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教,这都三个月了,青云圣子不会....”张子翔身边一位万法宗长老不免有些担忧的看着眼前的符文大门对着站在符文大门前的张子翔低声说道。

虽然这位青云圣子执意要参悟万法宗的镇宗道宝,但万法宗的所有人都知道,参悟道宝的代价就是永远都别想从这道门中走出来。

历代万法宗掌门,无数长老供奉,都是如此,从此都没有再出来过!

张子翔看着眼前的符文大门,眼中闪过一丝奇异,如果不是自己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继承人,以自己的天资肯定能参悟仙人留下的阵法大道!

自己师父都进入符文大门之内数百年的时间,也不知道陈长生有没有在里面见到自己的师父?

张子翔思绪飞了一会,才开口不屑的说道:“怎么?他青云圣子来到我万法宗观法,不小心死在这里,我们还要给他们交代?”

一旁的长老有些尴尬的说道:“虽然我万法宗不惧青云宗,但是青云宗的掌教和副掌教向来都是不要脸皮的,万一那两个老货一起冲上山门....”

张子翔脸一白,心中暗骂一声。

修行界中流转的一句话来形容青云宗的掌教和副掌教。

洞虚子是谁都打不过,神经子是谁都打不赢。

两个人简直就是怪胎!

一个战力天花板,遇强他比你还强,一个狗皮膏药遇强他和你一样强!

张子翔皱着眉头说道:“慌什么,我万法宗有先天大阵护宗,难道他们两个还能把万法宗掀了不成?”

开口完这句话,原本不担心的张子翔心中还突然多了一丝担心,这两人不会真牛逼到能把万法宗掀了吧?

....

符文大门之内的水面之上,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水面之上,正是一身紫衣的陈长生。

当陈长生出现之时,一张先天符箓也出现在陈长生的面前,而紧跟着陈长生出现的则是那位阵祖!

陈长生一招手,先天符箓落在自己手中,陈长生对着阵祖说道:“这张先天符箓算得上一件道宝,你既然要在这里重新参悟阵法大道,那这张先天符箓我先带在身边防身了!”

阵祖则一脸无所谓的看着陈长生收起先天符箓说道:“我的就是你的,既然你要,那就拿走就是了!”

陈长生笑了笑刚准备离开,却被阵祖叫住了。

“虽然我们现在手中有仙人这张底牌,但你的实力连出窍都未到,是不是太危险了一些?”阵祖看着陈长生不放心的开口问道。

“我神魂发生了异变,虽然可以感知道的存在,但却无法在身体中留下道韵。”陈长生摇了摇头,对于自己身体发生的状况,还需要自己去解决。

而阵祖也朝着陈长生神秘的笑了笑说道:“我这里有一种办法不但可以帮助你突破到出窍期,而且还可以让神魂傀儡之术从此再无限制!”

陈长生惊喜的看着眼前的阵祖,连忙开口问道:“什么方法?”

阵祖看着眼前的陈长生似笑非笑的说道:“你来当我的信徒!”

陈长生听到阵祖的话,眉头一皱戒备的看着眼前的阵祖,难道自己夺舍失败了?

眼前的阵祖和自己所制造的傀儡并不相同,几乎就相当于一个分离出去的自己,虽然能够和对方心意相通,但根本无法探知对方心中所想。

谨慎的性格让陈长生本能的怀疑起眼前的阵祖,毕竟夺舍仙人没有先例,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陈长生也不知道。

阵祖看着眼前一脸戒备的陈长生莫名其妙的说道:“你是不是有病?你连自己都戒备?我在这具身体中找到一种方法,可以让你融合道韵,那就是成为这具身体的祭祀,这样你就可以借用阵法大道,而且这样的话,那些傀儡也可以借用。”

获取这具仙人遗蜕之后,夺舍之后的陈长生自然接受了原本阵祖的所有记忆,同样明白了如何仙人的力量转借给信徒。

在上古时期那些狂热的信徒能够借用仙人的力量,从而成为所谓的大天祭祀。

而虽然现在的阵祖已经不是仙人,但这具仙人遗蜕却是道的化身,同样可以借阵法大道的力量给陈长生!

和眼前阵祖心意相通的陈长生瞬间明白了阵祖的想法,只要自己信奉阵祖,那么自己就可以借用仙人的力量,也就自然而然的可以使用道韵,甚至乃至法则之力!

这样的话,自己不但算的上突破的出窍,甚至和凝练法则的合体期也相差无几!

想到这里,陈长生反而有些古怪的说道:“真这样算起来,到底你是本体还是我是本体?”

阵祖却骂了起来:“我是陈长生,你也是陈长生,分什么本体分身的?你以为是那些傀儡吗?”

而怀中的小瘪三也对着陈长生龇牙咧嘴的表示自己和那些傀儡可不一样!

惹了众怒的陈长生憨厚一笑说道: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