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厂长眼睛顿时一亮,当下拿筷子夹了一筷子放嘴里。

“啧,好吃。”

赞了一声,他立刻给今日的饭菜里放了两筷子,搅拌一番,再品尝。

“嗯,加了豆豉酱的菜,的确味道更好,你这豆豉本身也能算一道菜了,就着你这豆豉,我都觉得自己能多吃一碗饭。”

杨厂长夸奖道。

方承宣浅浅勾唇,“厂长你喜欢就行!”

“喜欢,但不能白拿你的东西,你这豆豉酱多少钱,我用钱换。”杨厂长笑着道。

方承宣跟着笑笑,“厂长,若没有你,我当不了轧钢厂的后厨经理,一点自己做的酱不算什么?”

“不过,我如今大小也算是轧钢厂的领导,我想问一下,厂里面的自行车票,能不能有我一份?”

方承宣笑看着杨厂长,食指挠挠头,一脸不好意思。

杨厂长右手抬起,食指笑指方承宣,“你小子,想买自行车了?”

“想,这不经常来回,没有个自行车不方便,另外还想要缝纫机票,收音机票,手表票,电视票。”

方承宣扬起唇角,笑的一脸单纯,迎着杨厂长微微震惊睁大的眉眼,解释道:“这不,我今年二十二,还没有结婚,也不知道哪天就遇上对的人了,想着提前准备着。”

杨厂长忍俊不禁的笑出声,“你小子,不愧是个心中有成算的。”

“自行车票,我这里还有两张,且匀给你一张,至于三转一响的其他件,以后有了的话,给你留意着。”

杨厂长朝拉开左侧办工桌的抽屉,取出一张自行车票递给方承宣。

方承宣一脸喜色,高兴的伸手接过,感激道:“谢谢厂长。”

“厂长放心,你对我好,我记在心里,大的方面我回报不了你,但豆豉酱管够!”

杨厂长再度笑出声,“你小子,是个好的,放心,厂里面有什么福利,少不了你!”

“谢谢厂长,那我就先走了,您忙完了,也早点休息。”方承宣客气的关怀道。

杨厂长点点头:“嗯,知道了,你也早点休息。”

方承宣起身走出厂长办公室,低头看着手上的自行车票,淡淡一笑。

轧钢厂里的人与事,目前来看,还都蛮有意思。

走出轧钢厂,方承宣立刻去了供销社,趁着供销社关门前,买了一辆凤凰牌自行车骑回了四合院,一路收获四合院人惊讶的眼神。

“哟,方承宣,你买自行车了?”

张阳德下了班回来没有看到方承宣,就在院子处等着,几乎方承宣一进来就看到了推着自行车的他,当下起身走了过去。

他身旁,林巧巧也跟着起身,亦步亦趋的走了过去。

来到方承宣面前,羞涩一笑,轻喊:“方大哥。”

方承宣态度漠然的点点头,转头看向摸着自行车的张阳德,“嗯,来回不方便,所以就买了一辆自行车!”

“有你的啊!这一晃成了轧钢厂后厨的唯一的经理,一个月九十块工资,如今连自行车都有了。”张阳德眼睛里止不住的艳羡。

方承宣勾唇,语气淡淡道:“张大哥是不想买,若想买,也不是买不起,就别调侃我了。”

张阳德点点头:“那道是,家里就我跟你嫂子,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事,买个自行车不划算!”

方承宣将自行车推到屋檐下停好,用供销社售货员推荐的锁链一锁。

转头看向张阳德,淡淡道:“忙了一天了,我去洗漱一回儿,就去休息,就不配张大哥聊了。”

张阳德还想跟方承宣提一提与自己妻妹之间的事情,闻言,顿时也不好开口,点着头道:“行,那改天空了在聊。”

方承宣点点头,这时,聋老太太屋子里听到他身影的方怜云跑了出来,露出灿烂的笑容,扑过来抱住他的腿。

“哥,你回来啦!”

方承宣摸了摸她的头:“嗯,回来了,怜云有没有乖?”

“怜云有乖,大黄也乖。”方怜云看着脚下的大黄,开心的笑成个福娃娃。

两人正在说话,林巧巧看到陈云英,眼睛里闪过一抹不怀好意,冲着方承宣告状道:“方大哥,你家的保姆,好没有家教,我给怜云一个苹果,她却阻拦,还说我们不熟。”

陈云英立刻局促紧张起来,手无意识的抓住衣襟,脸色瞬间失色,抿着唇,眼睛里盈满了泪花。

“我家保姆有没有家教,还轮不到外人来说,另外,我们本来也不熟。”

方承宣语气冷漠,眼睛里眸光凉凉的。

本以为自己要被赶走的陈云英眼睛瞪大,嘴巴张圆,傻愣在原地。

方承宣却不看林巧巧也不看陈云英,低头看向方怜云。

“怜云记住了,不要乱接别人给的东西,你想要什么,哥哥都给你买。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