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利益驱动

马秀珍见儿子挂断电话,不由诧异问道:“和平,我听你刚才打电话的意思,我们已经卖出去6万件毛衣了?”

“只是口头意向,具体能卖多少,还要等后天签了合同,收了订金才知道。”张和平随口解释了一句,然后走到客厅窗边,看着窗外的星星点点。

“这几天会比较忙,等忙完了,我再带你们去逛花都。”

马秀珍凑到窗边,小声希冀地问道:“能不能去看看孩子?”

张和平想了想,摇头道:“你没有那边身份证,最近偷渡过去太危险,等明年政策宽松了再说,不差这点时间。”

“唉……”马秀珍带着失望回了房间。

“表弟,订出去那么多毛衣,白布、针线怎么办?”大表姐马丽莉担忧道:“王主任都没弄到那些。”

“他们给几个正式工名额,我给你签几万镁元订单回来。他们如果办不到,这些订单就找港商当中间商,咱们拿外汇自己办厂。”

今天的白云宾馆楼前,站了十几个安保,没有广交会采购证就不让进。

但是,如果他不跑,这广交会创汇的担子,就有可能落到母亲马秀珍、大表姐马丽莉头上,倒逼张和平帮忙。

“喝茶!”张和平挂断电话,拿起茶杯邀请了一下,就神游天外了。

而利润方面,10万镁元订单,单纯由街道办小作坊做,至少能保证4万镁元的毛利润,也就是6万块钱。

他们之间的招呼声,倒是让宾馆大厅热闹了不少。

至于100万镁元的纺织品订单,估计自己要出几十万,且让小老婆陈淑婷练手做生意。

张和平在宾馆外面接到了首都纺织三厂的副厂长、销售科科长、厂办秘书,看了他们三人的证件和介绍信,就带着他们进了酒店。

听这位精瘦副厂长的语气,明显是怀疑的。

坐在木制沙发上的精瘦中年男,没去看合同,“张和平同志,听说你们有把握签几万件订单,单件价格12镁元。”

咚咚!

所以,张和平没回应他们,直接给南锣鼓巷街道办打去了电话。

翌日,首都纺织三厂的人,一大早就来到了白云宾馆楼前。

“按1個工人年薪300块计算,10个工人才3000块,10万镁元订单的利润,能给10个工人发20年工资。”

10名学徒工的一年工资,也就两三千块,转正的可能性小。

学徒工的工资在1975年涨了4块,所以第一年的学徒工资是18块5*12个月=222块,第二年26*12=312块,第三年28*12=336块。

如果给首都纺织三厂做,毛利润估计就被他们全厂摊薄,可以忽略不计了。

张和平拿出他连夜写好的订购合同,一式三份,其中有一条特别注明,所签订单必须交由南锣鼓巷街道办分配加工,否则……

这年月,国内的成衣出口量极少,主要是款式问题,稍微花哨一点的设计,就不能过审。

张和平的淡漠态度,让首都纺织三厂的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讨论起了合同。

这事,还得王主任拿主意。

这样一来,先不说婷美贸易公司兜底能不能赚钱,光是让张和平帮他们跑广交会,就是个麻烦事,他不可能一直帮街道办跑广交会。

张和平这话说得直白粗暴,搞得旁边的三厂人很是尴尬,像是底裤都被扯掉了。

电梯来到27楼,首都纺织三厂的人被张和平带进了套房,三人情不自禁打量四周,心中暗暗咋舌,同时也在猜测张和平的身份。

所以,张和平找港商当中间商的话,是说给旁边三个外人听的,不是只有他们厂可选。

张和平是接到总台电话后,才知道楼下安保拦人的事,暗道昨天侥幸混进来了。

今明两年,街道办自己办厂的可能性很小,只能办成扶贫式小作坊。

关键是,那些街道上的无业游民更喜欢进正规工厂,那是铁饭碗,是身份的象征。

“行!他们如果能签协议保证咱们街道的人3年内转正,我这边给你一个承诺,至少能签回100万镁元的纺织品订单。”张和平严肃说道:

“这……”

副厂长,女科长不说话了,那位厂办的男秘书扶了一下眼镜,打头阵说道:“按照规定,厂里的利润都要上交。”

男秘书看张和平没反对,继续说道:“伱们如果能签回10万镁元,我们可以在南锣鼓巷街道招收10名学徒工,20万镁元对应20名,以此类推。”

“张和平同志,这个三倍违约金算在我们厂,感觉不太合适。”女销售科长指着合同上的条款,“我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