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承宣实话实说。

随后垂眸思考了下,又道:“另外,你也别想太多,就何雨柱那跟寡妇纠缠不清楚的模样,就算好人家的姑娘嫁过去,你觉得日子能好?”

聋老太太沉默着呼出一口浊气,“你多收拾收拾几次傻柱吧!”

方承宣忍俊不禁,噗嗤笑出声,“再说吧,我日子过的好好的,才懒得管别人,就何雨柱,他是主动往秦淮茹那坑里跳,别人想拦也拦不住。”

不过,倒也不是没有变数。

方承宣在心中暗道了一声,俊眸轻眨,想到自己揭露一大爷易中海与秦淮茹之间有染的计划。

只是不知道何雨柱捉奸在床,亲眼目睹,能不能开窍,明白些什么?

这变数,因着何雨柱的傻,还未必是变数!

“天色不早了,聋老太太,我就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方承宣眉眼淡淡,含笑起身。

聋老太太点头。

方承宣带着方怜云回了家,想了想,从小院里翻出两瓶酒,一只烧鸡出门,从在院子喝酒的二大爷门前经过。

“咦,方承宣,你这提着酒又提着鸡的要去哪?”

二大爷刘海中的视线在那烧鸡上转了一圈,抬手招了招:“来来来,喝酒吗?一起!”

方承宣淡淡一笑:“二大爷,我去找三大爷喝酒,这不,过段时间就九月一了,我想送怜云去学校,想拜托三大爷帮帮忙。二大爷要不要一起,顺便也帮我说和说和!”

二大爷刘海中一听,笑道:“都是一个大院的,彼此帮助,你既然都开口了,二大爷怎么能不帮你,走,去你三大爷家!”

方承宣被二大爷刘海中拉着走向三大爷阎书斋家,见状唇角轻扬。

两人一起走到三大爷阎书斋家,三大爷正蹲在屋檐下给自行车上油。

看到刘海中淡淡瞥了一眼,看到方承宣以及手中的东西,眼睛也亮,站起身把手中的机油放到窗台。

“二大爷,方承宣,你们来找我?”

三大爷阎书斋笑的一脸灿烂,在衣服上戳了戳手,走过去接过方承宣拿的东西。

不等方承宣说话,刘海中道:“这不,方承宣想让怜云上学,特地带着白酒与烧鸡打算跟你喝一杯。”

刘海中端着一副官架子的模样,笑了一下,继续说道:“都一个大院的,我又是大院的二大爷,便跟他一起过来,来老阎,让我们喝一个。”

阎书斋朝着方承宣望了一眼,眼睛里闪过一抹得意,暗道哼,还不是要带着东西来求我。

心里美的不行的三大爷阎书斋,左手提着白酒,右手端着烧鸡,猛地嘶了声。

“二大爷,方承宣来找我给怜云上学的事情,那是我们的事情,我跟方承宣说,就不留你啦!”阎书斋出了名的爱算计,爱占便宜,怎么能允许刘海中占便宜,笑眯眯的说道。

刘海中面上带着笑,眼里的光却并不好看,闻言,拿着官腔,捏着架势道:“都是一个大院的,方承宣与方怜云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管?”

“不过我说啊,阎书斋,你这都拿了人家方承宣送来的东西,莫不是不打算办事?”

刘海中伸手弹了一下白酒瓶,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三大爷阎书斋轻轻笑着,“怜云没有到岁数,上学哪里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刘海中立刻怼道:“得了吧,你在红星小学多少年了,不过是多一个报名名额而已,不信你搞不定,你不会不想弄,还想占方承宣便宜?”

方承宣安静的跟在二人身边,看着两个人掐起来,俊眸含笑。

“二大爷说的是,三大爷,只要你帮着怜云上学,回头我再送你两瓶酒,四斤重大鱼,二大爷也上心了,为表感谢,我也送二大爷一条鱼,我钓鱼技术还不错。”

方承宣微笑着,趁机将二大爷刘海中绑上一条船。

一条鱼不多,但是白得,做事的又是三大爷阎书斋,二大爷只需要动动嘴皮子,不信他不帮忙。

刘海中笑道:“还是你小子有心,阎书斋,一个大院的,你不会连这点事情都不帮,你这还怎么做大院人的三大爷?”

“行了行了,我们一边喝酒一边吃烧鸡,相信你肯定能让怜云去上学的。”

二大爷刘海中笑着推了一把三大爷阎书斋。

三大爷阎书斋被推的一阵不爽,凭什么刘海中什么也不做白得一条鱼。

“方承宣,你之前可说要给我家连着送一个月的鱼!”

三大爷阎书斋语气不满的说道。

方承宣勾唇笑起来,“所以三大爷是答应一定帮怜云今年入学了?”

三大爷阎书斋一噎。

“答应了答应了,这对你三大爷来说就动动嘴皮子。”二大爷刘海中坐在那里,一副领导模样,拿捏着架势说道。

三大爷阎书斋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