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下班,方承宣推着自行车走出轧钢厂,回到四合院。

人刚踏入后院,看到坐在门口的身影,一怔。

“嗨,我又来了。”容心蕊见方承宣回来,站起身,对着他摇摇手。

方承宣俊眸倏地一深,点点头。

今日的容心蕊,穿着一件白色刺绣设计的裙子,盈盈而立,诸身都仿佛流转着光芒,好看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又要鱼饵?”方承宣推着自行车到屋檐,停好锁上开口。

容心蕊轻轻一笑,笑容如花绽放,“嗯,再来十个。”

方承宣眉梢一挑:“这才三天吧?”

容心蕊一怂肩膀,美眸里尽是无辜,“爷爷就这么一个爱好,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方承宣不在多说,“你等一下。”

说着,走回房间。

不多时,他拿着一张白纸包裹的鱼饵走了出来。

容心蕊勾唇露出一抹明艳的笑容,从口袋掏出一张五块钱:“给!”

方承宣接过钱。

刚准备装好,送容心蕊离开,就听到一声满是恶意的声音。

“执法者同志你看,他们两个在投机倒把!”

张阳德不知道何时,竟然带着两个执法者从外面走了进来。

容心蕊一怔,从未遇到这种事情的她,下意识往方承宣身边躲了一下。

方承宣看了一眼容心蕊,她脸色都变白了。

他不动声色挡住她,抬头看向执法者,“执法者,误会了,这是我祖爷爷方康伯朋友的孙女,因为知道我祖爷爷离开,只剩下我与妹妹,所以便让孙女过来看一看。”

张阳德望着方承宣,一副要方承宣好看的模样,冲着执法者同志道:“执法者同志,你别听他胡说,他们就是在投机倒把,这都不是第一次了。”

“你看那女人手中的白纸包,那就是他们交易的东西。我们刚来的时候,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他们一个给白纸包,一个给五块钱。”

张阳德上蹦下跳的说着,力图落实方承宣投机倒把。

方承宣朝着张阳德看了一眼,眸色冷黯。

倒是不曾想,不过是拒绝了张阳德介绍的妻妹,竟然就被张阳德如此报复。

“执法者同志。”方承宣喊了一声,拿过容心蕊手上的白纸包打开。

“你们看,若非善意的相帮,两位觉得十个鱼饵,能卖到五块钱?”

方承宣姿态大大方方,气息从容平稳。

执法者同志不是没有见过投机打把的,哪一个被发现了不是心虚的乱窜。

躲藏在方承宣身后的容心蕊,随着方承宣的话,冷静下来。

她不过是刚遇到这样的事,没有经历过,一时慌了。

“执法者同志,我们真没有投机打把,还请你们明察啊,另外,我姓容,是宣房路大院的,不信的话,你们可以随我回家问问我家人。”

两位执法者看看方承宣,又看看容心蕊,此时二人都一副坦荡荡的模样。

“看来真不是投机打把,你以后不要乱报案,这还是你们邻居呢,得多见不得人好,才会想着报案?”

执法者朝着张阳德看了一眼,冷冷说道。

“这次鉴于你是第一次,就不多做惩罚,若是下次再虚报案,就把你关进去教育一番。”

张阳德一脸着急,指着方承宣与容心蕊就道:“执法者同志,我是他们邻居,方康伯根本就没有什么有钱的朋友,他们就是在投机倒把。”

“一个鱼饵五毛钱,你会买?”执法者笑着问道。

张阳德立刻摇头,有五毛钱,他卖肉不香吗?

执法者见状,轻笑道:“看,你都不会买,别人做什么花这么高的价钱买?有这钱,还不如买条鱼呢!”

说着,执法者就离开。

方承宣朝着张阳德望去,冷笑一声:“张大哥,这次看在你当初善意帮了我一把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再有下次,你就尝尝我的手段吧!”

张阳德被那冷锐的眼神,看的一怂,猛地一缩肩膀。

方承宣不在理会张阳德,转身看向容心蕊,“没有吓到吧?走吧,我送你回去。”

容心蕊扫了一眼张阳德,眼中又怒气翻腾,娇娇哼了一声,随着方承宣离开。

方承宣亲自容心蕊前往宣房路的公交站一起等车。

“今天不好意思,因为我的缘故才有这么一出,抱歉。”方承宣道歉道。

容心蕊摇了摇头:“不是你的错。”

想了想,又问道:“那我之后,还能来有鱼饵拿吗?”

方承宣俊眸轻眨,笑了笑:“你想要就过来。”

容心蕊立刻露出一抹笑容,“公交车要来了,我先走了。”

方承宣没有说话,公交车来了以后跟着走上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