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妖族的未来辗转难眠的胡涂涂起了个大早,洗漱好之后,刚推开门,便看到白飞羽已经站在了树上负手而立。

一道道微弱的紫光在白飞羽身上流转,宛若紫色游蛇一般,围绕在白飞羽身旁。

这让原本正气凛然的白飞羽平白多了一丝妖异。

“白师兄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啊!”胡涂涂有些感叹的想道。

正当胡涂涂在感叹的时候,却发现昨天给自己大恐惧的冷青松光着膀子扛着一棵大树从山下走了进来。

冷峻俊秀的面容下,是如同石雕般的身材,上面的露水和汗水像是在闪着光一样。

昨天差点把自己吓尿出来的二师兄,这样看起来也挺完美的啊!

嘿嘿嘿,涂涂我啊最喜欢师兄了!

正当胡涂涂对着光着上半身的冷青松犯花痴的时候,冷青松把肩上拦腰粗的树木轻轻放在地上。

抬起手,一声清朗的剑鸣声响起,从冷青松的屋子里飞出一柄古朴的长剑。

冷青松调整了一下呼吸,眼神一凝,手中长剑如长虹贯日劈砍而出。

凌厉的剑招,骤雨般笼罩住树木,刹那间,长剑又重新回到了手中。

原本拦腰粗的树木,瞬间变成了一堆木板。

“好剑法!”一旁的胡涂涂忍不住喊出了声。

冷青松看了一眼胡涂涂,随即低头开始收拾起地上的木板。

“二师兄,你在干什么啊?”胡涂涂大着胆子,朝着冷青松走过来,露出一个自认为甜美的笑容问道。

冷青松嘴里叼着钉子,一手托着木板,一手拿着锤子,冷酷的吐出两个字:“修房!”

听到冷青松的话,胡涂涂一愣,随即想起来昨天冷青松突破之时把屋顶整个掀飞了出去,大师兄嚷嚷着让二师兄今天把房子修好。

胡涂涂看着昨天宛若杀神剑仙般的二师兄,此时光着膀子扛着木板,一步跃上房顶,叮叮当当的开始修房顶。

从绝世剑仙到房顶泥瓦匠,转变的毫无痕迹。

明明杀气凌冽的结丹期修士,竟然真的会乖乖听平平无奇的大师兄的话。

正当胡涂涂还在诧异之时,陈长生用抹布擦着手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呆呆站在那里的胡涂涂笑着说道:“师妹,早啊,一会小米粥就熬好了,等下你和我一起把粥端出来!”

“好的,三师兄!”胡涂涂一边晃着脑袋答应着,一边朝着厨房走过来。

虽然眼前的陈长生给自己一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但作为自己的师兄,想必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害自己的!

胡涂涂走进厨房,看着在厨房忙碌的陈长生,挽起袖子走到陈长生身边说道:“师兄呀,涂涂我能帮你做些什么?”

陈长生回过头看向胡涂涂,眼中带着不知名的光芒,轻声说道:“你把碗筷收拾一下,然后端出去吧!”

胡涂涂点了点头,蹦蹦跳跳的去收拾碗筷。

陈长生看着胡涂涂的背影,眼中奇异的光芒大盛!

“未来的九尾天狐,万妖女帝,现在却成了自己的小师妹?难道是自己重生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吗?不管如何,只要前期打好关系,前世那种悲惨的命运便不会再在自己身上发生了!”陈长生脑海中正疯狂计划着自己以后的路。

他有着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大秘密,那就是自己是从未来重生回来的!

在末世来临之后,自己在末世之中挣扎了十几年,最后还是身死道消!

而这辈子,自己一定要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

自己失去的一切,重来一次的这辈子,自己什么都不想失去!

在这一世,自己一定要苟住!别浪!

因为现在,自己身边可是汇聚了一批未来最了不得的一群人啊!

“师兄!什么东西糊了啊!”收拾好碗筷的胡涂涂嗅了嗅鼻子,疑惑的问道。

“糟糕!粥糊了!”陈长生慌忙拿起长勺在锅里翻动,一股股糊味从锅里传来。

陈长生皱了皱眉头,抬起一只手指,轻轻点在已经熬糊的小米粥上。

一点玄色青光在小米粥上一闪而过,再抬起手指时,那根手指上满是焦糊。

“这具傀儡身体看来要继续更新了!”陈长生看着自己焦糊的手指思考道。

随即做出一个惊世骇人的动作!

陈长生不留痕迹的把那根焦糊的手指掰了下来,放进袖子里,随即又掏出一根崭新的手指给自己按了上去!

陈长生端着早餐,胡涂涂端着碗筷放在桌子上。

胡涂涂双手抱着一个大包子,一会看向负手而立站在树上的白飞羽,一会看向骑在屋顶化身修理工的冷青松。

“三师兄,你说二师兄和四师兄哪个长的比较帅啊!”胡涂涂有些花痴的开口问道。

陈长生顿了顿手中的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