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承宣随着声音看过去,就看上被执法者押着的王兴发与宋德,此时宋德脸色发白后悔,王兴发则阴沉着一双眼,怨毒的看着方承宣。

“方承宣,都是你害的,我一定要你好看!”

王兴发心中翻滚着怨恨,一双眼睛阴狠发红,冲着方承宣放着狠话。

押着他的执法者呵笑了一声,“我们面前还敢放狠话叫嚣,看来劳改你一年轻了。”

王兴发抿唇咬牙,满心都是不忿。

上天太不公平了。

旁边的宋德脸色发白,眼神拜托请求:“方承宣,我错了,求求你,替我求求情,放过我吧!”

方承宣满脸无语。

还真在执法所看到这两个人了。

“你们做的事情是违法乱纪的事情,没有人能帮你们求情,既然做了,就要承担责任,你们得庆幸,事情发现的早,不然你们就不是劳改一年。”

宋德还想求情,执法者推了他一下,“违法乱纪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没有人能帮你们,好好劳改,出来后,踏踏实实做人,别在搞那些小心思。”

两人被执法者押走。

方承宣迎着执法者打量的眼神,讪讪的摸了摸鼻子。

“原来他们口中的方承宣就是你啊,你这一天到晚,还真是麻烦不断!”

执法者忍不住感叹。

毕竟,方承宣可是短时间内,一而再再而三被报案牵扯进来的人员之一。

方承宣嘴角抽了抽,“不招人妒是庸才,没办法。”

执法者一笑:“你倒是敢自夸。不说了,我去将何雨柱带出来。”

不一会儿。

执法者带着何雨柱出来,一边走一边道:“出去以后,少再招惹方承宣。”

“人家是练家子,真要对你不客气起来,你怎么也得在医院躺上三个月。”

“也别说人家哪哪不好?真不好,能因为看着老太太为难,就把你放出来?”

何雨柱低头闷不吭声的走着。

“人带来了,你带走吧。”执法者对着方承宣说道。

忽然,想到什么,他一拍脑袋,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块钱递过去,“等一下,差点忘记了,这二十块钱是所里奖励你之前配合抓捕人贩子的奖励,你拿着吧。”

方承宣错愕了一下,“这配合执法者办案,应该的,钱就不用了,而且就算没有我,执法者也能抓捕他。”

“但当时要不是你,人贩子换一个人挟持,我们未必能保证不叫人贩子逃出去。”

“钱给你,你就收着。”

执法者笑着,很满意方承宣配合执法者抓捕这一点。

“那行,我就收了,谢谢执法者,谢谢所里。”方承宣收下钱,对着执法者笑了笑,“那执法者,我就先走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可以去四合院找我。”

“行,记下了。”

执法者笑了一下。

方承宣这才带着何雨柱走出执法所,两个人全部都闷不吭声,一走出执法所。

何雨柱立刻看向方承宣,眼神满是愤怒不爽,“方承宣,不要以为你放了我,我就会感激你。”

“你别自作多情!”

“要不是聋老太太开口,我看在聋老太太死去的丈夫与儿子是为了保家卫国而死,你算个什么东西!”

方承宣冷冷扫了一眼何雨柱,推着自行车要走。

想了想。

“何雨柱,你如果不想娶秦淮茹的话,那就离秦淮茹远一点,不然你这辈子绝对找不到媳妇。”

方承宣停下脚步,朝着何雨柱看了一眼。

何雨柱闻言,顿时呸道:“你个没有同情心,冷血冷肺的家伙,秦淮茹一家多艰难,我在不管,他们一家要怎么活?”

“所以,你为了别人一家子能活下去,一辈子当个老光棍,连个儿子都没有?”

方承宣挑眉。

他的眼神里满是唏嘘,还有浓浓的不解与好奇。

“何雨柱,你对秦淮茹是惧怕贾张氏,有色心没有色胆,还是你当真绝对对方可怜?”

方承宣直直的看着何雨柱。

看剧的时候,他就一直好奇。

弹幕分两个观点,一个是觉得何雨柱对秦淮茹那就是有色心没有色胆,心甘情愿被吸血,一个是何雨柱傻,从没有想过娶秦淮茹,是最后没有办法了才娶了秦淮茹。

到底是哪一个呢?

“你胡说什么?”

何雨柱被看的全身不自在,眼睛里闪烁着慌乱,冷声呵斥。这候章汜

“我当然是觉得对方可怜,孤儿寡母,我又跟贾东旭是兄弟,我不帮一下,还有谁愿意帮?”

何雨柱色厉内荏,声音拔高道。

方承宣望着何雨柱,点头:“我知道了,你就是有色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