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峰的到来,并没有影响到小山峰的日常。

冷青松修着房顶。

陈长生在自己屋子里不知道捣鼓什么。

白飞羽依旧站在树枝上装逼。

胡涂涂还是骑着自己的纸鹤到处飞。

只是在栈道上多了一位扛着青石的少年,正是修理栈道的萧峰。

大家都有事做,那就代表我没事做。

欧阳瘫在自己的躺椅上,手里拿着一本书,正打着瞌睡。

小院里的一切显得那么的平静。

唯独偶尔青云峰那边传来的礼炮声,扰人清梦。

随着宗门大比的时间越来越近。

邀请观礼的宗门也陆续来到了青云宗。

每来一个宗门,青云峰都会响起礼炮的轰鸣声。

比平时多了十几倍的流光,不时在蔚蓝的天空中划过。

整个青云宗上下显得异常的繁忙。

似乎小山峰被遗忘了一般。

突然一声响彻天地般的梵音从青云峰传来。

原本玄宗道门的青云峰上,佛光漫天,似有佛陀论道。

欧阳把书从自己脸上拿下来,一脸惊异的看向青云峰的方向,失声说道:“怎么回事?大和尚打上山了?”

站在树枝上的白飞羽望向青云峰的方向,摇了摇头说道:“好像有人在青云峰论道。佛门似乎出了一位了不得的佛陀转世。”

“佛陀转世?传说中的佛门圣子吗?”欧阳顿时来了兴趣。

前年就听说,佛门出了一位了不得的圣子。

传说此人刚入佛门便引得佛祖金身开口赐名。

一年筑基,三年结丹,五年元婴。

修为的升级速度像鬼一样。

年仅十八便论道佛门圣地大灵山寺十八位住持,不落下风!

佛门得此人,此乃大兴之势!

欧阳看这动静,一开始还觉得外面那些人还真是会吹,不过现在看来,所言八九不离十真有点东西。

正当欧阳考虑要不要去吃瓜,看看是哪个倒霉蛋被人家当垫脚石了。

青云峰之上突然传来七声铜钟声。

铜钟声悠远却不刺耳,但又轻易的传到青云宗所有人的耳边。

这是宗门的召应钟的声音!

七声代表着所有山峰的所有弟子都要前往青云峰议事。

也被欧阳称为摇人钟。

意思就是宗门出事了,各峰速度码人!

欧阳从躺椅上坐起身,饶有兴趣的开口说道:“走吧,去看看,上次摇人钟响,还是为了争夺小白入哪座山峰,今天有瓜吃了。”

冷青松和白飞羽御剑而行。

陈长生带着不会御剑的萧峰紧随其后。

胡涂涂和欧阳则坐着纸鹤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小山峰全员出动,只留下一只藏狐守家。

毕竟吃瓜这种事在无聊的修仙岁月里可不多见。

当众人来到青云峰山脚,这里早就人山人海,挤的满满当当了。

所有内门弟子加一起过千了,除了一些闭关的,能来的都来了。

欧阳一到青云峰,便看到凌风在挨打。

啧,有天理吗?

每次出去顶锅的都是老凌,就看老凌脾气好,还是掌门弟子。

每次别人上来踹门,都是老凌先挨打再说。

这不欺负老实人吗?

可惜,好位置都被别人占了,吃瓜都没个好位置。

欧阳对着冷青松使了个眼色,冷青松心领神会的抱着剑就朝位置最好的方向走去。

一处巨石高点之上,十几个问剑峰的弟子持剑而立,看的津津有味。

毕竟他们问剑峰人多势众,这样的好地方才会被他们给抢了过去。

敢动手?问过我这十几把长剑了吗?

正当他们看的津津有味之时,来问他们十几把长剑的人来了。

一身黑衣的冷青松跃到巨石之上冷声吐出两个字:“下去!”

没见过冷青松的弟子顿时大怒,这小子还真是不开眼,当即就要拔剑。

却被一旁的人摁住了剑柄,低声说了几句。

想要拔剑的弟子顿时脑袋一缩,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冷青松,便跟着师兄们灰溜溜的从巨石上跳到了天衍峰占的石头上。

“下去!敢反抗,问过我这十几柄长剑了吗?”

天衍峰的弟子看着一脸蛮横的问剑峰弟子,敢怒不敢言。

小山峰得到了最好的观景位置,欧阳懒散的坐在大石头上抱着胡涂涂,看着场中发生的事情。

白飞羽在左,冷青松在右,萧峰稍稍靠后。

而陈长生看到眼前的一幕,早就眉头一皱,退到了所有吃瓜群众的最后面。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