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狮子带着欧阳三人冲破一片云彩,纵身跃到了白玉石阶的尽头。

欧阳三人跳下石狮子,石狮子小心翼翼的看着欧阳,眼神在询问自己是否可以离开了,乖巧的像是狮子狗一样。

欧阳伸出手朝着石狮子的脑袋拍了拍,一道真气输送进石狮子的身体内。

石狮子感受着体内流转的真气,顿时欣喜若狂,朝着欧阳吐出舌头,汪汪叫了两声,然后飞快的朝山下奔去。

欧阳转过身,面前是巨大的广场,整个广场都是由玉石堆砌而成,且玉石之上隐隐散发着丝丝灵气。

升腾的灵气让整个广场都恍若仙境一般。

奢侈,在外面的散修为了一颗下品灵石狗脑子都可以打出来。

而在青云宗,这种灵石竟然拿来铺广场!

此时的广场上,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一个月后的宗门大比即将开始,到时不但会有各峰的长老参加,还会宴请各大仙宗前来观礼。

青云宗每五年进行一次宗门大比,而每次宗门大比不但是外门弟子进入内门的一次机会,也是各峰内门弟子之间的较量。更是青云宗向其他宗门秀肌肉的时刻。

在这次大比中,外门弟子有了被青云宗各峰峰主看中的机会,内门弟子有了获得高等术法及修炼资源的奖励,更是一张青云宗向外界展示自己的一张名片。

所以每次宗门大比,都会办的格外的隆重。

小山峰上的所有人都没有参加过宗门大比,

冷青松感觉没意思,白飞羽不屑于参加,陈长生不喜欢抛头露面。

欧阳作为大师兄是没有到达报名条件。

参加宗门大比的第一个硬性条件便是需要到达筑基期。

这不就是针对自己吗?

我还不乐意参加的,欧阳看到这条规矩时愤愤不平的想道。

所以对于宗门大比时的样子,小山峰上的所有人都懒得前来参加。

欧阳也是第一次看到打扮那么隆重的广场。

“师兄!这里好漂亮啊!”胡涂涂惊叹了一声说道,比起青丘山的山洞和地穴,人族修士还真的会享受!

苏灵儿看了一眼惊叹的胡涂涂,则轻笑了一声说道:“师兄,本次宗门大比听说还会选举青云圣地圣子!以师兄的才学,如果师兄能参加,那么青云圣地圣子之名,非师兄莫属。”

欧阳老脸一红,他也知道苏灵没有什么坏心思,但自己连参赛资格都没有的,提什么青云圣地圣子?

欧阳咳嗽了一声说道:“我不喜欢争这些虚名,师妹,我等修道之人,对于这些虚名当如同浮云一般看待。”

“师兄还真是高风亮节啊!”苏灵儿由衷的赞叹道。

旁边的人听到欧阳的话,转身看向欧阳,当看到欧阳只有练气期的修为时,又把头扭了回去。

一个练气期的废柴在装什么逼的?

欧阳自然看到了投来的鄙夷目光,饶是脸皮很厚的他,都有些尴尬,连忙拉着苏灵儿和胡涂涂朝着大殿走去。

走进大殿,大殿正中央没有像前世一样,摆放着五花八门的神像。

在大殿的正中央只立着一块朴素的木牌,木牌之上用道文刻着两个字,上书:

“天地”

这方世界没有那么多牛鬼蛇神,不拜神佛只拜天地!

三柱高耸的黄松香插在巨大的方形香炉前,袅袅青烟带着让人精神振奋的香味。

欧阳和苏灵儿取过三只素香,胡涂涂跟着他们有样学样,手举素香,恭敬的朝着木牌拜了拜,然后插在香炉之中。

当把素香插在香炉中时,苏灵儿俏脸微红,自己和师兄一起上香敬天地,就像是一对道侣在立天道誓言一般。

参拜完天地之后,苏灵儿便留在了前殿,

后殿没有要事,弟子是不能轻易进入的。

所以只有欧阳带着胡涂涂绕过中间的中殿,朝着后殿走去。

后殿同样有着一方祭台,且祭台十分的巨大,在祭台之上摆放着无数正在亮着的长明灯。

这里便是内门弟子所有人长明灯所在的地方。

当欧阳带着胡涂涂进入后殿之后,却发现后殿空无一人。

“什么意思?老凌竟然放自己鸽子?这不像是老凌的作风啊!”欧阳一脸懵逼的四下看了看。

突然一声咳嗽声响起,一个身穿八卦道服的老者突然出现在了欧阳和胡涂涂面前。

老者手持拂尘,仙风道骨,童颜鹤发,两条白色的长眉垂到了胸前,笑眯眯的看着欧阳和胡涂涂,一副慈爱的样子。

这老者正是昨天晚上教训凌风的洞虚子。

和昨天身穿马褂,扇着蒲扇的邋遢老头完全判若两人。

此时的洞虚子周身流转着玄奥的道韵,脑后一道七彩霞光若隐若现。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