侧头看向陈云英:“大娘去准备饭菜,怜云我来照顾就行。”

然后淡淡朝着家门口的两个陌生身影看过去,暗暗打量。

两个年轻女子,看着都二十岁左右出头,一个穿着一件红色碎花外套,下搭配着黑色的裤子,梳着两个麻花鞭子垂在胸前,皮肤泛黄泛黑,模样普通。

另外一个穿着一件深蓝色羊绒长袖裙,手工制作,领口,腰间,袖子裙摆,都添加了一点设计,看起来明丽时尚,衬的本就白皙的肌肤,越发的白亮剔透。

如果说旁边的女子是普通,那么她就是明艳绝色,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朱,琼鼻星眸桃花眼,端是令人惊艳。

他在打量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着他。

很明显,二人不可同日耳语。

“你就是方大哥吗?我叫林巧巧,我姐夫是张阳德,我常听我姐夫提你,说你特别厉害,一进轧钢厂就是食堂经理。”

林巧巧主动上前,挡住了旁边的女子,热情的打招呼。

方承宣颔首,态度看着客气,实则冷漠疏离。

林巧巧脸上的笑容有些保持不住,眼底涌起一抹委屈与恼怒。

方承宣才懒得管林巧巧,他往桌子边走了几步。

“不知道姑娘是谁?又缘何找我?”方承宣神色淡淡,眼中掠过一抹好奇,他在四九城没有可能来找他的人。

这边,容心蕊打量过方承宣,伸出手:“你好,我叫容心蕊。”

方承宣望着对方伸出来的手,眉头轻拧,到底还是虚虚回握,“你好,方承宣。”

容心蕊随着握手,黛眉讶异挑起,握手礼并不大兴,很多人并不会回握她的手,反而古怪的看着她。

她立刻对方承宣升起一抹好奇,扬起一抹温柔浅笑开口:“我来找你,是想你提供我一些你的鱼饵。”

方承宣听到姓容,心中已经了然,点头道:“要多少?”

容心蕊歪头想了一下,美眸剔透认真,“我要的多,能便宜吗?”

方承宣额头青筋挑了一下,脸色一言难尽。

容心蕊不好意思的笑笑,解释道:“我爷爷就喜欢钓鱼,没有别的爱好!”

“昨天你送的那一盒鱼饵,一天就霍霍完了。”

方承宣忍不住摁了摁额心,再次后悔自己为了避免麻烦送鱼饵的举动。

“便宜一半,限量卖,每天十个。”

方承宣喂给方怜云一颗橘子糖,放下方怜云。

容心蕊一脸娇俏可爱的讶异道:“啊,才十个啊!”

方承宣目光在对方明艳的容颜上扫过,面上仍旧淡淡,“要就要,不要就十个也没有。”

容心蕊顿时不敢讨价还价,忙点头应道:“要。”

末了,赶紧掏出五块钱。

方承宣接过五块钱,将钱塞到方怜云口袋,揉了揉她的脑袋:“给怜云的零花钱。”

随后看向容心蕊,示意道:“你在这里等一下。”

容心蕊明艳的脸上扬起一抹乖巧的笑容,点点头。

方承宣多望了一眼容心蕊,转身走入正房,取出十个鱼饵,随便用纸张包裹起来。

容心蕊得了鱼饵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