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埠贵走后,张和平从家里墙上取下绿色单肩书包,倒出包里的笔和本子,跟母亲马秀珍说了一下去向,便猴急地出了门。

换乘3趟公交车,张和平一路好奇的隔着车窗看到了东城安定门。

只觉这一路上,人好多,街道好简陋,很多地方都在施工,却又欣欣向荣的样子!

张和平先去了成贤街的首都图书馆,预料中的办理借书证失败,因为他没有介绍信。

不过,张和平来此的主要目的,是想通过看各类书籍,尝试能否挂出相对应的技能。

然后,他成功了!

起初,张和平看的是细分类中医书,脑中出现过许多入门技能。

比如:望闻问切、辨药、针灸、刮痧、推拿、正骨、理筋等等。

直到他翻开一本《黄帝内经》,一条信息闪过他的脑海,他才停下了盲目乱看。

中医术:入门(1%).

他耐心翻着这本书,直到中医术技能提升到熟练(1%),他才确认,这一门技能,囊括了他之前看的那些中医细分类技能。

如此一来,倒是省了他分门别类的挂机了。

再看西医,张和平尝试着寻找类似《黄帝内经》的西医大全,想要整个【西医术】技能,或者直接来个【医术】技能,那可就省事了。

可惜,他只发现了一些生物、消毒、手术、静脉注射之类的技能。

之后,张和平又看了易经、道德经、南华真经、冲虚至德真经等玄学类书籍。

虽然他没有得到炼气诀之类的修仙技能,却在翻开《黄帝阴符经》、《黄庭经》后,得到了另一种惊喜。

气功:入门(1%).

最后,张和平看了十几本拳法、腿法,才离开图书馆,接着去了最近的信托商店。

这年月,信托商店里的老物件可不少,还不要票。

究其原因,都是缺粮闹的。

过了这个坎,再去信托商店,就不一定看得到那些物件了。

即便张和平知道这个理,却没钱玩老物件,也没地方存。

他身上只有6块2毛,还要留3毛钱坐公交,可不敢乱买东西。

《黄帝内经》、《黄帝阴符经》、《太极拳》、《太祖长拳》,一共花了他5块3毛钱。

其中,黄帝内经是6册精装书,估计是谁家的藏品,寄卖价竟然高达5块钱!

其他三本书都是普通单册,那两本拳法还是小人书模样,不过都能用来挂机提升技能。

当张和平挎着包、抱着书回到四合院时,守门大爷阎埠贵,屁颠屁颠跑来帮忙搬书,殷勤得不要不要的。

待他俩进到后院,马秀珍的一句话,让阎埠贵眼前一亮。

“三大爷,你下午能不能带我家和平,再去钓些鱼回来?”

对于这种要求,阎埠贵求之不得,自然是满口答应。

张和平在旁边瞧见,阎埠贵的嘴角都快裂到天上去了。

随即,阎埠贵拉着张和平,小声询问了一下需要他带的东西后,就赶紧回去准备了。

张和平跟屋里正在糊火柴盒的奶奶和二姐打过招呼后,将买回来的书放到了床边角落,然后开始四处寻找,结果只在锅里发现一盘小蒸鱼。

张和平不由诧异问道:“妈,我早上钓回来的鱼,你不会又送人了吧!”

“嗯!”马秀珍应了一声,就将蒸鱼端进了屋。

然后,又见她用筷子勾起锅里的蒸格,向锅底开水倒棒子面,开始煮糊糊。

张和平将四副碗筷放到桌上,想着母亲马秀珍让他下午去钓鱼的用意,是要继续送人,还是拿去卖?

马秀珍端着热气腾腾的铁锅进屋,招呼儿子关了门,这才一边舀糊糊,一边跟张和平小声解释,“你不是让我去顶岗吗?”

“轧钢厂没有给准话,我又不懂顶岗的流程,想着要赶在你爸醒过来前,把他的班接了。”

“到时候,就像你说的,我们家多出来4口供应粮,加上你爸那口,这生活就好过了。”

“所以,我给街道办送了8条鱼过去;既感谢他们分派糊火柴盒的任务给我们家,又向他们打听了顶岗的事,还为以后转户口的事提前打点一下。”

张和平朝马秀珍比了一个大拇指,然后问道:“妈,你让我下午去钓鱼,是不是还要送人?”

“嗯!”马秀珍把铁锅放到了外面,关门回来,继续小声说道:“街道办的人说,我去顶岗的可能性很小,因为涉及到新增4个户口和4口供应粮,建议我找找关系。”

“我想来想去,觉得只有你爸的那些战友,才会无偿帮我们。所以,我想提些鱼去拜年,借机说一下顶岗的困难。”

张和平没想到母亲行事这么雷厉风行,他也不含糊,“妈,你需要多少鱼?”

“最少要22条,最好是两斤以上的。”马秀珍想都没想,就报出了数,并小声叮嘱道: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