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杨厂长办公室离开,方承宣回了后厨。

刘岚看到方承宣,眉飞色舞,眼睛亮晶晶丢下东西走过去:“方经理。”

“嗯,这次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做的很好,及时找厂长解决了一个大危机。”

“王兴发与宋德已经被送去劳改一年,从今天起,你就是后厨的采买。”

方承宣看着刘岚身后仿佛有一条尾巴在摇晃的激动炫耀求夸奖的模样,轻笑着摇头。

刘岚脸上止不住的笑容,兴奋道:“谢谢经理,我以后会更加认真工作的。”

“嗯。”

方承宣点了点头,看向其他人,“轧钢厂以前没有出过这种问题,你们怕是不知道厉害,以后后厨上心点,不要让非后厨人员随意进入。”

“好的,经理。”

一群人立刻点头,齐声应道,有前车之鉴在那,他们是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了。

方承宣点点头:“你们继续忙。”

随后他转头看向刘岚。

“刘岚,你跟我出来一趟。”

两个人一起走出去,来到后厨采买间。

刘岚一脸不解,弱弱的问:“经理,不是说采买不用我管,只用我挂名吗?”

“是这样的,但是你多少也要懂一点,不然别人问你点什么,你一问三不知像话吗?”

方承宣将记录递给刘岚。

“你只需要熟悉一下就行。叫你出来,是另外有事。”

刘岚接过记录看了一眼,好奇抬眸:“什么事?”

“后厨连续走了不少人,一直都没有添上,杨厂长刚说了让我找几个人添上。”

“这个消息怕是今天一晚上,明天就人尽皆知了。”

刘岚点点头:“嗯,不过这个怎么了?经理你随便挑不就成了?”

“轧钢厂难有工作岗位,如今一次性多出六个,厂里面的领导,谁还没有几个想进来的亲戚?”

方承宣看着刘岚,见刘岚一副不懂的模样,轻叹。

“没听懂?”

方承宣问。

刘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所以呢?难道是杨厂长想要安排亲戚进来?”

“你不是杨厂长带进来的吗?这有什么?”

方承宣抬手摁了摁额心,“你去找李厂长,他会知道我的意思!”

刘岚扁扁嘴:“神神秘秘,搞不懂。”

“刘岚,你大嘴巴归大嘴巴,但记住了,除了李厂长外,别跟人大嘴巴我的事情。”

“不然,小心我收拾你还有你弟。”

方承宣警告道。

这个刘岚如今用着哪哪都顺手,就是大嘴巴这一点,是个不定时炸弹。

刘岚不满的瞪了一眼方承宣:“我知道了,我又不是真的傻,不然我跟李厂长的事情,早就包不住了。”

“行了,你好好熟悉一下库房,我也得想一想,这六个名额,该怎么分配。”方承宣起身,留下刘岚自己走出去。

傍晚下班。

方承宣推着自行车往外走,一路上从前并不多亲密的轧钢厂员工们,一个个笑盈盈的打招呼。

“方经理好。”

“方经理,听说后厨缺人,我有个弟弟今年二十岁,勤快踏实听话……”

“方经理好,我媳妇一直在家做饭,有一手好厨艺,你后厨缺人,找就要找这种会点厨艺的呢!你看我媳妇行不?”

“方经理……”

方承宣看着围绕在自己身边,你一嘴我一嘴,想要将自己亲人给安排进来的轧钢厂员工,脸上温和散去变得冷锐。

他沉下脸时,周围的温度都降低了不少。

周围的人都不敢在肆意。

“各位都是轧钢厂的老员工,为轧钢厂奉献了多年,我选谁对另外一个人都不公平。”

“大家放心,明天的全厂大会,我会宣布怎么挑人,力图给大家一个公平的机会,大家不要围着我了。”

方承宣早在杨厂长说让他找人的时候,就意识到这样的事情,现在工人岗位是铁饭碗,人人艳羡。

势必少不了来找他,甚至送礼,以及各领导想要进来的人。

麻烦。

“方经理,什么办法,你提前告诉我们,让我们准备准备!”有人混在人群里笑着开口。

其他人附和着起哄:“就是啊,早说晚说都一样,方经理,你就跟我们说说,也好让我们有点心理准备。”

方承宣俊眸轻眨,神色淡淡。

这时,人群中传来一道女声,“你们都够了啊,方经理都说了,明天的全厂大会大家就知道了,你们一个晚上都等不了?”

“赶紧散了散了。”

陈大姐带着一群女工走上前,冲着周围的人挥挥手。

知道这群大姐厉害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