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2月4日,除夕夜。

首都,南锣鼓巷95号四合院,后院东北角耳房,张家。

12岁的张和平,安静地坐在自家门槛上,闻着隔壁东厢房刘海中家溢出的饺子汽,看着斜对面西厢房许大茂家的黄灯泡,听着南边正房何雨柱家的一众欢笑声。

沉思良久,张和平起身返回昏暗的家中,走到门后的四方桌旁,借着门外的灯光,陪着家人,笨拙地糊起了火柴盒。

屋内气氛有些压抑,比寒冬腊月的夜,更让人不适。

张和平刚融合完这个身体的前主记忆,知道其中大半原因是他造成的。

起于59年的干旱、灾荒,在62年初这个青黄不接的时段,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力。

张和平不知道具体的受灾数据,但从奶奶带着张和平的两个姐姐逃荒至此,可见一斑。

而张和平的穿越,也跟她们的到来有关。

张和平的父亲张兵,前些年援朝没了右腿,转业到了首都红星轧钢厂保卫科,领了一个守夜看仓库的清闲差事,每月工资56元。

没闹灾荒之前,张兵的工资足够养家,每月给乡下母亲和两个女儿寄了钱粮后,还能接济一下已故战友的家属。

但旱灾开始后,粮票价格一涨再涨。

年前,1斤首都粮票黑市价格竟炒上了3元,全国通用粮票更高。

如此一来,他们家就难了!

因为张和平的户口随母亲马秀珍,都是没有城市供应粮的农业户口,仅靠父亲张兵每月的定额粮,根本不够吃。

如今,再加上刚从乡下逃荒过来的奶奶和两个姐姐,此间生活就更加困难了。

而这具身体的前主,因抱怨奶奶和两个姐姐不该来此,导致他过年没有吃上饺子,被他父亲一巴掌扇去投胎了。

现在的张和平,前世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失业大叔,因为在家摆烂打游戏,被他老婆一巴掌扇成了重生人士,还带了一个外挂过来。

糊火柴盒:入门(5%).

糊火柴盒:入门(6%).

张和平用僵硬的手指糊火柴盒时,脑中不断闪过技能提升进度,一些糊火柴盒的经验、技巧凭空出现在他的脑中。

只是,这外挂只在张和平做某件事的时候,才会针对性启动,且只加速提升一项技能。

比如,他刚才在门槛上思索前世今生时,提升的技能【思索:熟练(76%)】,此时就没有再挂机提升了。

张和平把这个外挂,理解为辅助加速学习外挂。

今生,他若想干一番事业,过人上人的生活,势必要靠这个外挂,多学一些技能才行。

不过,当务之急,是解决吃住问题!

“小三,少糊点浆糊!”左边母亲马秀珍说着,将一张新盒纸伸过来,把张和平手指上沾的浆糊抹了去。

紧接着,右边奶奶谢二妹,也拿了一张新盒纸过来抹。

张和平抬头看了一眼左右,16岁的大姐张招娣、14岁的二姐张盼娣分别坐在奶奶和母亲的另一边,沉默地在那埋头糊火柴盒。

他本想就前身下午骂人那事道歉的,缓和一下屋内气氛,毕竟从此以后就是家人了。

但他的心中还有些隔阂,还在努力适应这陌生的人和事。

当他的糊火柴盒技能提升到熟练(33%)时,桌上就没有盒纸了。

这困难年月,就连街道办分配的火柴盒任务,也是限量的。

因为糊火柴盒的工酬,是用棒子面结算,街道办也没多余粮食分配,只能勉强囫囵过去。

母亲马秀珍将桌上剩的半碗浆糊端了出去,奶奶和两个姐姐也出了房间,独留张和平待在昏暗的屋里。

这是一间很小的房子,没有土炕,床是几块木板架在石头上的那种,床边勉强放下一张四方桌和一条长凳。

除了床上被褥,床下杂物,墙上挂的零碎,这屋里就没有他物了,甚至连个窗户都没有。

这也是他们家为何开着门,在寒夜中借光糊火柴盒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煤油、蜡烛也是凭票供应的,紧缺得很。

至于电灯,他家原本也有,但为了缩减开支,前年就停用了。

没多久,五碗冒着热气的糊糊端上桌,母亲马秀珍点了煤油灯进来,这才关上门,阻拦外面的寒冷。

张和平坐在床边,用筷子搅了一下他那碗粘稠的糊糊,好像有碎窝头在其中。

前主记忆中,这碗糊糊是奶奶和两个姐姐来此之后,最浓稠的一顿饭了。

再看奶奶和母亲碗里的清汤寡水,背对房门而坐的两个姐姐碗里,因为隔着煤油灯看不清。

不过,根据中午的吃食,以及刚才剩的那点浆糊来看,估计两个姐姐碗里的糊糊,也浓稠不到哪里去。

这让张和平有些感叹荒年不易,也有些怪前主不懂事。

“奶奶,我不饿,你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