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你笑的好猥琐啊!”胡涂涂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

欧阳这才想起来,自己身后还背着一个跟屁虫,咳嗽了一声开口说道:“涂涂,你还太小,不懂别瞎说。”

“哦...”胡涂涂哦了一声,随即看向远处的青云圣地的禁地。

不愧为九大圣地之一的青云宗,山川景色如同仙境一般

山山相连,连绵起伏。山腰回旋的那曲折险峻的实木栈道,如缕缕飘带缠绕在绿水青山之中,成为一道独特的亮丽风景;幽深的峡谷之中,升腾着神诡莫测的氤氲山气,

奇妙的轻纱帷幔,精致而婉约的绘成了一幅山水画卷;

不知是人在景中走,还是景随人流淌。

“真漂亮啊!”胡涂涂轻声感叹道,这里比起青丘山还要漂亮。

想起青丘山,胡涂涂想起了爷爷告诉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在青云宗的大山中,有着属于狐族的重宝,狐族曾经的绝世天才,八尾灵狐就隐居在深山之中。

万年以来,青丘山第一位修炼到八尾的绝世天才,现在就在这里的某座大山中潜修着!

而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便是找出这位前辈,然后向他寻求,完全激发自己血脉力量的方法!

但这位前辈却发誓,这辈子与青丘山势不两立,并且改变了自己的容貌,直到十几年前那位前辈突破七尾灵狐之境,引来天地异象。

整个修行界才知道,青云宗内竟然有位妖族大修的存在!

但青云宗自己都不知道这位妖族大修在青云宗的什么地方,反正是自己家的供奉,实力强就行了,有事出来帮忙,管他是人是妖的。

而胡涂涂就是为了向这位狐族大修请教开启自身血脉的方法!

虽然自己拥有了九尾天狐的血脉,但狐族历史上很多狐狸都拥有过,但终其一生,也不过七尾之境。

这位八尾灵狐的大修还没有九尾天狐的血脉,仅靠自己便修炼到了八尾之境,堪比渡劫期的强者。

这件事被青丘山里面的那些老爷爷知道了,都后悔的夜里直抽自己大嘴巴子。

狐族积弱已久,但因长相,男帅女靓,动不动就被抓走助别人修行,在妖族之中和在人族之内常常被欺负。

好不容易出来一个堪比渡劫期的强者,竟然最后还闹得还和青丘山势不两立。

自己真得是愧对列祖列宗啊!

青丘山的那些长老爷爷们,那几日都消瘦了许多。

而胡涂涂这次前来青云宗为的就是寻找到那位八尾灵狐的大修,不管付出任何代价,自己都要得到修炼方法!

这不单单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整个狐族能够彻底的强大起来!

“涂涂我啊要加油啊!”胡涂涂在心里给自己打气道。

趴在竹篓里面的胡涂涂想了想鼓起勇气开口问道:“大师兄,你常在禁地中行走,有没有见过俊美异常的大修士啊!”

毕竟狐族的修士常常俊美异常,属于那种过目不忘的那种,如果大师兄碰到了,肯定会有印象的吧?

“俊美异常的大修士?”欧阳微微一愣,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比起八戒和小白还要帅气的,我还真没碰到过,再说了,这里面的人都是些活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老家伙,能有啥俊美的人啊。”

欧阳说着突然一顿,感觉自己这个小师妹思想出了问题,老是喜欢看脸下碟,这可不行。

哪天被人骗了身子还帮别人数钱的!

对这种教育,要从小抓起。

“涂涂,喜欢美好的事物没什么错,但是一味的追求美,却是一种病态,你知道吗?”欧阳语重心长的开口说道。

“?”突然被说教的胡涂涂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欧阳接着说道:“有些人啊,金絮其外,败絮其中,中看不中用,你家二师兄长得帅吧,十岁还尿床的!”

“二师兄,十岁还尿床的?涂涂我四岁的时候就不尿床了!”胡涂涂惊讶的说道。

没想到,一脸生人勿进,冷酷异常的冷青松竟然十岁还尿床,这点涂涂我啊可算是扳回一城了!

“对啊,对啊!那个小白,长得也很帅吧,以前天天动不动就哭鼻子的!”欧阳一时兴起,信口胡说了起来。

“涂涂很久都没有哭鼻子了!”胡涂涂越说越高兴,白师兄那么方正清和的人,竟然还动不动哭鼻子!

什么嘛,比起他们,涂涂我啊看来还十分的优秀的!

小孩子的好胜心让胡涂涂对之前受到的打击,一扫而空,催促着大师兄多讲一些两个师兄的黑料。

欧阳也是恶趣味上头,一方面为了培养胡涂涂的自信心,一方面恶意抹黑两个逆子。

什么上完厕所不会擦屁股,光着屁股蛋满院子跑。

什么洗澡因为搓灰太疼,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