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素觉得自己向方洛复仇的机会十分的渺茫,但她并没有放弃对方洛复仇的想法。

杀夫之仇,不共戴天。

即使是豁出命,她也会拉方洛同归于尽,有违誓言,就

吃过晚饭,吕素的实力恢复了七七八八,方洛也不多等她休息,直接让她先帮林悠悠治疗。

“哼,我知道,不用你说。”

吕素哼了一声,虽然她还是有些疲惫,但也不想里面的女孩继续遭受痛苦,于是主动朝房间走了进去,开始施展木系异能帮助林悠悠治疗伤势。

林悠悠的伤势很重,以对方现在的能力,还不能让林悠悠痊愈,但是可以缓解林悠悠一些痛苦。

足足治疗了一个小时。

方洛也是第一次认真打量吕素,28岁的年纪,或许是饱读诗书,或者是长期待在医院,吕素给人一种端庄却又亲切的气质。

冷库的温度很低。

但是吕素还是因为耗费太多异能,而导致额头布满密密麻麻的汗水。

温热的汗水从她的鹅蛋脸,随着鬓间乌黑发丝一直流到脖颈,最后就去深不见底的峡谷。

看样子她真的在尽力。

方洛的神情也舒缓了一点。

面对仇人的亲人,吕素还能这么卖力的救治,他也不得不佩服吕素的为人高尚。

估计也正是如此,吕素才会去学医,并且能在28岁的年纪,就当上甲级医院的外科主任,受到那么多人的爱戴。

只可惜,这么端庄善良的女人,竟然嫁给那样一个男人。

“去洗个澡吧,我已经给你放水了。”方洛对着吕素说道,话音也不再像之前那么冷漠。

吕素也发现了这一点。

不过,她没多说什么,更不会因此就放下向方洛复仇的念头。

“谢谢你,姐夫!”

躺在床上的林悠悠,脸上露出灿烂笑容的笑容,眼神感激的看着方洛。

她也听姐姐说了吕素的来历。

没想到,姐夫竟然为了自己,把仇人的老婆都抓了过来。

姐夫对自己实在太好了。

“客气什么,你姐姐昨天已经报答我了,我们现在可是一家人。”方洛笑了笑。

“讨厌,不准说了。”

林子衿听了俏脸一红,想到昨天方洛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娇羞的在方洛腰间掐了一把,要死,这个家伙竟然在妹妹面前当众说这种事情,羞死了。

不过,心中则十分感动,方洛对她这么好。

方洛直呼冤枉,心想你还怕你妹妹知道,你是不知道她昨天还听墙角听到打瞌睡呢。

林悠悠看着方洛和姐姐打情骂俏,心中不知为什么并没有多么的开心,反倒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情绪,下意识不想看这一幕。

于是,林悠悠扯开话题说道:“姐夫,我看那个吕素人挺好的,为什么她看你的时候,感觉想要杀了你一样,你该不会对人家做了什么吧?”

听到这,林子衿也不再打闹,好奇的看着方洛。

“我哪有做什么,这是因为”

方洛把自己在别墅里,发现吴宇打麻将,然后趁机偷袭对方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杀了她老公,她肯定要杀我咯?”方洛耸耸肩。

“啊,那怎么办?!”

林子衿焦急的说道:“她拥有异能,肯定会向你报复的。可是,她又那么善良”

“直接告诉她,她老公是个人渣不就行了。”林悠悠说道。

方洛摇了摇头:“没用的,我和她说过,她觉得我在泼脏水,还骂我无耻小人。”

“她怎么这样!”林子衿有些生气,觉得吕素好心当成驴肝肺。

“正常。”方洛无所谓道,“如果有人在你面前说我坏话,你会怎么办?”

“当然是不信。”林子衿斩钉截铁道。

“那就是了。”

方洛笑了笑,爱怜的搂住了林子衿纤细腰肢,她的腰十分细,方洛几乎一个巴掌就能箍住。

“这女人真不识好歹,”

林悠悠撇了撇嘴,试探的对方洛说道:“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

要不这样,姐夫,我看这女人挺漂亮的,身材又那么好,还会医术,算是个极品少妇。

那谁谁不是说,进入女人的心,先进入那啥么。

姐夫你去把她说服了吧,这样她就不杀你了。”

方洛嘴角微微抽搐。

这确定是一个18岁少女说出的话?

简直是虎狼之词吧!

还说服对方。

“悠悠,你胡说什么呢!”

林子衿嗔怪的看了妹妹一眼,你这是要当众绿你姐姐啊,以前怎么不知道,自己妹妹竟然这么古灵精怪。

“姐姐吃醋了?”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