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暴露了

“老唐,你不说清楚,你夫妇二人是怎么从首都到的港岛,我们就没法给你定性,你回去也得不到信任。”

唐明皱眉看着对面4个人,心中闪过无数念头,如果供出张和平,怕是要令他寒心,说不定要断绝来往!

“算了!”唐明无奈摇头,起身走了。

看着楼下坐车离去的唐明,华北系统驻港负责人,不由叹道:“这老唐唉……”

华东系统驻港负责人笑道:“他以为我们不知道他女婿的事,却不想想他那女婿做事有多高调,姓名不改不说,拿1.5亿买的华人行大厦,转手就卖了7亿!”

华南系统驻港负责人,皱眉道:“那小子帮西南创汇1亿镁元后,居然调回了首都,然后还想调到深镇,看不懂他的意图!”

王主任语气略带复杂的说道:“他们说这是用来出口的羊毛线,市场价17块5一斤。我们如果要的话,一斤15块,不要票。”

到了花都,张和平给南腊镇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黄花蒿扦插情况,以及出口订单交付情况。

待确定陈淑婷怀孕后,张和平在港岛又多待了两天,拿到大小老婆和孩子们的合照,才回国。

王主任停下脚步,看着张和平,正色道:“有把握吗?我听说,他们那里还有8000斤这种问题羊毛线。”

张和平拿纸笔,先画了一件带白色布衣领、白色布袖口拼接毛衣假两件。

所以,他打算少弄点,让陈淑婷买回去给那些保镖、司机、佣人发福利。

“听说,这毛衣的毛线是用来出口的羊毛线,17块5一斤。”

9月4号,周日上午。

傍晚,首都针织厂就派人送来了一台老旧的毛衣编织机,张和平听了一下针织厂工人讲解编织机的使用方法后,就带着母亲马秀珍下班回家了。

然后,又画了一件白领、白长袖拼接毛背心衬衣假两件。

尽管母亲马秀珍有提前跟张和平说那些毛线的问题,但当张和平看到一屋子的灰蓝色毛线后,还是有些无语。

末了,张和平又给贺子江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今年恢复高考的事,结果那小子却说他结婚了,不去……

粗略算一件7两重的毛衣卖15块,也就是10镁元一件,约48港元。

卖1000件,除去成本,至少能留下6千块启动资金,到时候让街道办组织人做手工艺品,那玩意到了港岛容易转卖出去。

“那就算了,我打电话让他们拖回去。”王主任呼了一口浊气,像是放下了一桩心事,转身走向办公室。

“应该跟前年试验的三来一补有关!”

而大表姐马丽莉正在做的那件,则是V字领羊毛背心,加两条衬衣长袖,以及V字领处拼接的衬衣领。

张和平拿起一卷灰色、蓝色、灰蓝色杂合在一起的毛线,手指揉搓毛线,辨别成分,“他们卖不出去的毛线,准备卖我们多少钱一斤?”

王主任想了想,左右不过是几斤毛线,便同意了张和平的建议,打电话先借机器。

“我说,各位大姐大妈,你们看归看,可不可以别乱摸我哎……”张和平逃出人群,站到王主任旁边,笑道:

“王主任,这下就看你的砍价能力了。我身上这件毛衣用了8两毛线,我表姐做的第二件背心衬衣,估计只需6两毛线。”

王主任看着张和平,笑道:“你表姐马丽莉说你人高,这毛衣消耗的毛线就多,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还可以节约一些毛线。我琢磨着,8块钱拿下来,还能在首都卖。”

临近中午,他才从学校离开,去街道办晃了一圈,惹得一众办事员、十几個红袖大妈围观。

“和平,首都针织厂允许我们街道的小作坊挂靠了,还给了我们一批毛线,你来看看。”王主任说着,就把张和平、马秀珍带去了库房。

8月28号,张和平回到首都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中午就被母亲马秀珍叫去了南锣鼓巷街道办。

翌日30号,张和平叫了大表姐马丽莉一起去街道办,然后现场教她操作毛衣编织机。

“可以先向他们借一台毛衣编织机,先做几件样品出来看看。你们觉得行,我们就报名今年的秋季广交会。”张和平给了一个保守方案。

……

“人工费、布料、针线,按1块钱一件成本算,伱若能把毛线价格砍到10块钱一斤,这两种毛衣的成本就是9块、7块,我拿到秋季广交会去卖10镁元一件,还是能拉到一些订单的。”

张和平跟在后面,继续说道:“他们如果愿意8块钱一斤卖,再借6台毛衣编织机给我们,倒是可以试一试。”

电话另一头的赵主任无奈道:“现在天天来人参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