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索:精通(12%).

“卧槽!他在道德绑架许大茂!”

明明是傻柱破坏了许大茂的相亲,明明是傻柱不道歉激化矛盾,经易中海这么一说,许大茂反而里外不是人了!

可傻柱呢?

那家伙屁事没有的站在一旁,在那双手插兜、抖着腿,得意的笑看许大茂。

张和平看着易中海,不由想起前世网友对他的评价,道德天尊!

走了!走了!张和平转身走人!

他原本想在捐款的时候,弯酸一下他们只给贾家捐款,不给自家捐。

现在想想傻柱那混不吝的性格,还有未知战力,算了!

我还小,惹不起!

张和平穿过月亮门时,身后传来三大爷的声音,想来是那四分之二个鸡蛋起作用了。

只听阎埠贵说道:“去年,傻柱如果不打许大茂他爹,也闹不到外面去。二大爷,你说是不是?哪有小辈打长辈的道理!”

刘海中想都没想,就点头认可了,“嗯!是这个理!”

“抛开其他事不谈,傻柱破坏别人相亲这事,性质很不好!”阎埠贵端起搪瓷杯,一脸严肃的说道:

“古语有云,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谈婚论嫁不是儿戏,请媒婆得花钱吧!请女方一家吃饭花不花钱?”

没一会,中院传来最终决定,何雨柱赔给许大茂20块钱。

张和平拉走两个还想看热闹的姐姐,回家陪奶奶糊火柴盒去了。

路过西厢房许家时,发现门口站了一高个子老头,好像是许大茂的爹,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去参会。

“今晚还有一件事,今天下午,贾东旭在上班的时候,被机器绞断了双腿!”

“大家都知道,他家5口人,只有贾东旭一人有供应粮……”

……

2月8日,大年初四。

张和平被一阵嘀嘀咕咕吵醒,出门发现是自家奶奶在灶台边念念有词,好像是在迎灶神。

洗漱一番后,自家的糊糊都上桌了,阎埠贵竟然还没来叫他出去吃早饭,难道是嫌昨天分账分少了?

就在张和平腹诽阎老抠时,阎解放端着一个带盖的黄瓷盆,来到张家。

只听阎解放兴奋地说道:“张三,这是我爸让我给你端过来的,他说等你吃了早饭,就出发钓鱼。”

张和平起身接过黄瓷盆,“阎二,谢了!我很快出来。”

阎解放被张和平一个“阎二”整懵了,不应该叫阎老二吗?

不理傻乎乎离开的阎解放,张和平将黄瓷盆端到桌上,揭开盖子,两个姐姐都好奇凑了过来。

“饺子!”二姐张盼娣惊呼,眼睛都亮了。

“弟弟,阎解放他爸为什么送我们饺子?”大姐张招娣疑惑问道,还有一丝担心。

“他想学我的钓鱼技术。”张和平说着,去外面拿了一个黄瓷盆进来,将蒸饺装进自家盆里。

12个饺子,张和平先给奶奶夹了1个,然后往自己嘴里塞了1个,白菜馅、油渣,没有肉,很阎老抠。

张和平一口喝完糊糊,见两个姐姐没夹饺子,便给她们一人夹了两个,又给奶奶夹了一个,就出门了。

将阎家的黄瓷盆还给三大妈,张和平看着阎埠贵和阎解成各自捣鼓的一辆自行车,疑惑问道:“三大爷,我们今早就去昆明湖吗?东西都准备全了?”

“准备好了,等我一下!”阎埠贵说着,就兴冲冲小跑进了屋。

张和平看向正在将麻袋绑到后座上的阎解成,笑道:“解成哥,你们准备了多少麻袋,我感觉压力好大!”

阎解成一脸不爽的闷在那,不知谁惹了他。

“我知道!”刚才送饺子的阎解放,拿着一根绑了铁钩的麻绳,兴奋说道:“每辆自行车两条麻袋,到时候装满鱼,挂后座两边拉回来卖。”

阎埠贵提了一个背篓出来,路过阎解成时,打了一下他的后背,“让你先跟我去钓鱼,你就给我脸色看?以后让你给我端屎端尿,你会不会直接把我掐死?”

“爸……我那是早就约好的!”阎解成顶了一嘴。

“白天钓鱼,跟你晚上看电影有冲突吗?”阎埠贵很不满阎解成的态度,今天这个局,可是他好不容易想出来的。

那昆明湖又大又静,只要他们父子三人中,有一人学会张家小子的钓鱼技术,他家以后就不愁吃喝了。

不过,学习讲究一个心劲,强按脑袋是学不进东西的。

阎埠贵眼珠子一转,换了语气,淡淡道:“算了,不去就算了,你去玩吧!”

“真的?”阎解成一脸欣喜的转过头,盯着他爹。

“嗯!”阎埠贵将背篓放到张和平面前,头也不回的说道:“你把麻袋取下来,把自行车还给许大茂。”

“好嘞!”阎解成应了一声,麻溜的解开了绑绳。

就在阎解成将麻袋丢到地上,刚要把自行车推走时,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