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长生全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在自己的眼中天地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自己的眼中只剩下眼前的祖渊和手中的弓箭。

前世的一幕幕不断在自己眼前划过,让手中的弓箭光芒更甚。

这支箭可不是普通的箭,也不是谁诗里的箭。

而是倾注了自己神魂的箭,这支箭攻击的不只是祖渊的肉身,更是祖渊的神魂!

就算是四周的护法出手阻拦住箭支的物理攻击,也不可能阻挡这神魂的攻击!

陈长生脑海中的记忆定格在前世欧阳的身影前,低声念出曾经欧阳念过的诗:

“西北望,射天狼!”

咻!

箭支脱手而出,瞬息刺向了快要撕开空间裂缝准备逃跑的祖渊身上。

祖渊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右胸膛,自己的心脏在右边这件事,自己从来没有给任何人说过!

为什么陈长生会知道自己的心脏在右边!

箭支直接穿过了祖渊的身体,精准的插进祖渊的右胸膛,没有任何伤口,这支箭攻击的是祖渊的神魂!

祖渊丹田之内的元婴瞬间死亡,在元婴死亡的一瞬间,一朵黑色的莲花直接飞出,在任何人都不注意的情况下,撕开空间,消失不见。

而祖渊的身体缓缓从天上掉了下来,头上长着犄角,脸上满是魔纹,一看便知道祖渊魔族的身份!

当陈长生射杀祖渊的一瞬间,心中的那股紧迫感瞬间消失了,陈长生便知道自己杀掉了前世让自己恨之入骨的魔头。

自己立下天道誓言,就是为了确认自己真的能够彻底杀掉祖渊!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只有在天道的见证之下,自己才可以确信,自己真的杀掉了未来的魔皇!

所有的算计,终于在这一刻化成了成功!

陈长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乏力,仰面倒在了芥子空间之中。

而芥子空间外面早已掀起了轩然大波。

魔族已经数千年未见,没想到竟然在青云宗的盛会之上,再现了魔族身影!

难道魔道之争又要重新开始了吗?

经历过数千年前那场惨无人道的大战的修士,脸上顿时一片愁云惨淡。

而大殿之上的洞虚子则双眼空洞的看向芥子空间,陈长生立下天道誓言之时,自己对自己这个刚收的新弟子便升起了疑心。

但最多只是想到这个弟子品德有亏,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这个弟子竟然是魔族!

身为九大圣地之一的青云宗掌教,竟然有一位亲传弟子是魔族!

渡劫九重境的洞虚子身形瞬间佝偻了一些,这一刻像是一位暮年的老人。

“掌教师兄!”各峰峰主看向气场变化的洞虚子,顿时担心起来。

但洞虚子也仅仅佝偻了那一下,便再次恢复如常,掌教气势再次出现在他身上。

无数岁月洗礼过的洞虚子,还不至于因为这件事而影响道心,只是抬手向着九大圣地派过来的长老和无数宗门代表平静的说道:

“今日宗门大比胜利者,小山峰陈长生!陈长生灭魔有功,从此便为我青云宗圣子!见他如见掌门!”

“啊?”

这样一个劲爆的消息,瞬间让在场的所有人大吃一惊。

但各峰长老也瞬间明白了过来,在所有同道宗门面前,青云宗出现了一位掌门亲传的魔族,世人会怎么看身为九大圣地的青云宗。

与魔族交好,助魔作伥?

这样的帽子,对于名门正派的青云宗来说可谓是致命的,尤其是当着几乎所有势力宗门面前。

所以洞虚子当即宣布,击杀了魔族的陈长生为青云宗圣子,便是在第一时间表明自己的态度,自己宗门里面出现了魔族和自己没关系,实为魔族太狡猾!

高,实在是高!

不愧是活了几千年的老狐狸,竟然在一瞬间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

九大圣地的长老同样反应了过去,立刻恭祝青云宗新晋一位天赋极高的圣子!

毕竟九大圣地虽然彼此互相看不惯,但九大圣地同气连枝,一荣俱荣,所以这个轿子,他们还真的给青云宗抬起来!

事后再请自家掌教亲自询问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抚下面那些无数的小宗门的口眼!

“三师兄成了青云宗圣子了?”胡涂涂看向欧阳呆呆的问道。

“原本一直苟在暗处的老阴比,竟然莫名其妙的比任何人都站在了最亮的聚光灯下?还真是世事无常啊!”欧阳感叹的说道。

“真是麻烦,如果打扰到我们清修,就让三师兄搬出去吧?青云宗圣子总比小山峰三弟子好听吧?”白飞羽皱着眉头说道。

冷青松只想到了自己以后吃饭会不会成问题。

毕竟让圣子还天天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