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宗传送阵忽然亮起。身穿紫衣的陈长生信步从传送阵中走了出来。

当护阵弟子看到是陈长生走出来之时,脸上露出一丝古怪,其中两个弟子更是直接御剑朝着青云峰的方向飞去。

“在自己离开这段时间,青云宗发生什么事情了?”陈长生皱了皱眉头明显能感觉到四周紧张的气氛。

装作不经意的双手拢在衣袖中间,陈长生唤出飞剑,准备御剑回小山峰。

自己一晃离开了三个多月,不知道大师兄他们现在过的怎么样,自己辛苦撰写的小山峰生活日志足足少了三个月!

陈长生刚御剑而起,洞虚子便陡然出现在陈长生面前。

洞虚子笑呵呵的看着陈长生,亲热的说道:“长生啊,这番去万法宗可有什么收获?怎么不多待些时日?”

陈长生恭敬的对着洞虚子拱了拱说道:“多谢掌教关心,此次去万法宗,长生收获巨大,离开时日已经三个多月了,长生心归似箭,所以不敢多留。”

说的很漂亮,自己再在那里多留一段时间,指不定就在万法宗登基了!

洞虚子看着眼前彬彬有礼的陈长生,脸上微笑但心里却满是苦水,他现在巴不得陈长生在外面十年半载的不回来。

欧阳小子还昏迷着的,要是让眼前的陈长生知道欧阳小子魂魄去了九幽,怕不是能把天给翻过来!

想到这里洞虚子更觉得陈长生不能回小山峰,就算是拖也要把这小子重新找个借口拖走!

洞虚子扶着胡须笑着说道:“你这次去万法宗问道,既然多得万法宗恩惠,我青云宗也不是小气之人,你要懂得知恩图报!”

“掌教说的是!”陈长生恭敬的开口回答道。

“万法宗阵法之道和你相合,你这样急匆匆的回来,怎么能算的上有一颗问道的心?”洞虚子突然故作生气的说道。

“掌教说的是!”陈长生开口回答道。

洞虚子眼珠子一转,厉声说道:“这样吧,你再去万法宗呆上一段时间,不学成不要回来!”

“掌教说的是!”陈长生依旧开口回答道。

“???什么时候这小子那么好说话了?”洞虚子一脸问号的看着眼前的陈长生,却发现眼前的陈长生只是低着头像是在听自己训斥一般。

洞虚子这才大惊失色:“草!这小子什么时候把真身换做傀儡的?!”

随即转头看向小山峰的方向,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谁能可怜可怜我这把老骨头啊?”

而早就金蝉脱壳的陈长生心中满是疑惑,从自己回来之后就感觉不对劲。

不管是传送阵四周的师兄弟,还是热情过分的掌教,似乎都在有意无意的阻拦自己回小山峰一样?

自己只是离开了三个月,小山峰上不会又出什么岔子了吧?

陈长生想到此处,心中没来由变得烦躁起来,双目微微一凝,御剑的速度更加往上一层!

长虹而过,直直朝着小山峰的方向飞去。

越是靠近小山峰,陈长生心中的焦躁感越是强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小山峰出现在陈长生的眼中之时,陈长生直接御剑腾空,朝着山顶飞去。

忽然,一道包含万象的剑气朝着陈长生扑来。

陈长生心中一惊,眼中道韵流转,单手举起,先天三才阵出现在手中。

那道包含万象的剑气直接被手中的先天三才阵吸收殆尽。

这剑气是白师弟的!

陈长生思绪还未落下,一道白衣虚影出现在陈长生面前,白飞羽脸色冷漠的看着自己低声说道:

“靠近小山峰者!死!”

\"这是力量虚影?分神期强者的标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白师弟做出如此反应?大师兄呢?!”陈长生看着眼前的白飞羽的力量虚影,心中大骇。

陈长生停下御剑停在空中,右手手指立在眼前,双目之内法则流转,大喝一声:“阵起!”

整个小山峰四周,无数金色大阵陡然升起,密密麻麻的大阵刻满玄奥的符文,缓缓开始转动。

这些大阵都是这些年自己在小山峰四周辛苦设立的,就是在小山峰遇到灭宗之灾时能够有自保之力!

按理来说小山峰上除了涂涂,几人都知道如何启用大阵,为什么大阵没有启动的痕迹?

陈长生顾不得多想,右手立指,左手超前摊掌,喝道:“符现!”

那张先天符箓出现在手中,流光流转,从先天符箓之上陡然射出一道金光直接射向白飞羽的力量虚影。

持剑而立的白飞羽虚影直接被金光炸成碎片。

在小山峰之上的白飞羽瞬间感应到自己所设置的力量虚影被毁,眼眸一凝,封神宝书便出现在自己手中。

单手摁在腰间的量天尺之上,一手持着封神宝书,白飞羽直接瞬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