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鹤的速度很快,比起苏灵儿的驾云速度快了不止两倍,很快小山峰便回到了两人的视野中。

正当纸鹤想要降落之时,两道剑光冲天而起,两股绝强的剑意在小山峰的上空僵持起来。

欧阳捂着脸,用屁股猜就知道八戒和小白又打起来,这些逆子一天不找事儿心里就不痛快。

纸鹤晃荡了一下,所以悠悠的落在小山峰的院子里,胡涂涂大呼小叫的喊道:“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快来看啊!掌教送给我的灵宝诶!”

但胡涂涂的话并没有引起院子里的人的注意。

冷青松和白飞羽对峙而站,两道绝强的剑意正是从两人身上出现的。

一旁的陈长生苦笑着摇头,一点办法都没有。

想要展示自己新得到的灵宝的胡涂涂有些失落,突然看到路过的藏狐,眼前一亮,双手提起藏狐举到纸鹤面前说道:“帅哥,快看,这是掌教送我的灵宝诶!”

胡言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纸鹤,一件灵宝?这青云宗还真是财大气粗啊!

但身为渡劫期的大妖修,对于灵宝已经失去了兴趣,如果是道器的话,胡言还会感兴趣,一件灵宝对渡劫期的修士而言,并没有多大用处。

欧阳走到陈长生面前,有些不爽的开口问道:“怎么回事,他俩又整什么幺蛾子?”

陈长生看到欧阳,连忙开口说道:“师兄你回来了啊?这不是昨天我立下天道誓言之后,四师弟说我的剑道实在是太烂了,说是要教我剑道。”

还没等陈长生说完,欧阳就知道下面发生的事情了。

白飞羽想要指点陈长生的剑道,身为上古剑仙的白飞羽见识过无数剑道,自然能够对陈长生的剑道做出指点。

但主要是旁边有一个和白飞羽走完全相反道路的冷青松。

白飞羽的剑道是,心中有剑,万物皆为我剑。

此为无上剑道,天下万物皆为剑,出手便立于不败之地,轻松压制对手。同级级之下,如砍瓜切菜般简单。

而冷青松所修剑道为:吾及是剑,剑及是吾!

此已经不能算得上无上剑道,而是想要只身代表剑道!

全天下的剑道都是吾,吾即是剑道!

从这样的解释就可以知道,冷青松的剑道主杀伐,出手便杀人,越级如喝水般简单。

两人的剑道如同针尖对麦芒。

所以当白飞羽指点陈长生:“剑法万千,当取长补短,磨炼剑心到达最完美的无懈可击!我给你讲.....”

一旁的冷青松自然听不下去,插嘴打断了白飞羽一字一句的说道:“吾,既,剑,才,对!”

白飞羽眉头一挑,不满的说道:“你的剑道过于凶险,就像是走在钢丝线之上,很容易走火入魔,剑道当与心境相辅相成,拥有一颗完美剑心才是正道。”

冷青松冷笑了一声说道:“庸,才!”

白飞羽拍案而起怒喝道:“旁门左道!”

冷青松怼道:“废,物!”

对于自己的剑道无比自信的两人就像是水与火一般,争执了两句,两人就直接拔剑而对。

也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完全忘记了初衷是为了教导陈长生,当事人陈长生则对于剑道其实并没有那么痴迷。

不管是剑道还是刀道,枪道.....

自己只取对自己最有利的那一部分,只有大道三千皆为我用,才能够制敌于出其不意!

剑道,自己会放剑气就已经足够了。

当陈长生给自己讲完刚才发生的一切,欧阳已经习惯了,这些逆子每天不搞出来点事情,欧阳才会真的不习惯。

欧阳体内真气翻涌,抬手而出,怒喝道:“都给我滚!”

强大的真气浪潮直接粗暴的把两个人卷飞了出去,两股剑意戛然而止。

两人直接被欧阳从山顶甩到了山脚。

刚到山脚的两人刚站住身子,看到对方的一瞬间,手中的长剑便响起按捺不住的轻鸣声。

白飞羽和冷青松两人都在一瞬间拔剑朝着对方冲去!

顿时小山峰的山脚处,剑意肆虐,剑气纵横,无数金石交鸣之音响起。

对这两个逆子,欧阳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看到陈长生准备溜走。

欧阳拉过陈长生有些不放心的说道:“你对于一个月之后的宗门大比有信心吗?”

毕竟是魔族圣子,保不齐会不会爆种什么的,主角爆种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常见了。

明明只剩下血皮,随便嚷嚷两句什么爱与基....基本友情,就直接满血复活,吊打最后大boss。

这种扯淡的剧情如果放在祖渊身上,欧阳一点都不会奇怪,看属性面板就知道,那也是一个天道之子。

听到欧阳郑重的询问,陈长生心里有些不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