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四合院,方承宣骑在自行车上,一脚踏着脚蹬,“来,上来吧!”

容心蕊红唇轻轻抿了一下。

之前没有印象,这会儿才发现,坐在方承宣的自行车后面,两个人的距离太过亲密了一些。

她脸颊微微泛着红晕。

“嗯。”

轻轻坐好。

方承宣见她拘谨的抓着自行车的后座,出声道:“你另一只捏着我衣服,稳一些。”

容心蕊抬手捏着他的衣服,动作轻似羽毛微触他的后背。

他的心一颤。

随后忙收敛心神,一踩脚蹬,让自行车稳稳的行驶,大概是后座坐着容心蕊。

方承宣头一次骑自行车骑的如此认真。

仿佛后面坐着极为珍贵的珍宝。

“你平日里都会做些什么?”

一路上有些安静,方承宣骑着自行车,开口闲聊。

容心蕊听他说话,原本羞涩不自在消散了一些,红唇浅浅一笑:“之前都在国外,后来回国后,在大学跟在我奶奶身边做助教,偶尔在投稿一些文章。”

“怨不得你教怜云的时候特别像老师,原来当真是老师。”方承宣声音里透着笑意。

容心蕊轻轻笑笑:“我听陈大娘说,你打算让怜云上学?”

“嗯,怜云因为之前的经历比一般孩子懂事,大院里也交不上什么朋友,就想着去学校。”

“也没有想着让她一开始读出什么成绩来,想着先念一年,多与同龄人相处一番,到时候在复读一年。”

方承宣轻声回应,说着自己的安排与考量。

容心蕊美眸微微睁大,“你倒是跟别的人不一样,很多人如今还认为女孩子不需要读书,只需要嫁人。”

“那都是没有读过书的人才会这么说,但凡读过书,就会知道读书的好。”

“而且女孩子多读点书,多了解一下世界才好,就算未来要嫁人,也有更多的选择。”

“人啊,都是慕强慕优秀的,强大优秀的人,不拘男女总是特别容易吸引人。”

“比如你。”

方承宣笑着说道。

淡淡的三个字,明明声音轻轻,语气平和,偏带着令容心蕊脸红的东西。

容心蕊借着方承宣看不到,嗔瞪了一眼他。

这家伙,看着老实,但一点都不老实呢!

然而她不知道,她脸上不止不讨厌他的不老实,反而红唇明媚上扬,笑的娇俏美丽。

“你读过书?”

容心蕊平复心情,好奇的问道。

方承宣踩着自行车,淡淡道:“读过,但不多,大多数都是自学。”

“自强不息,厉害。”

容心蕊夸奖道。

方承宣忍俊不禁,轻笑摇头:“可不能这么夸。”

两个人有说有笑,时间流转的飞快,很快就到了宣房路,方承宣放缓自行车的速度,一捏刹车。

“到了。”

方承宣回头看向容心蕊。

容心蕊一惊,看向周围,“啊,到了?这么快?”

方承宣轻笑:“是挺快的,我已经很是放缓速度了。”

容心蕊挑眉,娇看方承宣。

这个男人,变坏了呢!

“你在哪所大学做助教,我有空的话,去那看你。”方承宣看着站定的容心蕊,声音温和中透着几分期待。

容心蕊浅浅一笑:“bj大学。”

“北大?”

方承宣惊讶的看向容心蕊,真心夸奖道:“你果然很厉害。”

“没有了,我也是托了我奶奶的福。”容心蕊摇摇头,自觉自己并没有十分厉害。

方承宣真诚夸奖:“纵然有你奶奶的原因,但你若没有那个能力,学校也不会接受你,而且我相信你奶奶也不是那种为了孙女开后门的人,你是真的厉害。”

容心蕊一怔。

一直以来,她听到的声音,都是她年纪轻轻进北大,是因为奶奶的缘故。

但奶奶是什么性子,她很清楚。

“方承宣,谢谢你。”

容心蕊忽然展颜一笑,美眸明亮夺目。

方承宣看的一痴,摇摇头:“我没有做什么,好了,天色也不早了,快回家。”

容心蕊点点头,看着方承宣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转身脚步轻快的走回大院。

方承宣望着她的背影消失,推着自行车转弯,就发现面前站着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梳着个大背头,手上带着一款大盘表,脚上踩着一双黑皮鞋,眉眼锐利透着一股不好惹,正盯着他。

“你是谁?与容心蕊是什么关系?”

男人语气不善。

方承宣俊眸轻眨,淡淡开口:“你又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