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方承宣一拳打在何雨柱的眼睛,扯住何雨柱衣领,再来一个膝盖顶。

何雨柱被打了两下,痛的脸都扭曲了。

“方承宣,你敢打我,真以为我是泥捏的?”

何雨柱怒了。

他好歹也是四合院一霸,真动手,不信就打不过方承宣。

当下撸了袖子,怒气上头。

两个人你来我往。

方承宣到底练过,跟何雨柱的野路子不一样。

而且何雨柱的四合院一霸,也不过是打许大茂打出来的。

许大茂能有多少战力。

不一会儿,何雨柱就被撂倒在地上,被方承宣一通拳打脚踢。

一大爷易中海见状,悄悄让人去报案叫执法者过来。

不多时,执法者过来,何雨柱此时已经鼻青脸肿,眼睛眯成一条缝隙。

见了执法者如见了亲人,立刻叫喊道:“执法者救我,方承宣要杀人了。”

方承宣看到执法者来,就收了手。

执法者同志走进来一看,不由一笑:“又是你们!这次又是怎么了?”

方承宣扫了一眼何雨柱,“何雨柱当着女同志的面,败坏我的名声,一而再再而三蓄意报复,我就动手了。执法者同志,我愿意赔偿。”

执法者同志看了一眼方承宣,低头看向何雨柱:“你说说你,怎么就你事多,才刚从执法所出来,你就报复人家?”

何雨柱站在方承宣的对立面,闻言:“我哪里有报复,我又没有说错,他的确不敬长辈,欺负寡妇。”

“四合院里,我哪里来的长辈,至于欺负寡妇,我怎么欺负了?就因为我不接济她,任她予取予求,就成了欺负?”

方承宣轻蔑的扫了一眼秦淮茹,语气讥讽。

执法者同志看看两个人,“行了,你们打算公了还是私了?”

何雨柱想也不想,咬牙道:“绝不私了,执法者同志抓他。”

执法者同志看了一眼何雨柱,对方脸上明显要方承宣好看的模样,摇摇头:“如果你不私了的话,那么你也要被关进去!”

何雨柱猛地瞪大了眼睛,反问道:“凭什么?是方承宣打的我,为什么还要关我?”

“因为你当着别的女同志的面,污蔑造谣人家,毁人家名誉,他打人要教育,你造谣污蔑也要教育。”

执法者同志淡淡说道。

“你出来,不会又想进去?这样,你们私了,你给他道个歉,保证不在造谣污蔑。”执法者同志对何雨柱仰头示意了一下,转头看向方承宣。

“至于你,打人是不对的,赔偿他两块钱医药费,这事就结了。”

方承宣从口袋里掏出两块钱,“我打人有错,我愿意赔偿。”

何雨柱看着方承宣,低头看着那两块钱,心中气的要命。

他出来之前,可是赔偿了方承宣十块钱,可现在方承宣只配给他两块钱。

越想越憋屈。

何雨柱牙关一咬,面上发着狠。“我不接受私了,不就进所里教育,教育就教育。”

方承宣半眯了一下眼睛,心底冷笑了一声。

执法者同志朝着何雨柱看了一眼,“行,那你们都给我去执法所。”

两个人去了执法所,录笔录,接受教育。

方承宣态度认真,表示自己一定反省悔改,执法者便道他可以回去。

就在他刚站起来,一个被抓进执法所审问的人贩子带着手铐被转移的过程里,走到大厅忽然反抗。

方承宣距离最近,被人贩子用手铐套出脖颈,挟持成人质。

顿时,被挟持的他脸颊肌肉抽了抽,眉宇间一阵无语。

这都什么事?

跟容心蕊相处的那一点好心情被破坏殆尽。

听到对方又是人贩子。

方承宣手一抓人贩子的手,一个背摔,把人摔出去,趁机一拳打在人贩子肚子,趁着对方痛的痉挛,一个手刀敲晕对方。

一系列动作做完。

方承宣望着一群愣住的执法所,动作一僵。

“我这算配合执法者抓捕人贩子吧?”

执法者同志这才回神,一群人动起来,赶紧把昏迷的人贩子抓住,唏嘘的看向方承宣。

尤其是给方承宣录笔录的执法者,直接走出来一拍方承宣的肩膀,“小子,你这身手,赶上我们执法者了。”

方承宣干干笑了笑:“我跟退伍老兵学过,自己痴迷这个,所有上过心。”

记忆里,原身的农村的确有一个老兵,原身也的确与之关系匪浅,那个老兵因为疾病去世,也不怕查。

“就你这身手,看来你打人都克制着。”执法者同志想到何雨柱身上的伤,除了脸之外,其他地方,都不伤筋骨。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