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埠贵载着张和平,阎解成载着他二弟阎解放,骑自行车花了一个小时就抵达了昆明湖,比昨天快了不少,干劲十足。

“春钓滩,夏钓潭,秋钓荫,冬钓阳。”阎埠贵在张和平面前拽了一句文,然后选了西边一处向阳的冰面。

张和平对此没有异议,只是保险起见,让阎解成用手摇钻头在湖边先钻了一个冰窟窿,探查到冰层厚度超过19厘米,确定安全后,才朝阎埠贵所选方向绕过去。

宽阔的昆明湖冰面上,这会只有三个年轻人在滑冰,远处隐约有个钓鱼佬蹲着的身影。

到了预定地点后,张和平在冰面上画了四个圆圈,成田字形排列,每个冰窟窿的直径要求大于30厘米。

等阎解成钻好第一个冰窟窿,张和平就将1个爆炸钩,挂满12钩玉米粒,迅速抛入水下。

正常的爆炸钩使用方法,是在弹簧处裹拳头大的一坨饵料,然后将所有钩子分散挂在那坨饵料上,等把那坨饵料丢入水后,静等饵料慢慢散开诱鱼即可。

这年月缺粮,没必要,也没条件那么糟蹋粮食。

所以,张和平没让阎家三父子去其他地方钻洞钓鱼,而是四人挨在一起钓。

没有大坨饵料吸引附近的鱼,张和平则用抖钩吸引鱼群!

起钩,第一条鱼只有巴掌大小。

但是,鱼嘴上挂1个鱼钩,身上挂4个鱼钩的惨样,让阎埠贵瞳孔猛缩,心中大呼这种鱼钩太霸道了!

鱼儿一旦咬上,哪里还挣脱得开。

当张和平起第二钩,同时拉上来三条鱼后,阎埠贵觉得之前的结论下得太肤浅了,这是霸道吗?

太残暴了!

“解成,钻快点!快点!”阎埠贵催促,他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这一刻,他是如此急切地想抛钩入水,过过手瘾。

随着第2个冰窟窿钻通,阎埠贵终于感受到了爆炸钩的残暴,生平第一次稳坐钓鱼台,再也不怕鱼儿脱钩了。

第3个冰窟钻通,只比张和平大1岁,却高一头的阎解放,就位。

随着阎解放一次次惊喜叫唤,一条条鱼被他拉上冰面,把远处滑冰的三个人都吸引了过来。

当第4个冰窟钻通,阎解成顾不得休息,为了一包瓜子挣表现,急忙给鱼钩挂好玉米粒,将他那个爆炸钩丢入水中。

“三大爷,你不用学我抖钩的,你只要抓好缠线盘的握柄,看着浮漂就行。”张和平提点了一句,但阎埠贵只消停了一小会,没钓上鱼,就又学着张和平的右手抖了起来。

……

红星轧钢厂,三食堂打饭窗口。

中午打饭时,许大茂故意排在傻柱打勺的窗口队伍后。

轮到许大茂时,他一手递饭盒,一手给饭菜票,一脸笑嘻嘻的道:“傻柱,问你个事!”

“嘿……”何雨柱看到来打饭的是许大茂,先收了饭菜票,拿勺的手立马激动的抖了起来,“孙贼!看我今天怎么整你!”

许大茂浑不在意傻柱的抖勺,问出了他的问题,“傻柱,谁告诉你,我昨天去相亲的?”

“孙贼!你想知道,我偏不说!”何雨柱志得意满的用勺子敲起了身前菜盆。

许大茂拿回饭盒,看了一眼饭盒里面的白菜叶,笑道:“傻柱,我明知道你会给我抖勺,你猜我为什么要跑到你这里来打饭?”

何雨柱看着一脸阴险的许大茂,再看他饭盒中转来转去的那丁点菜,心中咯噔一下,“不好!抖勺抖过头了,这小子如果闹起来,怕是要扣老子的工资!”

“傻柱,现在可不可以说了?”

“狗日的许大茂,你敢阴老子!”何雨柱心中怒骂,脸上却露出一副恹恹表情,“三大爷昨天告诉我的,知道了就滚!”

“三大爷?”许大茂盖上饭盒,一脸阴沉的出了食堂,心中异常愤怒,“好你个阎埠贵,平时拿了我家那么多山货,竟然在背后捅我刀子!”

许大茂越想越气,想到自己还冒着风险,把厂里配给他的自行车借给了阎埠贵,就更加来气。

“等等!”许大茂摸着下巴,忽然想起阎埠贵今天借自行车的原因,再一想阎埠贵钓到鱼后的常规操作,许大茂立马有了报复计划。

……

钓鱼:宗师(1%).

当张和平的钓鱼技能挂到宗师级后,根据新获得的经验,他才发现为什么直到现在,也没钓到10斤以上的大鱼,水浅了!

看着周围冰面上最大的4条鱼,都才5斤多一条。

加上天色不早了,张和平便提议回去了,再钓下去也是浪费时间。

当阎埠贵跟阎解成把四个麻袋装满鱼,冰面上还剩十多条两三斤重的鱼时,阎埠贵的心,是痛并快乐着的。

以前,阎埠贵连一斤以上的鱼都舍不得吃,这些两三斤重的鱼,又怎么舍得丢弃。

所以,他将带不走的鱼,藏到了岸边去,打算明天来拉走。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