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师兄,求求你,别薅了,再薅护宗大阵都启动不了了!”一个身穿普通蓝色道袍的少年对着欧阳哀求道。

欧阳手持铁镐正撬着地上的极品灵石精髓。

这极品灵石精髓只存在于灵石脉的最深处,极为罕见,不管是拿来修炼还是炼制法宝都是不可缺少的必要材料。

也就青云宗这样的顶级宗门,才会拿它来组建护宗大阵。

“慌什么,那掌门要是责罚下来,就说是我干的,这块给你,有我一口吃的,能少的了你的?”欧阳背着麻袋,塞给少年一块边角料,豪气的说道。

少年战战兢兢的接过欧阳递给自己的极品灵石精髓,这一块可比得上自己半年的修炼资源。

欧阳背着的麻袋里面可是装了整整半麻袋!

这位爷把护宗大阵给撬了一遍!

要是被刑峰的执法队看到了,普通人不死也得脱层皮。

敢撬护宗大阵,你还说你不是宗门叛徒?

但这位爷撬的时候,执法队刚好路过,还给人家打招呼:

“哥几个干嘛去了?”

“欧阳师兄,峰主让我们来巡山,你这是干嘛呢?”

“嗨,这不是家里缺点灵石,我过来挖点回去嘛,人啊就要自力更生。”

“要帮忙吗?欧阳师兄?”

“不用了,我再挖点就回去了,该吃中午饭了……”

……

以上就是欧阳一边挥舞着铁镐,一边和护法队的师兄们的对话!

那些人都瞎了吗?

他可是在护宗大阵里面挖矿啊!

普通内门弟子多看一眼护宗大阵,这些人都要上前问问是不是宗门叛徒。

这位欧阳师兄已经在这里挖了快一个时辰了!

不过据说,这位师兄是掌门私生子。

那就没事了!

苦苦哀求欧阳少挖一点的少年单手一翻,极品灵石精髓便消失在手中,装作无事离开。

欧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背起半麻袋极品灵石精髓就往小山峰走。

刚走没两步,一个被黑袍包裹住的中年人挡在了欧阳面前。

中年人挡在欧阳面前,语气冰冷的说道:“蓄意毁坏护宗大阵,盗取宗门灵石,你可知罪?”

欧阳看着来人,笑嘻嘻的说道:“李师叔,吃了没?”

“孽徒!胡云收了个好徒弟!竟然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中年人双目冷厉的喝道。

欧阳也懒得废话,从储物袋掏出一本书就朝着中年人飞去。

隐约间能看到书页中衣衫清凉的绝色女郎。

“好暗器!”中年人低喝一声,张开黑袍,霎时间天昏地暗,如同天地被收入黑袍之中。

当欧阳眼前恢复正常之时,眼前便没了中年人的身影。

欧阳嘟囔一声“每次要本子都整的给宗门覆灭一样,生怕别人看见。老处男火气真大。”

刚挡住欧阳的正是刑峰峰主李意,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却酷爱丹青书法。

曾经看到欧阳掏出的写实派的人物肖像图后,顿时惊为天人,对书中描绘的精彩剧情和跌宕起伏的女主角更是赞不绝口。

所以每过一段时间就会以各种借口,向欧阳借阅一本。

欧阳背着极品灵石精髓回到小山峰时,小院中异常的热闹。

萧峰光着膀子,一身古铜色健美的肌肉在午后的阳光下异常的耀眼。

胡涂涂抱着藏狐已经看呆了,不争气的眼泪从嘴角流了出来。

陈长生则手持毛笔,在萧峰背上画出底稿。

五方神兽,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了萧峰的后背。

过肩龙,下山虎,昂首玄武,低头朱雀,还有闭目的麒麟。

随着萧峰的呼吸,五只神兽如同活过来一样,在萧峰背上缓缓游动。

不愧就算是刑峰之主都欲罢不能的手法,这要是真画个大牛萌妹,谁顶得住啊!

欧阳对着萧峰的后背为陈长生的手艺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陈长生涨红了脸,大声说着自己没有画过。

但却引来一阵哄笑,院子里充满快活的气氛。

欧阳把麻袋往地上一倒,五颜六色的灵石精髓便散落一地,浓郁的天地元气从灵石精髓上传来。

对于外人来说几乎做梦都梦不到的灵石精髓,对于在场的这些人来说,除了萧峰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其他人都像是看垃圾一样。

“师兄,走的时候我就告诉你了,护宗大阵最中间那一圈的品质最好,这里怎么没有?”陈长生弯腰翻找了一下,朝着欧阳问道。

“我原来也想挖最中间的,但掌门那老不死的下了禁制,我根本靠近不了。”欧阳叹了口气说道。

陈长生也没有真奢望欧阳能把最中间的护宗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