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带着萧峰刚走到小山峰山脚,一只巨大的白色纸鹤便飘然而至。

“大师兄你回来了?给涂涂带礼物了吗?”胡涂涂清脆的童音从纸鹤上传来。

欧阳一脸笑意看着胡涂涂从纸鹤上跳下来,像只小狗一样在自己身上翻找礼物。

“你看这是什么?”欧阳如同变戏法一样,从衣袖里掏出一支冰糖葫芦。

“呀!是冰糖葫芦!我好久都没吃过了!谢谢大师兄!”胡涂涂惊喜的接过冰糖葫芦,美滋滋的亲了一口欧阳,举着冰糖葫芦转起圈来。

突然胡涂涂发现了跟在欧阳身后的萧峰。

原本快乐嬉闹的胡涂涂,立刻躲到欧阳身边,一边抓着欧阳的衣服,一边探出一个头,警惕的看着萧峰说道:“大师兄,这是谁啊?”

欧阳宠溺的摸了摸胡涂涂的脑袋,笑着说道:“这是我替师父找的好苗子,算是小山峰的记名弟子。”

欧阳说完转头看着萧峰说道:“萧师弟,这是胡涂涂,也是我小山峰第五位弟子,虽然年纪小,但却是你师姐。”

宗门顺序并不按岁数的年长来定义,而是进门的时间。

毕竟对于动不动千岁的大修士,对于年龄已经没有什么概念。

打个比方,一个三十岁的普通人,找一个7岁的小姑娘,别人会觉得你是禽兽。

但如果一个四百岁的修士和一个三百岁的修士结成道侣。

是不是就又感觉没什么大不了的。

萧峰拱手微微躬身对着胡涂涂开口说道:“萧峰见过小师姐!”

胡涂涂一手拿着冰糖葫芦,一脸呆呆的看着萧峰,嘴里的冰糖葫芦都忘了继续嚼。

“嘶溜,我成师姐了?”胡涂涂把流出来的口水擦了擦,还有些不可置信。

第一次见,是不是应该送礼物?

胡涂涂慌忙在自己身上翻找起来,昨天吃剩的红薯,今天上午抓的蛐蛐,刚摘的小花,还有手里的刚咬一口的冰糖葫芦。

胡涂涂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冰糖葫芦,举了起来,一脸快哭的表情问道:“师弟,你吃!”

萧峰看着嘴嘟成包子脸的胡涂涂,眼泪汪汪的举着自己的冰糖葫芦,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不用了,师姐,我不喜欢吃甜的。”

不喜欢吃甜的啊,那就好,胡涂涂长舒了一口气,挺起小胸膛从欧阳身后走了出来。

在萧峰身边转了一圈,似乎在打量着自己这个便宜师弟。

自己已经成为师姐了啊,自己算得上大孩子了已经!

“师弟,你把头伸过来。”胡涂涂挥着小手对萧峰说道。

萧峰不明所以的弯下腰,一朵小白花被一只小手插在了自己耳边。

胡涂涂轻声说道:“这朵小白花是我今天见过最漂亮的小花,本来是想送给大师兄的,现在给你了!”

萧峰摸了摸耳边的小白花,脸上挂起一个发自真心的笑容,看着眼前天真无邪的胡涂涂说道:“谢谢师姐。”

胡涂涂拍了拍手,纸鹤慢悠悠的飞到三人面前,胡涂涂举着冰糖葫芦朝着欧阳两人喊道:“走吧!我们回家!今天三师兄做鱼吃!”

纸鹤载着三人随着一阵清风飞向峰顶。

待到山顶,纸鹤刚刚落稳。

胡涂涂便迫不及待的朝着院子里大喊:“师兄!师兄!大师兄带着一个小师弟回来。”

萧峰抬眼看去,仅仅是一眼便喜欢上了这个小院子。

青砖绿瓦,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树立在院中。

树下一把躺椅上,一位白衣少年拿着一本书蒙在脸上睡觉。

一个少年正在房顶上修着屋顶。

而在院角的厨房里正升起炊烟。

完全不像是大宗门的该有的样子,反而更像是静谧美好的田园生活。

这让从世俗过来的萧峰倍感亲切。

躺在躺椅上的白飞羽把书从脸上拿开,抬起头看了看萧峰,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了。

房顶上的冷青松则自顾自的敲着锤子。

只有陈长生听到动静,围着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脸笑意的看向萧峰。

但瞬间便呆在了原地。

萧峰的脸和前世记忆中那位无上的存在慢慢重合在了一起。

“我人族当自强不息!谁言我人族无大帝!”

“人族萧峰在此,谁敢上前受死!”

陈长生心中掀起惊涛骇浪,自己大师兄带回来了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

前世以一己之力让魔族止步十年的人族大帝萧峰!

这一世竟然是自己师弟?

陈长生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胡涂涂却嗅着鼻子好奇的问道:“什么东西糊了啊?”

“我的鱼!”陈长生惊叫了一声,转身回到厨房。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