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是筑基后期的术!他怎么能挣脱的?”马兴业心中大骇,随即感觉到了羞耻。

自己身为筑基七重境的修士,竟然被一个毫无修为的少年给推了一个趔趄。

更别说自己还是蓝枫宗的少宗主,从小便高人一等!

马兴业稳住身形,手中长剑朝着萧峰遥遥一指,体内真元毫无保留的从身体内涌出。

两只巨大的石手在马兴业身边升起,一只高近十米的石傀儡从地底钻了出来。

马兴业站在石傀儡的头顶,感受着体内被抽空的真元,看向萧峰时,眼中满是怒火。

手中法诀翻飞,法印一指萧峰,大喝道:“石将军听令,斩!”

马兴业脚下的石傀儡双手高举,一柄长柄石斧出现在石傀儡的手中,朝着刚挣脱石手的萧峰狠狠劈去。

“给我破!”刚挣脱石手禁锢的萧峰,再次站起身,身上的肌肉在不规则的运动,充盈的气血让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充满使不完的力气!

看着迎面劈下的巨斧,萧峰直接怒吼着抬拳迎了上去。

两股力量狠狠撞在了一起,一时间竟然让大地颤抖起来。

擂台之上沙尘翻滚,看不见擂台上的情况。

当沙尘散去之时,萧峰静静的站在那里,周身360处大穴都在渗血,整个人像是一个血葫芦一般。

而场中也看不到那具巨大的石傀儡,只剩下一堆碎石黄沙。

马兴业瘫坐在地上,看向萧峰的眼神中满是恐惧。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自己祭出的这具石傀儡可是有着结丹期的实力!

是自己最强的底牌了。

结丹期的石傀儡竟然被眼前这个毫无修为的小子一拳砸碎了!

比试的参赛者能够动用符箓及法器,这是比试所允许的。

财力和外物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说起来很不公平,但就像世俗一样。

身为蓝枫宗的少宗主亲自下场比斗,已经很公平了。

怪物!

他是怪物!

在马兴业恐惧的目光中,萧峰身体动了,迈着如同山岳般厚重的步子,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

萧峰移动的很慢,似乎每一步都需要付出极大的气力。

但在马兴业眼中眼前浑身浴血的萧峰更像是从地府中爬出的恶鬼!

正有条不紊的上前准备收割自己的性命!

“你不要过来啊!”马兴业疯狂催动着丹田中已经所剩无几的真元,胡乱挥舞着手中的长剑。

几道剑气刺中萧峰,只是让萧峰身形微微晃动,身上多了几个口子,但却没有阻止萧峰继续朝着自己走过来。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擂台上的萧峰,对于这个少年,从一开始的不屑,到逐渐的惊讶,最后到现在的敬佩。

他们亲眼见证了一个毫无修为的少年在这个擂台之上,哪怕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战胜自己的对手!

对于这种用自己生命来扞卫自己的执拗,没有人会取笑他!

萧峰的身体开始晃动,步子也变得有些踉跄,眼前一片模糊,只靠着强大的意志力强撑着自己不倒下。

对面的马兴业已经脱力的坐在地上,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强行召唤结丹期的石傀儡本就对自己而言负荷极大,刚才又因为慌乱,胡乱对着萧峰放着剑气,已经用尽了自己所有的真气。

丹田内的真气枯竭之后,修士会陷入僵直,浑身动弹不得。

所以只要萧峰走到马兴业面前,一拳砸下去,那么这位外门第一天才就会败在萧峰的手上。

萧峰终于走到了马兴业的面前,缓缓举起了拳头,软绵绵的拳头却带着风声朝着马兴业那张还算不错的皮囊上砸去。

“自己要输了啊!”马兴业看着越来越近的拳头,眼光希翼的瞟向了鼓楼的方向。

突然一道在场所有外门弟子都没有看清楚的空气波动从鼓楼之上朝着萧峰急速射去。

已经是强弩之末的萧峰身体突然诡异的被撞飞了出去,然后彻底陷入了昏迷。

场外响起一片哗然,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件事竟然还有反转!

马兴业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了下来,瘫倒在地上。

真的不枉费自己平日里的孝敬,还有前几天特地去送的一份大礼。

不管过程如何,总之是自己胜了!

此时孙管事的声音从钟楼之上传来:

“胜者,马兴业!”

那道空气波动速度极快,根本不是这群外门弟子可以看清楚的。

擂台之外的吃瓜群众只看到原本拳头快要打到马兴业的萧峰,身体突然倒向了一边,然后再也没有站起来。

胜负已分,萧峰惜败!

“可惜啊,真的可惜,就差那么一点,就赢了!”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