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位堪比元婴期的修士同时出手是什么场景?

那就是现在!

数百位元婴期的陈长生持剑而立,狂暴的真元在小山峰上空激荡。

无数剑气在小山峰上空回荡,凌风掏出一枚小巧的铜钟,口中念诀,铜钟直接罩住自己和祖渊。

无数剑气砸在铜钟之上,掀起密集的点点波澜。

被包围在中心的凌风和祖渊正面遭受着巨大的压力。

凌风手持双剑,身为掌门弟子的他天赋自然极高,尤其还有师父亲手炼制的法宝。

元婴三重境界的他,自信可以一打二同境界的所有对手,低境界的对手,自己可以做到轻松斩杀。

但面对数百位堪比元婴期的修士,自己也势必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甚至陨落当场。

数量到了一定程度肯定会引起质变!

鬼知道,对面这个没有印象的同门师弟用的是什么秘法!

竟然可以召唤出来如此数量众多的分身!

小山峰到底都出些什么怪物!

而比起苦苦支撑的凌风,身后还骑在白鹤上的祖渊已经完全石化了。

他从未感受过死亡离自己那么近!

要不是前面有自己的师兄抵抗,恐怕只需要一瞬间,自己就会身死道消!

自己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自己和对面的这个家伙什么仇什么怨!

从出生到现在,自己不管是在魔界还是进入青云宗,每一步都是平步青云,没有一点波澜。

自己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人上人,也势必会成为俯视众生的存在之一!

但现在自己却如同骤雨下的芭蕉叶,群猫中间的一只老鼠,随时都有可能被杀掉!

明明自己为了魔族大业,不惜以身犯险前来青云宗卧底。

这还没一个月就要死在这里吗!

看着漫天剑雨,祖渊心中不甘,甚至有些怨毒的看向挡在自己身前的凌风!

“要不是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来这里!说好只是来送个信,没想到竟然是来送命的!”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是魔族圣子!我是魔族未来的魔皇!我怎么可能死在这种地方!”

祖渊双目开始泛红,自己身为天骄的尊严在生死存亡之间开始激发自己的潜力!

天骄之所以称为天骄,不仅仅是因为资质傲人,更是因为他们觉得躲在别人的庇护之下是一种耻辱!

祖渊原本刚突破到结丹期的实力,开始暴涨。

仅在瞬间便来到了结丹三重境!

战时破境!

这些位面之子的潜力总是那么的不讲道理。

某些人卡在练气期九层几年,有些人破境比喝水还简单。

祖渊怒吼了一声,体内黑色真元在手中化成一把墨色长刀,脚尖轻点,从白鹤身上冲出铜钟的保护,朝着面前密密麻麻的陈长生冲去。

凌厉噬人的刀意,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瞬间秒掉了三个陈长生。

这一刀带着惨烈的决然,惊人的刀气直接锁定目标,三个陈长生连移动都移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祖渊把自己劈成两截。

但也在一瞬间,祖渊也被十几道剑气击中,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

凌风慌忙从铜钟走出,接住已经昏迷的祖渊,

走出铜钟保护的凌风抱着祖渊瞬间暴露在漫天剑雨之下!

“够了!”

欧阳平淡的声音响起,一只淡金色的真气大手挡在了凌风面前,尽数挡下了漫天剑雨。

凌风低头看向表情平淡的欧阳,有些感激的冲着欧阳点了点头。

欧阳脸上表情平淡,但实则比较蛋疼。

自己只能仰着脖子站在地上看,毕竟御空飞行根本学不会!

还好,还好,在陈长生准备击杀凌风和祖渊之前,自己挡住了陈长生的攻击。

而陈长生还不死心,数百位分身开始移动,互相交错之间,便组成一个玄妙的阵法。

欧阳脸上一抽,这小子还真是不出手算了,一出手非要置人于死地!

“八戒,小白,给我摁住他!”不能飞的欧阳只好对着两个师弟吩咐道。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欧阳会替凌风两人挡住陈长生的攻击。

但对于大师兄的吩咐,身为小老弟的冷青松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冲了上去。

而一旁的白飞羽则稍慢一步,看了一眼欧阳,还是紧跟着冷青松冲了上去。

两人因为没有在陈长生的包围之下,自然在第一时间就找出了陈长生的真身所在。

化作一柄利剑的冷青松在数百个陈长生中一剑挑飞了其中一个陈长生手中的长剑。

数百个陈长生动作瞬间停滞了下来,而陈长生还不死心,手中长剑被打落,便把手伸向自己的衣袖中。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