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绳子缠成龟甲的藏狐生无可恋的吊在一棵树上。

“我不能出声,要是被潜修在这里的那些老家伙看到我这个样子,我就没办法做狐了,我身为渡劫期强者的尊严也没有了!”

“我不能出声,我是自愿被绑着的,我只是觉得有趣罢了!”

藏狐在心里默默的催眠着自己,自己却一点都不敢动,每动一下,绳子就会勒的更紧,铃铛就会更痛一分。

藏狐心在流泪,脸上却依旧呆呆的面无表情。

得亏它这张呆傻的方脸,就算是心里如同惊涛骇浪一般汹涌,但脸上却丝毫看不出任何表情。

“大师兄,以后我可以学习这种高深的道法吗?”胡涂涂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藏狐情急之下,只能选择装死。

“诶,涂涂还真抓到了一只狐......卧槽!方脸藏狐!森林里面咋会有这玩意!”欧阳惊讶的看着装死的方脸藏狐,刚想上前查看时,脚步却顿住了。

姓名:胡言(八尾灵狐)

修为:渡劫期一重

根骨:8

魅力:0.5

幸运:1.5

资质:木属性加成

专属技能:八尾灵狐形态

评价:长相不代表一切,但也代表了八九成。

欧阳看着眼前的属性面板,眉头不由得一挑,一只渡劫期的灵狐?

看了看旁边的胡涂涂,难道是负责暗中保护小师妹的暗卫吗?

妖族已经富裕到用渡劫期的强者来保护一个小女孩了?

但胡涂涂一副迷惑的样子,完全不像是认识这只藏狐的样子。

“大师兄,这真的是狐狸吗?它长的好丑啊!”胡涂涂指着藏狐开口说道。

欧阳点了点回答道:“它也是狐狸的一种,虽然长的丑了点,但它绝对是一只货真价实的狐狸。”

藏狐听着两人的对话,恨得咬牙切齿,要不是自己现在动弹不得,非要把眼前这两个敢谈论自己的小辈给千刀万剐了不行!

自己最讨厌别人议论自己的长相了!

欧阳害怕眼前的藏狐被自己解开绳索之后,突然暴气伤人,自己虽然不害怕它,但自己无法顾及身后的胡涂涂。

“涂涂,你先站在这里,我去把它放下来!”欧阳开口说道。

得到胡涂涂乖巧的回答之后欧阳走到藏狐面前,解开藏狐身上的绳子。

这根绳子可是师父送给自己的捆仙锁,据说只要持续往里面注入真气,就算是仙人都可以困住。

最主要的是不需要等级限制,就算是凡人都可以使用!

完美契合只有练气期无法驾驭法宝的自己!

欧阳刚解开绳索,被绑住的藏狐猛然睁开眼睛。

天地之间瞬间停滞,独属于渡劫期强者的威压降临。

“小子!你竟然敢.......疼疼疼!”藏狐刚想开口威胁欧阳,却被欧阳一手握住喉咙摁在地上,吃痛的喊了起来。

“你小点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胡言,你敢乱来,我就把你炮制成狐皮大衣!”欧阳森然的威胁道。

卧槽!被死死的摁在地上的胡言一脸懵逼,这小子竟然叫出了自己的真名!

自己身为渡劫期的强者竟然被一个人族小子摁在地上动弹不得。

原本准备调动身体的真元,却发现体内的真元被眼前少年的真气死死的压制在丹田之中,动弹不得!

自己可是渡劫期的大修士啊!

渡劫啊!

这世间最强的存在!

竟然在这个少年面前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这少年难道是哪个万年老不死的出来游戏人间的?

妈耶!终日扮猪吃虎,没想到竟然遇到了一个比自己还能装的!

胡言可以认定,眼前的少年就是一个隐藏的万年老妖怪!

不然已经是渡劫期的自己不可能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

难道眼前的这个老妖怪已经到了传说中的那个境界?

被摁在地上的胡言内心狂震,立刻低声下气的说道:“前辈,小子知道了,还请前辈手下留情!”

“前辈?”欧阳被眼前的胡言搞得有些迷糊,但还是开口说道,“我不会为难你,渡劫期的你,想必应该也是青云宗的供奉吧?陪我身后那只小狐狸玩玩,然后我就放你走,要不然我就让你神魂俱灭!”

虽然欧阳只有练气期,神魂是个什么玩意,欧阳都不知道,但如果眼前这只藏狐再敢反抗,大不了就把它骨灰给扬了。

渡劫期很强吗?

隐居在这里的供奉长老,自己哪个没打过?

被摁住的藏狐连连点头,欧阳这才提着藏狐,脸上带着笑意朝着胡涂涂走去。

“涂涂,你看,这就是青云宗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