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见人,她朝着拱门处走去,一边走一边轻喊:“老易?”

途经中院,夜里睡的警醒,就为了逮一大爷易中海把柄的二大爷刘海中听到动静,猛地翻身。

“老易?”

二大爷刘海中侧耳聆听,笑了起来:“那是一大妈的声音。”

二大妈迷迷糊糊翻身,看到二大爷刘海中坐起来,打着哈欠道:“大晚上的你还不睡?”

“你睡吧?我还有事。”二大爷刘海中勾起一抹兴奋激动的笑容,三两下穿好衣服,踩着鞋,偷偷摸摸的出门。

方承宣抱着大黄在拱门处的暗处站着,看着大晚上热闹纷纷的中院。

“大黄,去那边的贾家,去用身体撞门,把里面的人弄醒。”方承宣摸了摸大黄的头,弯腰放它下地。

大黄乖巧的钻入夜色里,砰砰砰用身体撞门。

贾家里,三个孩子睡的雷打都不醒,而被砰砰砰撞门动静吵到的贾张氏带着起床气睁开眼睛。

下一刻,她看着秦淮茹空着的地方,气的咬牙切齿,胸口剧烈欺负。

“秦淮茹!”

贾张氏磨着牙,披上衣服就出门。

方承宣看着完成任务讨赏蹭他的大黄,弯腰把它抱起来,拿出一块小院的牛肉喂它。

而中院是彻底热闹了。

“老易?”

一大妈忽然看到一个人影从何雨柱家的地窖走出来,立刻拿手电筒看过去。

一大爷一惊,“你怎么醒了?”

一大妈拧眉,“老易,大晚上的,你去傻柱家地窖做什么?”

一大爷面上慌乱了一下,夜色里看不真切,很快他就恢复了原本好脾气的老好人模样解释道:“这不是傻柱又被关到执法所,我来地窖取一些粮食送过去。”

二大爷刘海中的声音横插进来,“取粮食,为什么不白天娶,莫不是傻柱家的地窖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人?”

躲藏在地窖里,听到动静的秦淮茹,怀中抱着一大爷易中海送过来的十斤米,一脸忧心急色。

就在这时,贾张氏的声音尖锐响起:“秦淮茹你个贱蹄子,大晚上的不睡觉你是不是去私会野男人去了,你给我滚出来,我告诉你,你是我贾家的媳妇,别想做对不起我儿子对不起贾家的事情,更别想改嫁!”

在场听到贾张氏声音的几人,纷纷面色大变。

一大爷易中海眉头一拧,担心地窖中的秦淮茹。

秦淮茹抱着米面,满脸懊恼。

一大妈望着一大爷,心一抽一抽的疼。

有些事情哪怕自己依稀有点感觉,但真正撞破之时,那种痛还是令人难以承受。

一大妈捂着心脏,声音发抖:“老易,我心口疼,你快扶我回去。”

到底是自己男人,一大妈咬着牙,打算带一大爷离开。

二大爷刘海中好不容易抓到一大爷易中海的把柄,怎么能叫他走?

“一大爷你别走,你说清楚,大晚上的,你跟秦淮茹在地窖里做什么?”

二大爷刘海中的声音很高很大,漆黑的四合院里,中院家家户户的灯都亮了起来。

“刘海中,地窖里哪里有人,你不要乱说。”

一大爷易中海怒斥二大爷刘海中,心中一片懊悔。

本想着刘海中喝了酒,怕是一觉道天明,没有精力盯着他,没有想到一大妈起来了,他也起来了。

“呵!”

二大爷刘海中冷呵了一声。

“秦淮茹在没有在地窖里,叫个人下去看看便知道了。”

“我去,我去。”

人群里有人高声喊道。

二大爷刘海中看过去,见是许大茂,笑道:“行,你下去。”

方承宣抱着大黄看着这一幕,头疼叹气,抬手扶额。

让许大茂下去,就许大茂与秦淮茹那不清不楚的关系,能说地窖里有秦淮茹才怪。

“地窖里那么黑,许大茂一个人下去能看清什么,怎么也要三四个人一起下去。”

方承宣捏了捏嗓子,伪装沉张阳德的声音喊道。

二大爷刘海中一听点头,“有道理,你们,也跟着许大茂一起下去。”

许大茂顿时嘴角一扁,不愉快的道:“我一个人下去怎么就看不清楚,那么小一个地窖,有必要几个人下去?”

一大爷易中海跟着帮腔,“就是啊,让许大茂下去得了。”

这时,贾张氏冷哼着喊道:“别说了,我下去。”

说着推开所有人,拿着手电筒就下了地窖。

一入地窖,看到秦淮茹,贾张氏二话不说就一个巴掌抽过去。

“贱人,你半夜三更跟一大爷做什么?”

贾张氏愤怒的胸口起伏。

秦淮茹连忙解释道:“婆婆,你别误会,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