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落时分,欧阳终于跑到了位于青云宗最角落的小山峰山顶。

入目的则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小院,欧阳抹了一把额头上不存在的虚汗,整理了一下有些狼狈的衣服,咳嗽了一声推开了门。

在四四方方的小院中,一棵大树屹立在院子中间,白飞羽双脚点在树枝上对着夕阳,负手而立。

白衣翩翩,恍若谪仙。

新来的小师妹蜷缩在树下的椅子上,双手抱着腿,一脸花痴的看着树上的白飞羽。

“天天站在树上对着太阳装逼,难道不是只有猴子才会天天呆在树上吗?”欧阳酸溜溜的腹议了一句。

突然,欧阳的鼻子嗅了嗅,饭菜的香味已经从厨房里面飘了出来。

嘿,赶得真巧,正好开饭了!

欧阳走到树下的饭桌前,拉出来一张椅子,一屁股坐在胡涂涂身边,伸出手给了胡涂涂一个脑瓜崩说道:“别看了,长的再好看也不能当饭吃。”

“哎呦!大师兄!很痛诶!”胡涂涂抱着毛茸茸的脑袋,不满的吃痛喊道。

正当胡涂涂张牙舞爪的准备朝着欧阳扑来之时,一个长相憨厚的少年端着饭盘走了出来。

少年看到欧阳憨厚一笑说道:“大师兄,您回来了,正好饭刚做好。”

欧阳站起身走到少年面前笑嘻嘻的接过饭盘说道:“长生啊!今天做的什么?我从灵兽峰摸来的三眼花翎鸡炖了没有?”

“炖了,炖了,二师兄不是正在突破的关键时候吗?您特意交代的事情我可不敢忘。”少年连声回答道,一副小心谨慎的表情。

欧阳看到少年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也不在意,自家这个师弟就是这个样子,说多少次了都改不了,随即看向胡涂涂说道:“那是我们新来的小师妹,小白给你介绍了没有?”

“我们打过招呼了,师父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好啊!”少年感叹了一声说道。

就算师父不在这里,少年的声音依旧满是崇敬。

要不是欧阳能够看到自家这个师弟的属性面板,欧阳都会认为自己这个师弟是一个憨厚老实的人。

姓名:陈长生(重生者)

修为:结丹期三重

根骨:8

魅力:9

幸运:7

阵法资质:10+1

专属技能:活傀儡术

评价:一个重度被迫害妄想症的老阴比重生者!

不错,眼前的这个师弟是从未来重生过来的!

本以为上古剑仙转世的白飞羽已经够变态了,可是比起转世,重生更加让人感觉匪夷所思。

大概是因为重生之前,这位师弟死的过于凄惨,导致他重生之后,变得异常的小心谨慎起来。

欧阳突然伸手捏了捏陈长生的脸说道:“师弟,现在站在这里的你该不会是傀儡吧?”

眼前这位师弟凭借着11点的阵法资质而制作的傀儡就算是系统都能够骗过去!

陈长生身体一僵,不留痕迹的微微后退一步,随即勉强的笑着说道:“怎么可能,大师兄,我在自己家的道场里面,怎么还会用傀儡呢?”

听到陈长生这样说,欧阳顿时知道了,眼前的这个陈长生肯定是自己的这位师弟炼制的傀儡!

这逆子被迫害妄想症更加严重了啊!

当碗筷摆好,陈长生告罪了一声,便离开了小院,回到自己的房间中。

“大师兄,这个师兄好像有点奇怪啊!身上没有活人的生气!而且,我明明看过他的长相,但是现在却忘了他长什么样子!”胡涂涂小声的对着欧阳说道。

“啊,这个你就别管了,你这个师兄人是奇怪了一点,但性格很好的,但是,我告诉你,在咱们小山峰,你惹谁都可以,就是不要惹你这位三师兄,”欧阳语重心长的对着胡涂涂说道。

胡涂涂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看到胡涂涂不以为然的样子,欧阳加了一句说道:“不然的话,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胡涂涂顿时寒毛竖了起来,总觉得刚才的那个师兄笑的很假,明明和自己一样是结丹期的修士,但胡涂涂却敏锐的感觉到。

如果打起来,自己瞬间会死的很惨。

明明自己可以凭借着血脉之力做到同级无敌的存在啊!

这个三师兄肯定大有问题!

胡涂涂抱着碗,在心里默默的把陈长生列为小山峰最危险的人物。

正在这时,白飞羽从树上跳了下来,看了一眼欧阳和胡涂涂疑惑的说道:“二师兄还在闭关?”

“大概是吧,青松说自己对于剑道有了新的理解,已经闭关三天了。”欧阳往胡涂涂碗里叨了一个鸡腿,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白飞羽哦了一声,但目光还是看向了二师兄的房间。

身为上古剑仙的自己,第一次从一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