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

方承宣起身洗漱一番,推着自行车出门,立刻迎上一张笑脸。

“方经理,又见面了,我是小郑,这些是我们老板给你的一点见面礼。”

郑丰手提着一袋粮食,一袋麦乳精,罐头点心,一瓶酒,姿态十分热情。

方承宣抬手挡住对方将东西往自行车上放的动作,“小郑是吗?我说过了,我与你们老板不熟,这东西,更是收不得!”

郑丰仰头笑着,“方经理,从前都是误会,我们老板很真诚的想要与您交朋友。”

以为方承宣是不知道这礼物中的门道。

郑丰笑着露出里面的票与钱。

方承宣淡淡的看了一眼,面上没有任何波动,“你们老板是打算用这样的办法,替人解决我,那也就小看我了。”

说着。

他推开郑丰凑近的手,推着自行车离开。

郑丰留在原地,眉头蹙起。

这时,四合院里,三大爷阎书斋推着自行车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门口提着礼物的郑丰,又看了一眼离开的方承宣。

“你找方承宣?”

三大爷开口。

郑丰立刻回神,转头看向三大爷阎书斋,“您是?”

“我是方承宣的三大爷,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三大爷阎书斋笑着说道。

郑丰眼睛一亮。

是啊。

他走不通方承宣的路,可以走方承宣亲人的路。

顿时,郑丰热情的走上前,“是方经理的三大爷啊,我叫郑丰,是安华供货的,这次来找方经理,就是希望方经理能让安华继续成为轧钢厂的供货。”

“哦,这事啊!”

三大爷阎书斋的点着头,一双眼睛瞟向郑丰手中提着的东西,暗示道:“我也不是不能帮你。”

三大爷阎书斋在心里,飞速的波动心中的小算盘。

郑丰是个有眼色的,一听立刻将手中提着的东西挂在三大爷阎书斋的自行车上。

“三大爷只要能让方经理改变态度,除了这些东西,还有呢!”郑丰笑盈盈说道。

他以为方承宣三大爷这个身份,对方是方承宣的亲戚,觉得东西给方承宣以及给这位三大爷是一样的。

只要收了东西,他们安华自然能拿捏。

三大爷阎书斋眼睛肉眼可见的变亮,脸上的笑容也灿烂了几分,“放心,我会跟方承宣说的,那这东西……不会收回去吧?”

郑丰立刻摇头:“怎么会?这就是给您的。”

三大爷笑的更开心了,“那行,我先回去把东西放了,就不跟你多说了,一会儿还要去学校呢!”

“嗯,那您忙。”郑丰立刻笑着点头。

三大爷阎书斋推着自行车又回了自家的家,刚走到的门口就喊道:“老伴快出来帮我提东西。”

三大妈闻言立刻走出来,看着三大爷阎书斋车上挂的东西,惊讶挑眉:“你哪里来的东西?”

一边说,一边将东西提起来翻看。

这一看,三大妈猛吸一口气,掏出点心里的票与钱,“天哪老阎,你看,这里面有钱跟票,厚厚一沓,少说也有一百块。”

三大爷一笑:“哟,还有这意外之喜,行了,钱票什么的给我,我藏起来,其他东西都收起来。”

“这个方承宣还真厉害,成了经理还有人来送好东西,刚好方承宣求我让方怜云上学,不信我收了这些东西跟我计较。”

三大爷阎书斋想的美滋滋。

另外一边,方承宣已经来到轧钢厂,一番忙碌,看着饭菜都到了饭堂口,各个食堂正常运转。

他十分满意的颔首,准备离开,就看到仍旧鼻青脸肿的王兴发,俊眸轻轻眨了眨。

王兴发在看方承宣,心中愤懑,却不得不走上前。

“方经理。”

方承宣眼神淡淡看过去,“有事?”

王兴发戳着手,有些局促又有些理所当然,“是这样的,关于采买,我觉得原来的供应还可以,之前都是一场误会,几个供应商想请你吃一顿饭,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仍旧让他们供应如何?”

方承宣静静盯着王兴发。

王兴发被盯的一阵不自在。

他笑了,“几个供应商手中压着大批要提供给轧钢厂的粮食他蔬菜,粮食还好,蔬菜怕是保存不了,如今急了?”

王兴发吸了口气,整个人下意识的往后一退,摆出一副防备的姿态。

“王兴发,我是不会改变供应商的,当然如果你能说服杨厂长,也不是不能,毕竟改换供应商是经过杨厂长同意的,我是杨厂长带进来的,是不会落了他的话。”

方承宣直白的说道。

王兴发咬着牙,“方承宣,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